杨靖会不会亏不亏待他们另说,毕竟他也还在搬东西。但在楼下的梁晓芸已经反应了过来。
    “杨杨!”等杨靖搬第二趟的时候,梁晓芸在后面叫住了他。
    杨靖已经从地上拎起了一捆铁架子,手上没空的地方,梁晓芸便将刚刚她跑去巷子口买的那条烟,塞到他的裤兜里,小声地说道:“这个烟,你分给大家。”
    “好。”杨靖不抽烟,不知道这烟的价值如何,但他相信梁晓芸的选择,很干脆地答应了下来。
    ……
    晚晚自己开门回了家,但她没有傻傻地在那里等妈妈跟杨杨叔叔!
    小家伙的警惕性还挺高,一开始站在楼道那里眺望,听到沉重的脚步声和嘈杂的说话声从楼梯传了上来,而且都不是妈妈和杨杨叔叔声音,她便紧张地跑回家,关上了门。
    妈妈跟杨杨叔叔呢?
    晚晚着急地在门后等着,都不知道过了多久,脚步声和说话声再次响起来,不过这一回,晚晚没多久,便听到了杨杨叔叔的声音!
    “拿着、拿着!这不是客气。”杨靖正在发烟呢,包括段红刚五个人,刚好每人塞了两盒。一开始他们还扭扭捏捏地推迟,还是段红刚笑着揭穿了他们,一个个才嬉皮笑脸地拿下来。
    不过,就在大伙儿拿了杨靖的烟,准备下楼的时候,晚晚忽然开门出来了,她怯生生地看了一下其他人,直接扑向了人群中的杨靖。
    “怎么了?晚晚?”杨靖抱住了这个紧张得贴着自己的小姑娘,抚了抚她的小脑袋,柔声问道。
    “妈妈呢?”晚晚抓着杨杨叔叔的衣摆,抬起小脑袋,声音弱弱地问道。
    “妈妈在楼下,还有一点东西在下面,她要在下面看着。我们这一趟下去就要上来了。”杨靖柔声说道。
    可能是接受了杨靖的好意,工人们看着跟瓷娃娃一样可爱的晚晚,纷纷地恭维了起来:
    “杨博士女儿啊?”
    “长得真漂亮!”
    “感觉很聪明,跟杨博士一样聪明!”
    段红刚催促道:“行行行,别说了,赶紧下去搬东西,还有一点。搬完赶紧回去干活!”
    他们显然是有了一点误会,刚才段红刚在楼下跟梁晓芸那个称呼,让大伙儿都以为梁晓芸是杨靖的媳妇,而晚晚,当然也就被以为是杨靖的女儿了。
    杨靖没来得及澄清,他们就一窝蜂地跑了下去。
    都是干惯重活的人,才搬了两趟,谁也没喊累,反而兜里揣了两包烟,精气神更足了。
    杨靖蹲下来,想要安慰一下还紧张地拉着他的晚晚。谁知道,小家伙迫不及待地抱住了他的脖子,反而更加依赖了。
    “晚晚不要怕,这些都是叔叔在工地上的一些朋友,他们今天过来帮叔叔搬这些家具。”杨靖柔声说道。
    晚晚稍微松了松手,她依靠在杨杨叔叔的怀里,右手的拇指和食指捏起来,跟杨杨叔叔嘟着小嘴巴小声说道:“唔,是有一点点怕怕,但是现在不怕了。”
    “嗯,不用害怕的。现在叔叔还要下去搬剩下那点东西。你先回房间,等一下,叔叔跟妈妈上来了,再叫你,好不好?”杨靖拍了拍小家伙的屁股,笑道。
    “嗯呢……”晚晚很听话,她乖乖地回到房间里,半掩着门,目送杨杨叔叔下楼,才把门给关了回去。
    ……
    帮杨靖搬完家具后,因为杨靖说其他的他自己来就行,段红刚就带着几个工人回去了——工地上确实还有很多要忙的。
    不过,回去的路上,这些工人们忍不住嘀嘀咕咕了起来。
    “杨博士可真行啊!看着跟后生仔一样,谁想得到女儿都这么大了!”
    “读书好的人娶媳妇就是漂亮,生的闺女都这么可爱……”
    “老陈你就别羡慕了,你瞧你这损样儿,自己基因就不行,还赖老婆长得不好看!”
    “就是,人家杨博士长得高高大大,白白胖胖,比你都不知道好看多少倍。”
    “行了行了,别在人家杨博士背后说闲话!”段红刚打断了他们。
    不过,段红刚虽然不说,但他有跟他们不一样的看法。
    那个楼下的漂亮女人,跟杨博士应该有一腿,但楼上那个小女孩,是不是杨博士的女儿还不好说!
    段红刚可是记得杨靖问过他“有朋友的孩子生病怎么办”的这个事,这小女孩要是杨靖的亲闺女,他还能不懂这些吗?
    在段红刚看来,杨靖跟梁晓芸的这段关系,很耐人寻味!
    不过,这些跟他没什么关系,他是要抱杨靖的大腿,又不是要争当纪检委员——严查不正当关系的那种……
    ……
    “幸好你有这么多同事在这里,不然我们可能要被人坑两百块了!虽然刚才我买烟,也花了点钱,但这个钱花得值,而且花得心甘情愿。”梁晓芸和杨靖回到楼上,开始在卧室里组装木床的时候,她才跟杨靖感慨地说道。
    “也不一定要被坑,就算段工他们不在,我一个人多跑几趟也能搬上去。”杨靖淡定地说道。
    其实,杨靖是绝不会让梁晓芸被人欺负的。
    只是可惜,段红刚的出手,让杨靖失去了亮一亮拳头的机会。
    “那你也不能光想着一个人蛮干啊,这个社会是人情的社会,你看这么多人过来帮忙,咱们得省了多少工夫啊!而且大家都开开心心的,这样的结果,不比就咱们两个人累死累活地搬好吗?”梁晓芸嗔道。
    “你说的有道理,多亏了你以前叫我请他们吃蛋糕、喝奶茶,大家都承了我们的人情。不过,你刚才说得也不全对,不是咱们两个人搬。”杨靖承认小芸姐说得对。
    不过他话锋一转,还是忍不住纠正了一下她刚才说的话中间一些漏洞:“如果是自己搬的话,我一个人搬就行,不会让你也跟着受累。”
    梁晓芸知道这家伙是关心自己,心里也很感动,但她更多的还是哭笑不得,这家伙,这样说话也太“直”了。
    “你呀,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你了!这点,晚晚都比你懂,晚晚,你跟杨杨叔叔说一下‘一根筷子跟一把筷子’的故事!”梁晓芸叫了一下跟过来、站在旁边好奇地观看着的小姑娘。
    晚晚本来安安静静地站在一边,一听妈妈说让自己讲故事,她就来了精神。
    “就是,就是以前有一个国王……”小姑娘走到了正在组装大床的杨杨叔叔和妈妈正前方,两只大眼睛亮晶晶的,兴奋地说了起来。
    “国王生了,生了好多个王子,然后他要死了!”
    晚晚讲的故事,大体的情节还是能记得很清楚的,就是她不会用什么形容词,没办法讲得那么生动、形象。
    “国王害怕王子打架,就叫他们这样,折筷子。”
    小姑娘还做出了掰筷子的姿势,怕杨杨叔叔听不懂。
    “一个筷子一下子就断了,但是给十个筷子,这么多,他们就弄不断了。”
    晚晚以前是在妈妈的手机上看的这个故事,这时候,还跟视频里的老师一样,歪着小脑袋,试图考一下杨杨叔叔:“唔,杨杨叔叔,这是为什么呢?”
    “这是为什么?因为他们力气不够大吗?”杨靖其实已经反应了过来,“掰筷子”的故事他记忆里也有看过,只是他忍不住逗一逗这个小姑娘,便开玩笑地说道。

章节目录

我真的不是客串奶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寒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门并收藏我真的不是客串奶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