嘶……嘶……嘶……
    电蛇吐信般的声响在漆黑的洞窟里断断续续,随之出现三道隐约相对而立的人形光幕,片刻之后,这光幕才趋于稳定。
    最先出现的是一身龙袍、面色阴沉的中年男子,看面容,分明正是找上德云观中与老道士下了半天棋的万世王。
    第二个则是金光罩体、宝相庄严的和尚,正是金菩萨,静静站在那里,一身佛光隐现。
    第三个则是神情仓皇、面容狼狈的曹判,看他样子,应该刚刚脱离断碑山群雄的追杀不久。能从那么多人的围追堵截之下逃脱,已经实属不易。
    三人隔空相聚,彼此看了几眼,一时无言。
    最后还是金菩萨先开口道:“看二位的神情,似乎……断碑山的事情不大顺利?”
    “我……”
    万世王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道:“我去江南阻拦郭龙雀,未曾想,遇到了一个比郭龙雀更可怕十倍的人物。”
    “嗯?世间竟还有如此存在?”金菩萨抬眉。
    “不是别人,正是先前捣毁我宇都宫紫苑的那个小道士的师傅,江南德云观的老道士……”
    万世王此时说起来老道士神情仍旧阴晴难定,“我被此人拦住,不得已放走了郭龙雀。虽然没有完成任务,但……也实属无奈。我能无恙脱身,已然不易。”
    金菩萨听了,点了点头。
    万世王想表达的大概意思无非就是……我失败了,但不是我菜,我被针对了。
    听罢,金菩萨又将头转向曹判,问道:“所以郭龙雀回到断碑山,放出麒麟打退了黄金州的妖魔?”
    “郭龙雀?没有啊……”曹判摇摇头,目光兀自有些呆滞。
    “没有?”金菩萨追问:“既然郭龙雀没有回去,那黄金州茫茫群妖何以会拿不下断碑山?”
    “这……”曹判嘴唇颤了颤,这才答道:“就一剑,不……是好多剑,无数剑……”
    提起这一剑,他的精神状态显然不太稳定。
    关于李楚就是王七这件事,龙刚虽然在山上悄悄摸摸传了一番,但是他毕竟也知道轻重,没有宣扬到曹判何图那里。
    所以曹判是直到看见纯阳剑一剑西来,才识得那是李楚的佩剑,意识到自己和何图一直都被王七给骗了。
    什么王七斩杀小道士,根本就是演的一场戏。自己和何图被当成了鱼饵,要钓到背后的势力上钩。
    有那么一瞬间,曹判心中还是有些得意的。毕竟就算自己上了当,可这小道士也不可能想到自己能调动来黄金州大半妖王。
    呵呵,喜欢钓鱼?
    想不到钓到鲸鱼了吧。
    可是下一个瞬间,发生的事情让他的信念当场崩塌。
    哪怕是杀一条真鱼,你去鳞开膛也要一阵子吧?李楚将黄金州的妖魔清场只用了一息时间,比菜市场杀真鱼还快。
    有神仙还打个屁?
    多亏曹判反应还算机敏,在众人仍沉浸在震惊中时最先脱离出来,这才能逃得一命。不过这也使得他心中的震撼并没有完全消化,此时此刻还在持续发酵后怕。
    又平复了好一阵,他才能稍微正常地说道:“我们一直都被骗了,斩杀了小道士的王七就是小道士自己,而他的修为……简直难以想象,是我生平所未见之恐怖。他诛杀黄金州前来的所有妖王,只用了一招……似乎是万剑诀……”
    “小道士……”
    金菩萨面色仍旧平静,但瞳孔略有收缩。
    他想起了与李楚偶然相见的那一晚,李楚曾经用生猛的随手一剑将他吓退。原来那样的一剑气……他还有几万道吗?
    这得是什么级别的修为?
    金菩萨看向了万世王,后者的纯修为要比他更高,也更有发言权。
    万世王的喉头动了动,道:“要做到如此,怕不是已经有了绝顶之神威。”
    果然。
    金菩萨的猜测被证实,收回了目光,“以人躯臻至绝顶,非当世无敌者不可得……”
    “上一个确定到达这一步的人,还是五百年前的陈扶荒。只是陈扶荒肉身绝顶,与他这般杀伐无匹的剑修还有差别……”万世王缓缓道。
    “那小道士能够用一招万剑诀诛杀那成千上万妖魔,这样的人已经只有两个字能形容……”
    “剑神。”
    场间沉默了一阵。
    曹判想的无非是庆幸自己的死里逃生。
    金菩萨则是在庆幸自己上次的谨慎原来是死里逃生。
    万世王则是在庆幸自己下午从德云观里死里逃生——还好自己乖乖听了那老道士的话,忍着恶心和他下了七十多盘棋,要不然……这小道士的师傅得有多厉害,想都不敢想。
    顿了顿,金菩萨才又道:“看来进行比较顺利的,只有我那边了……”
    他这话一出,曹判和万世王的面色又不易察觉地垮了垮。
    团队作战就怕这样,要么大家一起成功,要么大家一起失败。
    现在我们两个都失败了,而且是惨败。只有你那边成功了,进行的很顺利。这样一来,岂不显得我们像是两个废物……
    显着你了?
    就你能耐?
    当下,两个人看金菩萨的目光都有点不善了。
    金菩萨自顾自说道:“如今控制了寒王府,其实北地最关键的掌控权已经在我们手里。至于黄金州的大军……虽然也是一股庞大势力,但那群妖魔毕竟是不可控的。就算没了,对我们也不算什么打击……只是,想要彻底占领北地,需要另想他法了……”
    他的信心仍在,但曹判似乎已经有些心灰意冷似的,仍沉浸在恐惧中,道:“只要那小道士还在,我们再想什么法子不都是徒劳?”
    万世王冷哼一声道:“就算他再厉害,莫非世上就没人能治得了他?”
    顿了顿,他又补充道:“当然,我应该不行。”
    “这个不急,世上能与他一战者,恐怕只有白玉京的童无敌……与即将出关的羽帝大人了……”金菩萨摇摇头,“想要让他别妨碍我们,也只能想别的办法……”
    ……
    夜凉如水。
    寒王府别院中,响起笃笃的敲门声。
    “殿下?”
    金菩萨明明元神在与那二人隔空相谈,可此时却有一个与金菩萨相貌完全相同的人打开了房门。
    而门外的敲门者不是别人,居然是此间主人,先前无比的嚣张的北地寒王。
    可眼下这个寒王,面对金菩萨的神情却是无比恭谨。
    “深夜造访,还怕打搅禅师休息……”寒王的语气客气到有些卑微。
    “无妨。”金菩萨问道:“想必寒王殿下此来,是有什么困惑吧?”
    说话间,他将寒王引到室内坐下,屋内供奉着小尊佛像,燃着袅袅檀香。
    “没错啊,禅师说得正是。”寒王讪笑了下,又道:“我现在确实是有个难题。”
    “请讲。”
    “我追随禅师修行之心,坚逾磐石,可是……”寒王道:“我王府中有一位九夫人,她总想坏我修行!”
    “呵呵,王爷不必担忧。”金菩萨闻言,轻笑道:“只要王爷殿下坚定修行之心不动摇,万般诱惑皆是历练罢了。所谓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啊。”
    “禅师,道理是这么个道理。但你是没见过我那位夫人,让人怎么说呢……”寒王满脸纠结,道:
    “很难不动摇。”

章节目录

我不可能是剑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裴不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裴不了并收藏我不可能是剑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