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要温柔跟我说、panda~@~月票鼓励)
    急救中心这里接诊的急救患者中,有一部分都是各种事故的患者,类似于那位被殴打的姑娘那样,对方控制着钱来谈条件的事情也是屡见不鲜的。
    这就是一个现实的社会啊,你可以唾弃钱,说它是身外物。可是你吃喝拉撒的,离了它也是真不行啊。
    刘半夏能够控制的内容有限,也就是让人别骚扰自己的患者。究竟啥结果,那不是他能够掺合的。
    反正刘依清在知道之后还是蛮气愤的,刘半夏有时候都在想这丫头是不是正义使者的化身。
    这些事情刘半夏也不去管了,该说的都说了,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活法,不能由着你的意志去干涉。
    早晨起床,到食堂来了一顿丰盛的早餐,这才溜溜达达的来到了急救中心。
    “刘老师,我们今天会对实习生进行针对性的缝合训练。没问题吧?”许一诺问道。
    “没事,反正时间大把呢,基本功操持起来必须没问题。”刘半夏说道。
    “嘿嘿,刘老师,明天节目就该播放了,激动不激动?”许一诺问道。
    “对于我这样的老江湖来讲,我有啥可激动的?而且都不知道节目是啥样呢,也得播出来才知道。”刘半夏说道。
    “反正对于我来讲,也是没啥影响。行不行的,也就是那样了。所以啊,就别指望用这个能敲诈我的猪蹄吃。”
    许一诺很郁闷的看了他一眼,“咋就那么抠门呢?我们带着这些实习生们容易吗?一天天都快累死了。”
    “现在知道累了?你就说说当初我带着你们是啥心态吧。现在你们还是六个带四个,我可是一个带六个。”
    “哎呀……,孩子们都来了,也得跟他们说几句。”
    许一诺就当没听到刘半夏说啥,自己溜溜达达的就凑到了一边去。
    刘半夏无奈的摇了摇头,反正急救中心现在也不用他牵扯太多的精力,他就直接来到了楼上的icu。
    这些家属们都是早早的过来守在外边,哪怕看不到自己的亲人,守着也是好的。
    “张哥,服药过量的患者肝脏咋样了?”刘半夏问道。
    “哪能那么快有效果啊,等下午再测测,看看转氨酶和胆红素的指数是多少。”张志远说道。
    “就算是有所好转,他的这个情况,估计在icu里也得躺个四五天。这还是在有所好转的情况下,反正情况不是很乐观。”
    “最近我们icu的患者又多了,累啊,刘总,怎么办?你是大能人,得给我们想想办法,解救我们于水深火热之中。”
    刘半夏很无奈的看了他一眼,“icu的医生本来就缺,不是从住院部又补了一个过来嘛,我还能咋样啊。”
    “今年的实习生和社会人好像还算是可以吧?有没有想过把他们往我们icu引导一下?”张志远问道。
    “这个事就得看你自己的努力了,我有多大能力啊,还帮你引导呢。反正社会人大多都是需要规培三年的,时间大把,就看你的手段了。”刘半夏说道。
    “不过icu的医生标准要求很高啊,能够胜任icu的工作,基本上在内科和急救接诊方面都是没啥问题的。”
    “所以得让你帮忙不是,你现在负责教培工作,适当的也得给宣讲一下。儿科那边可以开绿灯,我们icu也是可以的。是吧?”张志远说道。
    “得,就没有不透风的墙,刚说完就传你耳朵里来了。回头我再跟他们念叨念叨,不过这边的活确实是够累,不仅仅要能吃苦,还得有个大心脏才行。”
    “哎……,我就是知道这个,所以才需要你帮忙嘛。你看着我,往别处乱看个啥劲。”张志远说道。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丫头啥时候溜上来的?别太惯着她啊。”刘半夏扫了一眼在不远处偷偷摸摸躲着自己的刘依清说道。
    “一大早就来了,陪那个被殴打的患者聊天。也行,抽空还能帮我照顾一下患者,我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呗,谁让你不给我们更多的人来着。”张志远说道。
    “好家伙,我都成反派了,跟我有啥关系啊。这俩腹主动脉夹层恢复得咋样?”刘半夏问道。
    “手术做得都很漂亮,恢复得也都很好。尤其是这个姑娘,你们脾脏和动脉瘤处理及时,补血也很快,再加上年轻,下午就转普通病房吧。”张志远说道。
    “听说家庭也不是很富裕,那就少观察一天。另一位的情况稍稍差一些,上了年纪,恢复得也慢。不过总体指标还是没问题的,以防万一呗。”
    “要不然把刘依清留我们这里呆些日子?她其实还是很不错的。对患者还有足够多的耐心,不可多得啊。”
    “其实在icu工作的时间长了,真的会把人的斗志和耐心都给磨没。像她这样的,已经非常少见了。”
    “动这六小只心思的人太多了,我一个都不带放的,都得给我留在下边好好接诊。”刘半夏说道。
    “撤了,回头她要是问的话,就说我没看到她。要不然她还得提心吊胆的,这个患者啊,牵扯了她太多的精力。”
    张志远点了点头,也知道刘半夏对他带出来的六小只宝贝得很。估计这要是换成别的人不在下边好好干活偷摸溜icu来,早就开喷了。
    “张老师,刘老师发现我了么?”
    等刘半夏离开后,刘依清出溜溜的凑了过来。
    张志远果断的摇头,“没有,我要不说的话,她上哪里发现去。患者因为你陪着说说话,恢复得很好,这是你的功劳。”
    被表扬了,刘依清很开心,不过又皱起了眉头,“有些不对劲,刘老师的眼睛贼得很,应该是发现我了。完了、完了,最少得敲我一个猪蹄子。”
    “你咋知道他发现的呢?”张志远有些好奇了。
    “哎……,刘老师的眼睛啊,可毒呢。反正我是没有勇气在他跟前说假话,也就是许一诺还敢壮着胆子忽悠一下。”刘依清叹了口气。
    “剩下的那四个,想都不要想了。刘老师说啥是啥,他们早就没有了反抗的勇气。哎……,我还是赶紧下去承认错误,要不然还指不定会咋折磨人呢。”
    给张志远都听乐了,不过也不得不佩服一下刘半夏的眼神。
    那是真好使啊,仅仅是瞥一眼,就从背影上认了出来。
    可不要以为总是在一起工作,然后你就能很熟悉。穿着白大褂、戴着口罩,边上还有那么多护士走来走去的,背影哪里是那么好认的。
    既佩服刘半夏的眼神精准,也佩服刘依清对刘半夏的了解。
    他都有些羡慕了,可以看得出刘半夏在带他们的时候是真的很用心,也正是因为这份用心,才赢得了这六小只真正的尊重。
    也彻底断了忽悠他们过来耍的心思,别指望了,不带来的。
    至于说刘半夏医术方面的情况,那就更不用说了。现在icu里的患者为啥一下子多了起来,还不是因为刘半夏疯狂扫手术的结果。
    本来最近大手术就多,再有了前段时间刘半夏凑热闹,那还好得了?
    年轻身体好的患者能少呆两天,年纪大的,真心不敢早早放出去,很容易出问题。
    这边的刘半夏刚刚回到急救中心,刘依清就从后边冲了上来。
    “刘老师,中午请您吃一个猪蹄怎么样?”看到刘半夏回头,刘依清赶忙说道。
    “一个猪蹄就想贿赂我?”刘半夏的表情很轻蔑。
    “那晚上再加一个吧。”刘依清说道。
    “那就这样吧,其实我想说一个也行的。”刘半夏点了点头。
    刘依清愁得够呛,总是用这样的话折磨人。这不是一个猪蹄子的事,关键是伤害不大,侮辱性极强啊。
    “还说找你呢,赶紧的吧,我觉得光我跟琳琳已经搞不定了,你来帮忙。”
    还没等刘半夏乐呵呢,陈学海急冲冲的走了过来。
    “咋了啊?不会又是大型粘液瘤吧。”刘半夏问道。
    “你先看看片子吧。”说完陈学海就拉着刘半夏来到了电脑旁。
    “好家伙,这是坏死性筋膜炎?器官周围,胸腔,还来得及么?”看清之后刘半夏也皱起了眉头。
    “来及来不及的,也只剩下清创的选择了。但是我自己没有信心,是脓毒性咽喉炎来就诊的,杜医生接诊后觉得情况有些不对,直接拍的加急ct。”陈学海说道。
    “那边扫完了就直接给我打的电话,怎么样?有没有信心一起把这些都给清除了?患者目前的状态看着还行,目前还没有休克。”
    “行不行的,也没有别的办法了,赶紧准备,然后上台吧。”刘半夏苦笑着说道。
    坏死性筋膜炎的发病太迅速了,如果患者出现了病毒性休克的症状,就算是抢救的话,基本上也是希望渺茫。
    哪怕是现在的这位患者,如果清创不全面、不彻底的话,也可能是在做无用功。
    他这一年来已经接诊过好几例这类疾病的患者了,没有哪一个是能够轻松搞定的。

章节目录

强化医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若忘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若忘书并收藏强化医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