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好。”女孩立刻伸出一只手来,“我要一个手机,能上网的。要不把你的手机借我用用吧?”
    孟飞断然不可能把自己的手机或者电脑借给一个不认识的神秘女人。
    即便这只是一条随时可以废弃的支线,他也不会这么做。
    “不行。明天我上班。下班回来路上我去路边摊给你弄个二手货。在这之前,你都老实地呆在这里。”
    “好咯。”
    她乖巧地点了点头。然后目光隔着三米远,落在了孟飞的手机屏幕上。
    “我看你做这些题做得好辛苦。我过来教你两招,保证你轻松许多。”
    说完她将被子一掀,两条明晃晃的长腿又亮了出来。
    “别……”孟飞用手一挡,“你别过来。”
    “怎么?”
    “失血过多会死的。”
    “……”
    在孟飞拒绝搭理的情况下,女孩感觉非常无聊,现场进入了沉默。
    再过十分钟,孟飞再偷偷抬眼再看的时候,发现人偶小姐已经自己在床上睡着了。
    虽然说榕都气温不低,但是在山区又是很阴凉的地方,房间里还是感觉有些冰凉的。
    他起来在衣柜里找到一床毯子,躺在沙发上,盖好。
    这条件比起预想的一张大床要差了太多,但终究可以睡个午觉了。
    所有发生在备用分支里面的这些事,在主线中的孟飞是并不清楚的。
    在穿越过来之前,他与支线世界中的自己是隔离的状态,相互不能沟通。
    但当他在主线中陷入绝境,穿越过来的时候,主线随之消亡,支线就变成了主线,而他就变成了支线中的自己。
    此时的他还带着主线中自己的记忆,但支线中发生的过去留下的记忆也很快融合进了他的脑子里。
    “还好,支线中我是活着的。”
    但他其实心有余悸。如果他还保留着留在梧桐市的支线,那才是万无一失的。
    现在他两条支线都在这个酒店内,完全有可能在两个分支中同时遭到敌袭,这样他就真的交待在这里了。
    所以教训是,千万别见色起意,幻想偷腥——虽然也没偷到什么。
    “我和废弃的主线一样,都在同一个房间里,差别只是房间里多了一个女人……
    “也许只是因为某些因素改变导致的影响,所以敌人暂时还没有来。
    “那就是依然随时有可能遭到攻击。
    “必须马上联系老黎!联系不上也得立刻报警!”
    他还没有来得及从沙发上挣扎起来,就脑连了自己的手机,登录女神app。
    但界面中看到的居然是一片白屏,空空如也。
    断网了?怎么可能?
    一张不断变幻、模糊不堪的脸在他的手机中显现出来。
    “不好意思,孟先生,打扰了。
    “咦,您见到我居然不是很吃惊?也没有误认我为您心中联想到中的人物?”
    孟飞强忍住把手机丢掉的强烈冲动。
    他眼睁睁地看着这个脸部模糊的怪物,像贞子一样从他的手机屏幕中爬了出来,几乎爬到他的脸上。
    “为什么我明明感觉我是第一次见到你,您却好像已经不是第一次见过我的样子!”
    这怪物的脸是模糊的,根本看不清他是否在说话,但他的心声和上次一样敞开,毫无隐藏地不停地向外广播着。
    那种被野兽舔舐的感觉又来了。不但如此,窗外的阳光迅速地黯淡了下去,转眼就变成了晚上。
    “喜欢黑夜,不喜欢白天。
    “因为我喜欢看着星空的变化。
    “但我现在更喜欢您的意识。
    “不能想象,看上去这么寻常,但又充满了诸神宠爱的气息,对我来说简直就是致命的诱惑!
    “等等,这是什么东西,行刑者的权柄?不,不是。
    “这套系统根本就不是行刑者的。
    “这玩意只有神才能写出来!
    “太令人惊喜了,我要和永远和您融合在一起。
    “但为什么您的脑子里除了恐惧之外一点都不觉得惊讶?
    “难道您就不想知道我是谁吗?就不想知道我们将会是谁吗?
    “您天生就这么害怕我?没有一点点好奇?”
    孟飞不止是害怕,他简直是快要被吓死了。
    对他来说这经历可不是第一次!
    他已经努力过、想了无数的办法还是没有能逃脱,不得已动用了最后的底牌。
    可是一转眼他又来到了同样的境况之下,依然是束手无策,而他的底牌已经没有了!
    现在他就是再开启分支也是没有的。
    当前状况下开启分支,两个分支毫无差别地都落在对方的手中,所以两个分支内他都必死无疑,或者沦为这个古怪意识的傀儡。
    “还好,那个奇怪女人也睡着了。要不然我根本不敢来。
    “某老头还说你们不会一起睡呢。
    “果然是乌鸦嘴,你们确实一起开房了。
    “但你们居然没有睡同一张床?
    “没想到你竟然会不喜欢女人。真希望融合之后,我们的意识不会受您这点癖好的影响。
    “但这情况对我是有好处的。否则你们睡在一起,我想融合您但不惊醒她还真是个难题!
    “赶紧赶紧,让我融合完毕,然后我们就离开这个恐怖的女人,永远都不要再回来!”
    现在不光这个怪物的脸是模糊的,连整个世界都模糊了起来。
    孟飞感觉自己就好像被关进了桑拿房里,空气中充满了蒸腾的雾气,玻璃上结满了微小的水珠,憋闷得越来越无法呼吸。
    但是,除了模糊之外,另一种怪异的现象也突如其来地发生了。
    在粘稠的浓雾中,火红的亮光透了过来。它就如同是桑拿房里的碳火。浓雾很快被染成了红色,温度也开始急剧升高。
    孟飞看到距离他不远处的床上,人偶小姐已经坐了起来。
    只不过现在的她,双目已经完全不见眼黑和眼白,整个眼球都变成了如同被烧红变得明亮的金属的颜色。
    火焰从她的皮肤之下、头发间、衬衫的领口和袖口间升腾而起。
    紧接着,她的头发、她的皮肤、她血肉,连同她身上的衬衫都通通变成了火焰。
    她变成了一个熊熊燃烧着的火人。
    “果然是有古怪,我的直觉没错,左格那混蛋的钱不好赚!”
    孟飞听到浓雾中传来一连串恐惧至极的呼声,然后围绕他的浓雾就急剧减少,直至完全澄清。
    怪物正在逃窜。但他没有穿墙的能力。浓雾在房内如同没头苍蝇般转了一圈,开始从门缝往外窜。
    人偶小姐双臂张开,仿佛化为了一对巨大的火焰翅膀。接着她口中发出了一声类似某种鸟类的长鸣。
    剧烈燃烧着的鸟人在他眼前消失不见,一大片炽热无比的火云经过他头顶呼啸而过,然后往门口的浓雾冲了过去。
    部分来不及冲出门缝的雾气似乎被她点燃了。那个方向上传来一阵撕心裂肺般的惨叫声。

章节目录

补天码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书客笑藏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书客笑藏刀并收藏补天码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