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热烈的欢呼声中,何塞扇动翅膀缓缓降落,落在兽人狼骑兵外侧,豺狼人——范克里夫和真香酋长连忙跑了过来。
    跑到红龙面前,两人齐齐下狼,躬身一礼:“陛下!”
    “现在情况怎么样?【正义教会】和【风语者联盟】去哪儿了?”
    【红匕首】首领连忙回答道:“目前亡灵还没有形成规模,局势全在掌控之中,我们和科达亚和阿西娜商议过了,兵分两路,分开行动,加大清理效率。”
    何塞继续问道:“亡灵出现的原因找到了吗?”
    “目前还不清楚,但绝对和【救世教会】有关,被屠杀的部落全都是我们标记过的可疑部落,这些部落和【救世教会】有来往。”
    一旁,格雷姆·石锤取出一本笔记本,插话道:“主人,有一名兽人勇士冒死带回来一本日记,我在日记里找到了一些有意思的线索。”
    “哦。”
    何塞饶有兴致,对真香酋长手中的笔记本勾了勾手指,笔记本飞了起来,飞到红龙眼前,书页无风自动哗啦啦翻动。
    从笔记内容得知,这是一本兽人萨满用来记录日常生活的日记本,前面记载的都是部落遇到的困难、喜事、欢庆节日等等生活琐事,文字繁琐且散乱。
    但他很快便找到了自己感兴趣的部分,一目十行阅读起来。
    “来自北方冒险归来的冒险者,出手大方……”
    通过对笔记本的阅读,何塞发现【救世教会】来自北方,且身上带着一些大冰川的特产。
    “大冰川……”
    何塞遥望北方,视线仿若越过无尽的空间,看到了北地大草原尽头,北地大草原尽头是一片面积宽广的冻原,冻原链接着茫茫无尽的白色世界——大冰川。
    大冰川,冰雪的世界,冰雪恒古不化,就连阳光也无法给那片土地带来暖意。
    极端的气候造就了大冰川独特的自然环境,独特的自然环境中亦生活着独特的物种,能在冰天雪地中存活,冰川生物大都会一些冰系魔法,且极具攻击性,这让他们变得非常危险。
    遥远的路途,穿越大草原的风险,大冰川极高的准入门槛,这一些因素叠加起来让大冰川成为泰达诺尔冒险者活动最稀少的险地。
    地广人稀、世俗力量无法抵达,的确是个藏身的好去处,这些邪教分子还真会挑地方。
    不过,比起探查敌人老巢发起报复,最要紧的还是解决眼前的麻烦。
    脑海中思索片刻,何塞有了想法。
    “当前亡灵并不强势,范克里夫、格雷姆,你们每个人带三百人马分开行动,用不了多久鹰身女妖队伍就会赶到,到时候她们会充当各部之前的联络员,协调大家行动,还有,这些亡灵不是普通的亡灵,千万不要被他们伤到,即便没死也可能受到感染。”
    “遵命!”x2
    豺狼人转身离去,格雷姆·石锤望着红龙,张了张嘴,想说又不好开口的样子。
    何塞察觉到眷属的表情:“什么事,直接说。”
    “是这样的,主人。”
    格雷姆不再犹豫:“那名带回笔记的勇士——亚莫·白狼受了伤,我让他去休养去了,可刚才您说……”
    何塞心中一凝,红巢地穴的诅咒非同小可,万一受伤兽人感染了,传染更多的人……
    “走,带我去看看。”
    “是!”
    没过多久,何塞见在后方休息的亚莫·白狼。
    此时,这名强壮的兽人正病恹恹躺在草席上,手臂缠着一圈圈绷带,双目通红无神,似乎失了魂一般。
    一旁,格雷姆悄声说道:“这名勇士是第一个把消息传回来的人,否则的话,我们可能还被蒙在鼓里,但他的座狼为了救他没能逃出来。”
    何塞点点头,心中了然。
    兽人狼骑兵的座狼大多是由骑士从小亲手喂养,一起吃饭、狩猎和战斗,就像家人一样亲密,许多座狼在骑士死后选择绝食而亡。
    同样,座狼死了,骑士也绝不好受。
    侧身躺在地上的兽人察觉到背后靠近的淡淡威压,木然起身看到身后的红龙,微微一愣,眼中恢复了一些身材,起身躬身一礼。
    “陛下。”
    “勇士,你干得不错,立了大功。”
    何塞看着兽人,眼中闪过一抹复杂,他发现纱布渗透出来的不详气息。
    这名兽人已经被感染了,也不知道能不能治好,若是治不好的话,为了避免更多人被感染,也只能人道毁灭了。
    顿了顿,他接着说道:“你有什么心愿吗?”
    闻言,亚莫·白狼眼睛一亮,恢复了神采,抬头激动看着红龙:“陛下,我…我请求您接纳我们白狼氏族成为弗赛王国的子民。”
    “可以,你的愿望会得到满足。”
    亚莫·白狼心情激动得不能自已,胸膛剧烈起伏,若不是红龙就在面前,他都想狂吼发泄心中的喜意。
    “好了,你需要休息,躺下吧。”
    “遵命!”兽人重新躺在草席上。
    本来,在心情激动的时候是无法入睡的,可不知怎么的,他一躺下就感到困意袭来,闭上眼睛,发出均匀的呼吸声。
    一旁,格雷姆·石锤眉头一皱,面露不忍。
    他自然清楚这是红龙悄然施展了昏睡术,也明白红龙这样做的原因。
    “唉。”
    兽人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说出话来,只是叹了一口气,站在眼前的兽人勇士的角度,与其残忍得知自己时日不多,还不如就这样带着美梦死去。
    另一边,何塞亦然心情复杂,他虽然恢复力强得变态,但为他人治疗还真不是他的强项,基本只能靠治疗药剂,而治疗药剂是解决不了诅咒的。
    不管怎么样,都得看看情况再说。
    法师之手!
    兽人手臂上的绷带被无形的法师之手一圈一圈解下,露出手臂上的可怖伤口,兽人强壮的胳膊上少了一块肉,从伤口边缘的痕迹来看,是被人咬了一口。
    看到伤口的瞬间,兽人和红龙眉头一皱,只见血肉模糊的伤口边缘泛着淡淡的灰白,灰白色的部分似是死了一般,透露出一股诡异的不详气息。
    “陛下,这能治好吗?”
    “我是做不到的。”
    想了想,何塞接着说道:“或许【正义教会】那伙人有办法,可以试一试。”
    说着,何塞将睡熟的兽人抓到手里,扇动翅膀就要升空,翅膀扇动的狂风压低草原上的植株。
    离去之前,他转向一旁的兽人首领:“做好你的事,必须阻止亡灵扩散。”
    “保证完成任务!”大师级兽人挺起胸膛,目光坚定看着红龙。
    只是这一次,兽人望着红龙的眼神多了一些别样的东西,一直以来,他都是把红龙当成饭票和资源的提供者,并因此感激红龙的恩惠。
    如今,看到红龙愿意为了一名微不足道的兽人战士,去专门向【正义教会】寻求帮助,他不禁心中感动,诞生了一种“士为知己者死”的感慨,对红龙的崇拜渐渐向崇敬转变。
    在兽人崇敬的目光中,红龙扇动翅膀飞上天空,飞入云层,越飞越远。
    十几分钟后,何塞按照眷属提供的信息找到了【正义教会】和【风语者联盟】,两大势力还带着分出来的三百兽人狼骑兵。
    和运用战阵集体杀敌的红龙眷属不同,【正义教会】和【风语者联盟】让狼骑兵守在外围,防止亡灵四处乱窜,而他们则利用出众的个体实力在亡灵中大杀特杀。
    方法不同,但结果一样,亡灵大片倒下。
    等何塞赶到时,圣骑士——科达亚挥锤打爆最后一个亡灵的脑袋,灰黑二色的不可名状之物四处飞溅。
    科达亚单手抖了抖布满金色符文的长柄战锤,将上面沾染的污秽之物抖下去,同时抬头望着从天而降的红龙。
    圣骑士高呼道:“灰烬主宰阁下,我正打算联系您,这些亡灵有些不对劲!”
    “我已经知道了,”何塞扇动翅膀缓缓降落。
    在红龙降落的同时,到众人正抬亡灵尸体,打算将尸体堆到一起焚烧。
    突然,所有亡灵尸体自动燃烧起来,而且燃烧速度极快,不一会儿就化为灰烬。
    当火焰熄灭之时,红龙恰好落地,翅膀掀起狂风,将大地上堆集的骨灰吹散。
    望着稳步降落的红龙,众人心中了然,在场唯一有实力做到精准点燃所有尸体,而不伤一人的存在,唯有被称为灰烬主宰的红龙。
    “灰烬主宰,名不虚传,”众人如是想到。
    阿西娜和科达亚两人也是心中惊讶,大多数人看重的是如此之多的尸体同时化为灰烬,而两位大师级看到的却是红龙对力量的精准掌控,以及对节奏的完美控制。
    如此强大的能量掌控能力,这已经不单单是天赋强大了,而是红龙本身的努力。
    无形装逼一波,何塞脸色肃然望着圣骑士:“这些亡灵感染的诅咒来源于红巢地穴,和【污染者】身上的诅咒同出一源。”
    “什么?这就是被称为【眠渊诅咒】的那个可怕诅咒?!”阿西娜捂着嘴,满眼惊讶望着红龙。
    一旁,科达亚脸色阴沉得可怕,身为【正义教会】驻阳帆港的高层神职人员,他虽然没有亲眼见过,但也知道红巢地穴里隐藏的【眠渊诅咒】有多可怕,正因为诅咒的存在,红巢地穴被明确列为禁地。
    “灰烬主宰阁下,你去过红巢地穴?”
    “去过,但现在的问题不是这个,而是解决眠渊诅咒。”
    何塞脸色肃然:“我亲眼见过这个诅咒造成的可怕后果,那简直就是地狱,必须阻止诅咒进一步蔓延。”
    “我完全赞成您的观点,”科达亚点头表示赞同。
    “不过,阁下,发生了这样的事,已经超出了我能处理的范围,我必须上报给主教大人。”
    “我也要向上级汇报,上级或许会派来援军。”
    “好的,不过在这之前,先给我看一下这名勇士,他被亡灵咬伤了,你们看看有没有办法治好,”何塞摊开龙爪,露出躺在龙爪上的兽人。
    看到呼吸均匀的兽人,两人非常惊讶,巨龙亲自带人过来疗伤,这事发生在金属龙身上很正常,但发生在一只红龙身上,这就有些离谱了。
    红龙开口,这面子也不能不给。
    一人是圣骑士,一人是德鲁伊,都有治疗魔法,两人凑上前查看兽人的伤口。
    检查了一番,科达亚松了一口气,开口道:“还好,诅咒感染时间不长,还有得救,吾主的神力正好是这类诅咒的克星,让我吧。”
    “感谢你的奉献。”
    “治疗友军,义不容辞。”
    说完,高大圣骑士拿出一本圣典,将圣典翻到某一页,单膝跪地闭眼祈祷。
    源源不断的神圣能量从圣典中涌出,涌入兽人手臂上的伤口中,灰白色的诅咒缓缓变淡。
    不过,治疗过程似乎有些痛苦,沉睡的兽人发出痛苦的呻吟声,身体微微颤抖,眼皮下的眼珠转动,有醒来的迹象。
    很快,亚莫·白狼醒来,开始有些搞不清楚状况,直到红龙的声音传入耳中。
    “不要动,科达亚骑士正在为你治疗。”
    兽人闻言咬牙忍受痛苦,在众人围观中,治疗继续。
    过了半个小时,兽人手臂上的诅咒终于消散,就连伤口都恢复了。
    科达亚松了一口气,合上圣典,站起身来,冲着红龙道:“这诅咒比我想象的还要棘手,还好幸不辱命。”
    何塞看见科达亚额头细密的汗珠,认可的点点头:“摩多峰林的大门永远为你敞开。”
    与此同时,经历了这一治疗过程,何塞心中对诅咒的棘手程度有了更直观的认识,诅咒不是被治好的,而是被海量神圣力量消磨掉的。
    这诅咒感染时间不长,程度还很轻,但仍需要一名接近传奇的强大圣骑士全力以赴,半个小时才能解决诅咒,若是感染程度再深一些,恐怕就必须传奇神职者出手了。
    而且亚莫·白狼的经历不具备普适意义,被数量众多的亡灵咬一口就会感染诅咒,而像科达亚这样强大的圣骑士又有多少呢。
    何塞心中凝重,对诅咒的危险程度评价提高了一个档次。
    一旁,德鲁伊——阿西娜看到面色苍白,仿若大病一场的兽人,口中咒语飞速念出,为兽人加持了一个回春术补充了一些生命力,算是对红龙卖了一个好。
    两名兽人狼骑兵将大病初愈的同伴架走,两人当场用秘法联系千里之外的组织上级,没过多久都有了答案。
    “灰烬诅咒阁下,【正义教会】将派遣强者过来调查诅咒泄露的根源,由于路途遥远,常规队伍来到北地大草原耗费太大,这些普通亡灵就拜托你们了。”
    “【风语者联盟】会发布召集令,召集成员前来铲除邪恶的亡灵,但他们数量不多,主要还是得靠您,何塞阁下。”
    何塞点点头,直接答应下来,毕竟消灭亡灵也是为了保护自己。
    一天后,摩多峰林大军集结,在红龙的指挥下展开行动。
    鹰身女妖巡查天际,对草原土著部落展开侦查,找出变成了亡灵的部落,再由大军派出人手进行定点清除。
    各个怪物种族相互配合,发挥各自的长处,效率一下子便提高了起来,这令【正义教会】和【风语者联盟】众人刮目相看。
    清理工作有序不乱的进行。
    在这期间,【风语者联盟】派出的援军也到了,是一支大师级带头、高阶为骨干、中阶为主力的精锐职业者队伍,而传奇强者没到三角平原,径直往大冰川去了,想来是去找【救世教会】的麻烦去了。
    泰达诺尔到底是正派人士为主导,邪恶势力只能在黑暗中苟活的世界。
    胜利的消息接连传来,三方联军向草原更深处推进,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章节目录

红龙皇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笑筱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笑筱笙并收藏红龙皇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