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嗤!”
    一根藤蔓有如刀剑般穿透了陈少君的皮肤和肌肉,直接刺入了他的身体,随即大量的鲜血如同溪流一般,汩汩的涌入到了黑色藤蔓之中,被鬼族圣树抽取过去。
    “这颗妖树要干什么?”
    陈少君的意识越来越模糊,然而即便如此,陈少君也感觉出来,这颗妖树并不仅仅只是想要杀死自己,它的藤蔓在自己体内越扎越深,似乎想要从自己体内寻找什么。
    “难道真的要死在这里吗?”
    陈少君喃喃道,他猛的一把扣住一根藤蔓,使劲的挣扎着。
    “好不甘啊。”
    陈少君的身躯越来越虚弱,意识也越来越模糊。
    “徒儿,你记着,武道之途本来就是困难重重,布满荆棘,选择这条道路,就意味着选择了无数的困难和险阻,而如果想要通过这条道路,一直走到尽头,最重要的不是天赋和悟性,而是坚持不断的努力和自身强大的意志,无论任何时候,不管面对什么样的对手,就算在死亡的那一刻,也绝不能放弃。”
    冥冥中,一个苍老的声音洪亮无比,陡然在陈少君耳边响起。
    “师尊!”
    陈少君浑身一震,猛然惊醒。
    不错,自己怎么能够输给一根小小的藤蔓,如果连这道小小的阻碍都跨不过去,自己还凭什么去救师父,去查明真相?
    陈少君原本模糊的意识陡然清醒了不少,轰,只是一眨眼,丹田之中,陈少君所有的功力猛然爆炸,熊熊的燃烧起来。
    尽管知道实际作用可能微乎其微,但陈少君还是爆发出了全部的潜力,来阻止这些扎入体内的藤蔓。
    而就在这个时候,似乎感受到了陈少君的意志,原本寂静不动的神木也陡然颤动了一下。
    下一刻,令人惊愕的事情发生了,陈少君体内的那些已经转化成银白色的妖树藤蔓,似乎感觉到了什么,陡然间震动起来,变得更加兴奋,纷纷朝着陈少君脑海中神木的方向扎去。
    “神木?这株鬼族妖树在寻找神木,它想得到我体内神木的力量?!”
    陈少君神色一怔,突然明白过来:
    “鬼族妖树是诸天万界的神木之一,和我脑海中的神木性质同源,都极为古老,同性相吸,它想吸收神木的力量壮大自己!”
    这个念头刚刚掠过脑海,下一刻,陈少君脑海中的神木似乎也感受到了鬼族妖树的气息,也产生了反应。
    嗡,脑海中神木的颤动越来越强烈,同一时间,一股神木能量从陈少君的脑海之中汹涌而下,那股能量凝结,竟然化为一缕细小的根茎,只是和扎入陈少君体内的妖树藤蔓相比,神木分化出的这缕根茎要细小的多,就犹如婴儿的手臂和成人一般,两者对比也有如萤火之与皓月,完全不成比例。
    而那根根茎成形之后,并没有就此停止,而是不断延伸,主动延伸过去,在陈少君惊愕的目光中,和最前方的一条银白色妖树藤蔓纠缠在一起。
    下一刻,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那根粗大的银白色妖树藤蔓,在碰触到细小的神树根茎之后,突然间猛烈的抽搐起来,随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下去,而藤蔓内部那股精纯的力量则被神木彻底吸收。
    “!!!”
    妖树的力量斗不过神木?!
    这样的结果就连陈少君都没有想到。
    他脑海中的神木最初得到的时候只是一截枯枝而已,完全无法和黄泉中那棵高大雄伟,恢弘壮阔的鬼族圣树相比,但是从最终的结果来看,两者的力量性质却完全颠倒了过来。
    然而一切还远没有停止,尽管在第一轮的交锋中战败,但鬼族圣树那种本能的渴望,不但没有消减,反而越发的疯狂。
    光芒一闪,更多的妖树藤蔓有如闻到血腥味的鲨鱼一般,前仆后继,蜂拥而上,完全看不到有停止的迹象。
    吱!
    第二根妖树藤蔓缠上神木分化出来的根茎,很快相同的结果再次上演,第二根妖树藤蔓颤抖着,同样被神木吸干,然后迅速的枯萎,接着是第三根,第四根……
    陈少君此时已经完全明白,这是两棵神树之间的交锋和较量,在这种较量中,陈少君什么也做不了,只能静观其变。
    第六根、第七根……,一根根妖树藤蔓生长,却全部在神木分化出的根茎前败下阵来。
    令人震动的还不止是这个,在两棵神树的交锋之中,陈少君赫然发现在吸收了妖树的力量之后,神木的气息竟然变得越发强大,并且比之前吸收任何能量的时候,变化都要大的多。
    不止如此,在吸收妖树藤蔓的力量之后,神木的力量竟然反哺过来,一部分到了陈少君体内,帮助治愈他体内的伤势,同时弥补他之前被吸收的骨血和功力,另一部分则注入到了根茎之中,使得那根茎越发壮大。
    嗤!
    虚空中阵阵锐啸,越来越多的妖树藤蔓疯狂舞动,朝着陈少君和小蜗汹涌而来,越来越多的银白色藤蔓缠住小蜗,同时更多的银白色藤蔓钻入小蜗口中,扎向陈少君的身体。
    远远望去,陈少君和小蜗在空中被包裹成了一个大茧,迅速沉入水底,并且朝着鬼族圣树的根部拉去。
    不止如此,整个妖树树干也迸发出越来越明亮的光芒,一股无形的规则力量以妖树为中心,向着四周辐射,在这股力量的作用下,整个黄泉都沸腾起来,一股股银白色的光芒凝如实质,有如流水般,顺着妖树树干向着藤蔓覆盖而去。
    ——鬼族圣树似乎在以这种方式增强自身的力量,以期打败陈少君身上的神木。
    “完了完了,救命啊!”
    小蜗惊恐的大叫起来。
    “小蜗,别怕,让它纠缠,这颗妖树奈何不了我们。”
    就在这个时候,陈少君的声音传入小蜗脑海,声音冷静无比:
    “神木正在吸收它的力量。”
    “啊?”
    小蜗闻言,彻底呆住了。
    怎么可能?就这么一会儿,到底在它体内发生了什么它所不知道的事。
    然而陈少君已经无暇解释了。
    陈少君可以清晰的感觉到神木中的变化,如果说最开始的时候,神木只是因为陈少君的意志唤醒,被动防御,那么现在,随着两种古老神木之间的变化,在吸收了妖树藤蔓的力量之后,在神木之中,一种从未有过的,新的东西觉醒了。
    渴望!
    是的,就是一种强烈,前所未有的渴望!
    这种渴望并不是针对妖树藤蔓,而是直接针对不远处近在咫尺的鬼族圣树本体。
    神木想要吞掉眼前的鬼族圣树,获取它的全部力量。
    ——这种念头强烈无比!
    陈少君心中有种强烈的直觉,如果真的能够做到,神木的力量将会大幅增长,未来成长到什么地步,就连陈少君都难以想象。
    “无论如何,一定要成功!”
    陈少君心中产生一股强烈的信念。
    如果是之前,陈少君自己都觉得这个念头有些疯狂,甚至可以说是痴心妄想,但是现在,陈少君已经不这么想了,一根、两根、三根……,无数银白色的妖树藤蔓前仆后继,攻击着神木,但是所有藤蔓都无一例外被吸光力量,尽数枯萎。
    如果说一次只是偶然,那么十次,几十次,近百次之后,陈少君已经确信无疑,神木虽然细小,但是其力量、性质却完全压倒了眼前这颗强大的鬼族圣树。
    砰!
    陈少君手掌一伸,猛然抓住了眼前的几根藤蔓。
    如果说之前陈少君这么做是在挣扎,想要将这些妖树藤蔓拉出身体,那么这一次,他的目的截然相反。
    ——他要将这些藤蔓拉向自己,无法挣脱。
    陈少君的脑海中也随之发生变化。
    原本的神木只延伸出一根根茎,但是在吸收大量鬼族圣树的能量之后,神木顿时延伸出了更多根茎,不但主动延伸、纠缠妖树藤蔓,甚至那些能量透过陈少君,蔓延到了小蜗体内,分化出了其他根茎,开始缠绕小蜗体表的银白色妖树藤蔓。
    小蜗化身的冥鱼本来被妖树缠得结结实实,身体很多部分还被藤蔓洞穿,然而得到这些根茎的帮助,小蜗体表那些妖树藤蔓迅速枯萎,一一被吸收殆尽,只不过片刻,小蜗体表的一大圈银白色藤蔓就枯萎了大片。
    “这!这!”
    感受到体表轻松了许多,小蜗顿时目瞪口呆,这一刹,它突然有些明白陈少君的意思了。
    一波、两波、三波……,大半的妖树藤蔓枯萎,被神木吸收,但更多的藤蔓如潮水般汹涌而来。
    在这场激烈的战斗中,鬼族圣树显然不想轻易放弃。
    而且对于鬼族圣树来说,虽然被神木吸收大量分支,但是相比起它本身成千上万的藤蔓来说,被吸收的部分根本微不足道,至少在目前这个阶段,还不足以让它放弃。
    神木之间的战斗远比想象中激烈,尽管一次次的被打败,但是鬼族圣树的攻击并非没有发挥效果。
    片刻之后,陈少君立即感觉到神木摧枯拉朽的攻势陡然一滞,就连原本根茎的分化速度也减缓了不少,尽管依旧碾压了那些妖树藤蔓,但是明显流露出了一丝虚弱。
    哗!
    一瞬间,矗立在涛涛黄泉中的鬼族圣树立即察觉到了这丝变化,整座树干剧烈颤抖,发出阵阵兴奋的呻/吟,同时足足数以千计的藤蔓争先恐后朝着陈少君和小蜗缠绕而来。

章节目录

朝仙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皇甫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皇甫奇并收藏朝仙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