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隆声是从这传来的。”
    “山林这般混乱,先前必有一场大战。”
    “我等怕是来晚了。”
    月下的山林,嘈杂一片,多人影攒动,皆是听着动静过来的。
    可惜,大戏已落幕。
    “收获颇丰。”
    这边,赵云已遁出山林,不止一次的看魔戒,看他的战利品,要不咋说黑袍老者曾为天武境呢?珍藏就是丰富,丹药、灵液这些,数量颇多,且各个都非凡品,还有其兵器,堪称无价宝。
    而最大的收获,还是扶娴。
    即便是一尊尸傀,但也是尸身。
    苍穹在哭泣。
    八千年了,他成残魂,扶娴成尸傀,魔君被肢解,其他魔将,皆成历史的尘埃,他的心境可想而知,时代变了,他们曾经的辉煌,早已随着时光,成过眼云烟,空收的记忆,何等的悲离。
    趁着夜色,赵云又回暮光城。
    此刻再去看,慕家大门口的人影,少了很多。
    先前他在山林与黑袍老者干仗,动静不小,多跑去看热闹了。
    府中,慕家人已收拾好行囊。
    赵云不废话,一字铿锵:启程。
    而后,一只只飞行坐骑冲天,直奔西方。
    “举家搬迁?”
    “大祭司的人呢?怎不见出来。”
    “不会被灭了吧!”
    府外看热闹的人,都仰了头,是目送慕家离去,其中有不少,还跟了上去,有各方的探子,想瞧瞧慕家要搬迁到哪里,这个消息,殷昼该是很感兴趣,心情好了,多半还会赏他们些宝物。
    出了暮光城,便不见赵云踪影。
    但剑南和慕昭雪都知道,姬痕是在的,只不过,藏在了暗处,在暗中保护,毕竟,心怀叵测之人太多,跟踪他们的人自也不少。
    如他们所料,赵云藏在了暗处。
    这,是他与慕家老祖商量好的,由他来断后。
    与黑袍老者干仗,虽有伤,但麒麟力量还在,这是他的底牌,真要遭遇围追堵截,他不介意大开杀戒,除此,他还传讯了千秋城那边,派强者过来接应慕家,这慕昭雪的族人,不容有失。
    “快。”
    慕家老祖一马当先,提剑在前方开道,喝声铿锵,眸光坚定,他此刻的神态,与昔日的白家老祖,真如出一辙,自出了暮光古城,便已看破了生死,拼了这条老命,要将族人送到不死山。
    “跟上。”
    追来者速度不慢,且都藏的很好。
    然,路过一座山谷时,一道剑气破空而来,将一座山劈成了两半,其后,还有一道冰冷的话语响彻天地,“再敢跟随,杀无赦。”
    跟踪者心颤,忙慌停了脚步。
    很显然,暗中有人护着慕家,而且,知道有人跟踪。
    不过,并非所有人都惧怕,有那么些自诩强大者,毫不理会,便如一个紫袍老人,权当没听见,该咋追还咋追,他也的确有资本,货真价实的准天境,底蕴不弱,战力不俗,才不惧威胁。
    老话说的好:枪打出头鸟。
    而此刻,紫袍老人就是那只鸟。
    他是逼格满满,可刚入山谷,便被赵云一剑卸掉了一条胳膊。
    嘶!
    看客们见之,倒抽冷气,出手者该有多强,竟是一剑重创了准天,最心颤的是那紫袍老人,都不知是谁出的手,就见一道黑影。
    “下一次,便是你的头颅。”
    赵云淡淡道,一语枯寂威严,许是杀意太强,致使整个山谷,都一寸寸结了寒冰,慑的看客们齐齐后退,其中也包括那紫袍老人,再不敢装逼,亡命遁走,真怕一不留神,脑袋被人摘走。
    赵云走了。
    可他的话,却如一道魔咒,印在了山谷中。
    无人敢跨入。
    无人敢逾越。
    那个紫袍老人,就是血淋淋的例子。
    纵如此,依旧有人不长记性,偷摸的跟随,就认定了那句话,富贵险中求,这般一路跟着,寻到慕家的藏身处,可找大祭司领赏,这便是他们的富贵机缘,修武道之人,有这份上进心自是不错,但今夜,赵云的剑,又教会他们另一个道理:量力而为。
    噗!噗!
    映着星辉,血光乍现。
    每有一道血光,必有一人葬身。
    既有人不长眼,赵云自不客气,不止一次出手,出剑便绝杀,乃至求富贵的人,都结伴上了黄泉路,此刻,多半都在扎堆儿悔恨,出门就该看看黄历,今日,不宜外出溜达,更不宜装逼。
    “好小子。”
    “干的漂亮。”
    剑南拿着望远镜,走一路看一路,看的是身后,每一道血光,都逃不过他的望看,鬼晓得姬痕这一路,究竟屠灭了多少跟踪之人,于跟踪者而言,姬痕就是一只幽灵,见他,便如见死神。
    “天宗的圣子,竟这般重情谊。”
    慕家心田暖意浓浓,何德何能,竟得他一路护佑,一路不离不弃,要报恩,此一夜,某种感激,在他们灵魂深处生了根发了芽。
    这份恩情,慕家会世代铭记。
    话分两头。
    这边,白家一路跋山涉水,终是到了不死山,自外去看没啥,但入了不死山,却都神色惊异,山中云雾缭绕,纵他们都分不清方向,丝毫不弱雾海,仔细窥看,才知是迷踪阵,而且,还是仙级迷踪阵,可这片群山,他们基本都来过,未见这等玄机啊!
    这才哪到哪。
    待到千秋城,白家集体一愣。
    其后的一声粗口,真个响天震地。
    理解。
    所有人都理解。
    凡是头回来千秋城者,无一不是这等反应。
    白家人头晕目眩,难以置信,不死山有玄机,超乎他们预料,山中竟还有一座古城,哦不对,是一片大世界,也超乎他们预料。
    “安全不。”魔家八长老笑道。
    “安全。”
    白家众老家伙,集体吞了一口口水,特别是先前反对的那些,此刻真是啪啪的打脸,此城之玄奥,远超他们的认知,纵鸿渊来了,也未必进的来,相比帝都,这里的确很安全,白家老祖深吸一口气,他信对了人,这座古城,便是他白家最好的避风港。
    “他是...赵云?”
    “没想到吧!”
    “瞒的俺们好苦啊!”
    入了千秋城,白家又是一片惊异声。
    惊喜,一个接一个。
    姬痕竟然就忘古赵云,嗯,也就是紫衣侯满天下追捕的那个,竟混入了天宗,而且还成了天宗圣子,若非众人告知,鬼都不信的,还有这城中的人,有魔家也有赵家,究竟藏了多少秘辛。
    “欢迎加入。”
    “好好好。”
    城中人,瞬间打成一片,俨然成一家人,白家或许不信魔家,魔家或许不信白家,但他们都信赵云,若非一家人,也入不得此城,魔家是,白家也是,世界何其大,能聚在一城也算缘分。
    喧闹声中,魔家大长老暗自离去。
    与之一道的,还有白家的准天强者。
    赵云传讯了,还有一家正在赶来的路上,需他们这些去接应,至于城中的白家人,皆已被迎入,为了他们,魔家还建造了一座山,山上搭建了殿宇楼阁,房屋自也不少,专供白家人居住,除此,还有一座山峰,相对略小一些,自是为慕家人所准备的。
    “难怪他不建议吾等去帝都。”
    白家的强者们,一路都在嘀咕。
    姬痕便是赵云,赵云与紫衣侯有仇,早晚要开战,住在帝都,他们白家,他年或许会遭波及,毕竟,紫衣侯的势力,无比庞大。
    “他说过,待与紫衣侯事了,白家是走是留,他绝不干涉。”魔家大长老微微一笑,不过在众长老看来,入不死山,进了千秋城,白家多半也不会走了,相比帝都,千秋城才是真的安全。
    “哪都不去。”
    “千秋城就挺好。”
    白家众长老揣手,一话语重心长。
    看样子,怕是撵都撵不走了。
    三日后,他们接到了远道而来的慕家人。
    赵云还好,倒是慕家的人,一阵惶恐,好似认得其中某些人,特别是见了白家老祖,慕家老祖还恭敬的行了一礼,“见过前辈。”
    “原来是你小子。”白家老祖一笑。
    这句话,听的慕家人一阵心惊。
    敢叫老祖小子,这老家伙的辈分是有多高啊!
    听闻是南域的白家,又都倒抽了一口冷气,这可是超级大族,天宗圣子与白家竟也有颇多渊源,还有魔家人,慕家见了,也是一时间未反应过来,姬痕竟与魔家是一伙,有点儿猝不及防。
    “我说,你来历不小啊!”
    剑南与昭雪一左一右,是对赵云说。
    前有魔家,后有白家,一个是魔域传承,一个是王朝后裔,都与姬痕关系匪浅,由此可见,姬痕的身份该是远没表面这般简单,正因有这猜测,这两口子才一左一右,上下盯着赵云看。
    “我,还有另一个名字。”赵云一笑。
    “另一个?”两人皆挑眉。
    “赵云。”
    “这.....。”
    “走了,回家详谈。”
    赵云笑着,当先一步迈动了脚步。
    身后,慕家是集体一脸懵逼,特别是昭雪和剑南,满目难以置信,与姬痕相处这么多时日,竟都不知,这货就是忘古城的赵云。
    还有,他是如何避过搜魂大阵的。
    那八十集的电视连续剧,究竟有多少是真的。
    这个疑问,在场人都想知道。
    至夜幕降临,众人才到不死山。
    亦如白家,慕家见了迷踪阵,也是一番惊愕,待见了千秋城,也集体爆了粗口,习惯的人都已习惯,不习惯的人,早晚会习惯。
    “此城,可还行。”赵云笑道。
    “行,太行了。”司空剑南与慕昭雪惊喜万分,慕家的老祖,也开心的如个孩子,来前的顾虑与阴霾,都一扫而光,这是个好地方,是一个极佳的避风港,有赵家,有魔家,有白家,阵仗庞大,强者如云,更有赵云这逆天妖孽,谁还敢欺负他们慕家。
    “云儿。”
    赵家人一拥而至,多眸有泪光。
    还有魔子、凤舞和幻梦他们,听闻赵云葬在死海,都欲南下,却被大长老他们禁足,至今日才解封印,见了赵云,才如释重负。
    “我命大。”
    赵云一笑,以示宽慰。
    这话,全场人听了都沉默,一句我命大,该是潜藏颇多故事,戴上面具,他是天宗姬痕,一路都在演戏,为生存而演,摘下面具,他才是忘古赵云,为仇恨而活,一个年纪还不到二十岁的青年,走的这是什么路,传说与神话之下,又藏了度多少泪水。
    “你们先聊。”
    赵云又一笑,直奔赵家山峰。
    已有多日,未拜祭父亲了。
    也已有多日,未见妻子了。
    他寻到了菩提花,或许能唤醒柳如心。
    无人跟随,更无人叨扰,只静静目送,新加入的白家和慕家人,都集体沉默,那个小子,前半生够悲惨,父亲被逼自杀,娘亲被关刑塔,妻子成活死人,这得何等心境,才能扛住这等打击。
    “父亲,我回来了。”
    山峰之巅,赵云取了麝香,插在了香炉。
    面前,还是那座冰玉床,赵渊静静躺着,眼角还挂着凄惨的泪痕,赵云永远也忘不掉,那夜匍匐在地上的父亲,是何等的卑微。
    良久,他才转身,立在了冰玉棺前。
    柳如心睡的安详,浑身上下都蒙一层冰霜。
    赵云开了棺盖,取了菩提花。
    佛家的花,绽着祥和之光。
    祥和之中,染着一抹嫣红的血。
    那是楚无霜的血,每逢看见,他都疼的直想哭。
    “我会寻到长明灯。”
    “会将你拉回人间。”
    赵云的话,藏着哽咽的执念。
    他解开了柳如心的封印,将这段菩提花,悬在了柳如心身上,以仙力催动菩提花,一寸寸融入了柳如心体内,伴着菩提花的融入,柳如心纤弱的娇躯,燃起了一抹烟霞,更有一丝奇异力量徜徉,多半就是月神所说的涅槃之力,她需要的就是这种力量。
    冥冥中。
    月神曾一瞬侧眸,静看柳如心。
    她给了赵云希望,拼死也要寻到菩提花,这小子的确做到了,可她,并不确定柳如心能否醒来,毕竟血脉变异,外力有诸多变数,至于能否涅槃苏醒,她这尊神明,也给不出确切的答案。
    但她,希望柳如心醒。
    这个瞎眼的小姑娘,应该睁开眼,看看她的丈夫。
    .........。
    后面还有章节,要晚一点。
    求一下银票和金票,拜谢各位道门仙友。

章节目录

永恒之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六界三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界三道并收藏永恒之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