库丘林对于奴良组还是有些好感的,虽然大部分的妖怪都吃人,但奴良组的妖怪却只吓唬人,利用这种办法收集畏,维持妖怪的延续。
    所以库丘林并没有一上来就下杀手,将对方直接打死。
    但如果奴良组的人再敢冥顽不灵的话,库丘林也不建议打死这群妖怪,毕竟这些家伙该怎么说呢……在加入奴良组之前,可没有少杀人。
    因此,库丘林虽然对其有些好感,但好感也没有太多。
    奴良组的成员看到自己的大将,以及两个主力成员轻而易举的被库丘林击溃,一个个吓的连连后退。
    奴良组不是每一个妖怪都有无头鬼和青田坊的实力。
    这两个妖怪就算是在奴良组也算是打架的好手了,结果却被敌人如此轻易,这足以证明敌人的实力远远超过他们的想象。
    就连花开院的阴阳师都觉得匪夷所思,不少阴阳师看着库丘林的目光充斥着忌惮。
    突然间,院子里传来的奴良陆生的声音。
    “让开。”
    在场的众人顿时一分为二。
    妖怪往左,阴阳师往右,让出了一条道路。
    奴良陆生在雪女冰丽的搀扶下,再一次走到了库丘林的面前,手里的弥弥切丸指向了库丘林,“我在说一次,让开。”
    他很清楚,如果今天自己退缩了,那么奴良组的人心就涣散了。
    所以就算是不敌库丘林,他也不会退缩。
    “少主?”雪女冰丽焦急的看着奴良陆生,她是在不愿意奴良陆生和对方战斗了,因为奴良陆生完全不是对手啊。
    库丘林啧了一声,身形如同流光般一闪而逝,刹那间就出现在了奴良陆生的面前,在奴良陆生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右手按在了对方的脸上。
    轰隆!
    库丘林只不过是轻轻用力,就直接将奴良陆生按在了地上,巨大的冲击力将花开院门前的地面砸出看一个大坑。
    奴良陆生双眼一翻,顿时昏迷了过去,双方完全不是一个等级的选手。
    “少女!”雪女冰丽不由尖叫一声,浑身上下释放出了惊人的寒气。
    但下一秒钟,冰冷的枪尖点在了她的咽喉上,只要轻轻一送,就可以杀死冰丽。
    雪女冰丽的寒气顿时戛然而止。
    库丘林收回魔枪,抓起奴良陆生扔进了雪女冰丽的怀里,“带上你的少主回去,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不得擅自离开花开院家族。”
    他目光炯炯的看向了花开院的阴阳师,“就算是你们花开院一族也不例外。”
    花开院柚罗沉默不语,但却没有退缩,而是召唤出了破军。
    破军是她的式神。
    而这些式神其实是花开院家族历代的家主,其中除十三代目因灵力极强而保持人形外,其他的都是骷髅。
    而这位十三代目,其实就是当初联合滑头鬼一族和其他阴阳师,击败了羽衣狐的花开院秀元。
    花开院秀元出现后,站在花开院柚罗的身边。
    库丘林眉头一挑,缓缓说道:“花开院要和我战斗吗,我虽然不介意,但你这个式神可就保不住了。”
    花开院秀元目光转动,“小柚罗,可以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花开院柚罗点了点头,将事情简单的阐述了一遍。
    花开院秀元看了看昏迷不醒的奴良陆生,叹了口气说道:“既然如此,那就回去吧,听对方的,在没有得到允许之前,不要离开花开院家族。”
    库丘林不由笑了起来,“这不是还有一个明白人吗?”
    众人虽然不爽库丘林的表现,但既然十三代目这么说了,花开院家族的人还是退回了自己的院子里。
    但奴良组的妖怪们却一个个对库丘林怒目而视,不愿意退缩,甚至还想要和库丘林一决雌雄,毕竟库丘林伤害了他们的大将。
    库丘林并不在意妖怪们的目光,冰冷的杀意毫不犹豫的释放出来。
    一旦这群妖怪出手,他也不会在留情了。
    花开院秀元说道:“如果不想你们的大将死掉,就应该回来。”
    妖怪们无奈,只好带着自己的大将返回花开院的府邸。
    库丘林则留在大门口,监视着花开院一族,看门犬这种事情他又不是没有做过,一点也不嫌丢人。
    毕竟他可是爱尔兰的狂犬。
    至于这群人会不会从其他的地方逃跑,库丘林表示不可能,因为他早已经用卢恩符文设立了一道结界,封锁了花开院家族。
    想要离开花开院家族,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从大门口,从他的身上跨越过去。
    如果跨越不过去,那就无法离开花开院家族。
    几个小时后,奴良陆生总算是从昏迷状态中苏醒过来,了解到自己昏迷后发生的事情,顿时感觉到一股无法形容的憋屈感萦绕在自己的心头,让他无法发泄。
    奴良组的妖怪们更是无精打采,仿佛霜打的茄子一样。原本兴势冲冲想要打败羽衣狐的他们,刚出大门口,就遭到了来自于一位半神英雄的迎头痛击。
    自己引以为傲的总大将更是被对方轻而易举的按在地上摩擦。
    这群妖怪的气势顿时跌落到了极点。
    不少妖怪甚至怀疑自己究竟来这里是干嘛的,是为了被人教训?
    奴良陆生苏醒后,将这些看在了眼睛里,顿时朝着大门口走了过去。不过却在半路上,被无头鬼和毛倡妓拦了下来。
    “让开。”奴良陆生的神色非常的冰冷,妖气正在沸腾。
    无头鬼摇了摇头,“大将,你这是去送死。”
    “那也总比我什么都不做要好,你们难道没有看到奴良组的现状吗,如果我这个大将不振作的话,奴良组还有什么前途。”
    奴良陆生看的很清楚,如果自己现在什么都不做的话,那奴良组说不定就会变得一盘散沙,他可不愿意奴良组从自己的手里解散。
    那他还有什么颜面去见自己的爷爷。
    无头鬼说道:“我们当然要做,但却不能这么鲁莽,四百年前,奴良组总大将击败了羽衣狐,成为了新一任的魑魅魍魉之主,但奴良组真正的巅峰时期,却是二代目时期,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奴良陆生不由一愣。
    无头鬼继续说道:“是因为业,二代目大人背负着我们百鬼的业,所以才可以战无不胜,让奴良组成为真正首屈一指的大型组织,威震天下。”
    毛倡妓在一边点头说道:“没错,大将,只要掌握了业,你才可以真正的背负百鬼,甚至战胜门外那个家伙。”
    奴良陆生沉默片刻,问道:“那我应该怎么掌握业。”
    毛倡妓微微一笑,“那就要看你了,大将。”
    ……
    花开院家族的大门口,库丘林不由露出了一个笑容,他的见闻色霸气笼罩着整个花开院的府邸,关于无头鬼和毛倡妓,以及奴良陆生之间的对话,自然听的清清楚楚。
    不过库丘林并没有阻止。
    相反,他很想要见识一下百鬼的业。
    毕竟在剧情中,奴良陆生被土蜘蛛全程吊打了一番之后,带走了雪女冰丽,等奴良陆生学会了背负百鬼的业,竟然击败了土蜘蛛。
    这种跨度确实非常巨大,仿佛开了挂一样。
    所以库丘林很想要会一会背负了百鬼的业的男主角,到底有多么的可怕。
    因此,他愿意在这里等着奴良陆生变强。
    “至少这一次,不要让我失望啊,奴良陆生。”
    库丘林带着几分期待,缓缓说道。虽然他不认为学会鬼缠的奴良陆生可以战胜自己,但至少要有一场像样的战斗吧。
    而另一方面,在奴良陆生努力学习鬼缠的时候。
    奴良组真正的武斗派成员,牛鬼带着一群人终于抵达了京都。
    和他们一起来的还有奴良组的总大将……奴良滑瓢!
    不过他进入京都之后,就和牛鬼一群妖怪分开,想要去二条城会一会自己的老朋友,曾经被自己斩杀过一次的羽衣狐。
    然而当奴良滑瓢抵达二条城的时候,看到的确实一片废墟,以及大量的妖怪。
    其中不乏土蜘蛛这样的大妖怪。
    这让奴良滑瓢有些为难了,如果在巅峰时期,他确实可以利用自己的能力偷偷的潜入最深处,见到羽衣狐。
    但现在的他已经不是以前了,四百年前被羽衣狐夺取了心脏之后,寿命简短,实力衰弱,以至于到了今天,甚至没有办法瞒过这些妖怪,偷偷的找到羽衣狐。
    因此,犹豫再三,奴良滑瓢决定离开二条城,先去找到自己的孙子,问一问二条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与此同时,一直守护在二条城的土蜘蛛抽了口烟,疑惑的说道:“刚才,是不是有什么家伙进来过?”
    荒骷髅摇了摇头。
    土蜘蛛呵呵笑了笑,不语荒骷髅争辩,毕竟这家伙除了个头大一点之外,实力远远不如自己,没有察觉到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要知道,刚才那股气息比非常的隐秘,就连自己也是隐约有些察觉而已。
    到底是什么人呢?
    土蜘蛛思考了一番,随即就把探究的想法抛之脑后,不管是什么人,他都不在乎。
    如果不是羽衣狐告诉他,那个袭击二条城的家伙很有可能会再次出现,他才不会留在这里。
    他留在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可以和那种强大的家伙战斗,就算是不敌也没关系,毕竟他只是想要和强者战斗,仅此而已。
    所以那个袭击二条城的怪物究竟会在什么时候出现呢,真是期待啊。

章节目录

能穿越的我该怎么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末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末羽并收藏能穿越的我该怎么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