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煞阵从未启动过,寻常时期,周围的神煞之力不会靠近那里,肯定是偷跑进去的。”
    “糟了,那群异族人靠近了!君长老,请下令,再晚就来不及了。”
    身边的怀族人惊呼道。
    凤裙女子骤喝:“开大阵!”
    天渊之上,升起一道日月倒悬的万丈大阵,气势磅礴,滚滚神煞飓风朝大阵汇聚而去。
    “很强大的大阵,能把绝大部分的神煞飓风调动凝聚阵法内。”
    林辰眼睛虚眯,“还没消停两天,刚刚突破境界,又得使用最大限度的黄金战神套了。”
    想对付那座大阵,光是神王的战力还不够,起码得巅峰神王,林辰必须拿出黄金战神套最大限度的纯力量!以他现在的底蕴,未必没有一战之力,只是战神套距离100%的充能将越来越远罢了。
    那心急如焚的妇人当场跪下,“不要啊!君长老,我家就剩这最后的两个娃儿了,当初杀出神域时,我家老头子和夫君连命也搭上了,就为了这两个娃儿啊!”
    凤裙女子凛然道:“倘若现在停下来,让这群异族人穿过这里,反手对我们宣战,我们会付出更惨重的代价,你的娃儿是为怀族死的,先祖会保佑他们!”
    “不!不!君长老,诛杀同僚后裔,你此举与神族何异啊,那是我家最后的血脉啊!”
    妇人声泪俱下,哭得肝肠寸断。
    “该死……”小声低骂一声,凤裙女子扔下一句话,瞬间消失。
    轰隆~!她化为一道神光穿梭而去,竟只身闯入天煞大阵内。
    “不知能不能赶得上……”一团神煞飓风响应大阵的号召,突然经过天渊内掠去,把两位幼童吸附过去。
    “糟了,赶不上了!”
    凤裙女子失声时,一刹那,被卷入神煞飓风内的两位幼童消失不见,一缕神风闪过。
    烁闪着幽青神光的青光神翼拍动,卷起浩瀚神风。
    那一刻,凤裙女子瞧见她难以想象和无法理解的一幕!那银袍青年身披幽青色轻甲,龙眉轩昂,面容俊逸,轻甲附体时,神翼展开,紧紧护住怀中两个幼童。
    他的指尖流转暗红的雷系法则,抬手指尖凌空一抹,神雷乍现,神风缠绕,撕裂神煞飓风。
    抱住两个孩子时,林辰不禁动容。
    一个孩童身上长满鳄鳞,却又不像血脉天生般。
    “这个孩子,是活生生被人为把鳄鳞镶嵌到身上的,把皮肤的血肉割下,贴上神鳄的鳞片,血肉粘续时,神鳄强劲生命力的鳄鳞会永久的粘附在孩子的身上……”林辰嘴角微动,传音般告诉了两位孩童一句话。
    前一刻还在瑟瑟发抖的孩童们,立刻眼眸明亮,焕然新生般好奇的盯着林辰。
    风刃爆散时,二人的目光从虚空中交汇,凤裙女子有着刹那间的停滞。
    这个异族人,竟然救了他们怀族的人?
    不对!凤裙女子雪眸一凛,杀意暴涨,“想拿我怀族的人当人质?
    找死……”刷~!突然,神风卷起,林辰双手横推,两道神光射向凤裙女子。
    速度极快,她下意识伸手一接,赫然是两位怀族的熊孩子。
    凤裙女子:“?
    ?”
    她顿时傻眼,这算什么情况?
    这支队伍,怎不按套路出牌啊?
    神翼骤拍,林辰后退千丈。
    二人面对面,却未曾言语一句话。
    凤裙女子迟疑了一刹那,顿时退出大阵。
    妇人热泪盈眶,冲上去抱回自家孩子,两位孩子不但没有哭闹,反而非常安静的说着对不起。
    就连怀族的族人们也停滞了几个呼吸。
    这群异族人,救了他们怀族的孩子?
    天煞阵的开启陷入停缓,众人惊疑不定,完全没搞清楚现在的状况。
    “停手。”
    灰衣男子立刻抬手,以神王修为迅速传音八方。
    “所有队伍,退出阵眼,让开道路!”
    这道命令措手不及,怀族的族人们纷纷把目光瞩目至君长老身上。
    正在君长老犹豫时,林辰带着众人直捣黄龙,所向披靡般,势如破竹的冲向中心区域。
    “罢了……”长发飞舞间,龙角湛蓝,君长老一挥手,英姿凛冽的道:“做好作战准备。”
    女童怯生生的道:“那位大哥哥不是坏人……”妇人敲了她的脑袋一下,“小孩子别多事。”
    万丈浩大的神煞飓风大阵缓缓停止旋转,神煞飓风事先提前凝聚到一点的缘故,让得林辰等人势如破竹的冲出神煞飓风的区域。
    擎天神装耗尽最后一丝充能的那一刻,林辰周身黑光绽现,护住全队冲出神煞飓风的区域!轰隆~!怀族数以万计的族人,如云海翻涌般从天际浮现,小心谨慎列开阵仗。
    赵安然俏靥浮现一抹着急,“有人负伤了。”
    闯阵时,林辰为救两个孩童,防御出现片刻的停顿,众人修为虽突破,可还是有人落了伤势。
    神风呼啸,风神翼展开,林辰护住队伍的最后方,立刻道:“带大家先走。”
    当林辰众人开始撤离时,怀族的族人们大眼瞪小眼。
    走了?
    没动手?
    凭他们闯阵的架势来看,哪怕面对怀族也有一战之力才对。
    嗡~!忽地,妇人怀中的男童气息暴涨,一朵神莲围绕着他徐徐绽放,天花乱坠,灿灿的碧绿光辉如神雾缭绕,氤氲着男童周身,怀族之人为其动容。
    只见,那名披着鳄皮的男童,身上的鳄皮竟缓缓开始脱落,色泽渐灰,沦为废皮般,那曾经烧成模糊的血肉逐渐愈合恢复。
    君长老雪靥微微错愕:“这,这是……”男童的问题和情况,在怀族比比皆是,大家全是被神族蹂躏过的,大部分连副族长也没办法治愈的棘手问题,竟突然解决了?
    女童开心得跳起来欢呼,“是大哥哥给的丹药,哥哥吃了之后就好了!”
    大哥哥?
    怀族人举目望向那身披银袍,青甲展翼的青年,他目光平静的注视这边,毫无敌意,幽邃的眸子似一望无际的星空,首次让怀族人为之心悸。
    大家纷纷对视一眼,异口同声:“高品质的稀世神丹!”
    君长老纤手紧握的神剑微微放下,黛眉弯弯,眉宇间残留着难以置信。
    这个异族人,不但救了他们的族人,还治好了神族重创给怀族留下的顽疾?
    同样修炼系出一脉的心法,为何他们的行径和神域的神族截然相反。
    君长老双眸失神,“那到底是一支,什么队伍……”这时,男童跳起来,“对了,那个大哥哥有话要我转交给大家。”
    怀族的人们纷纷侧目,瞩目于他。
    男童嘴角扬起,双眸真挚而单纯,稚嫩小脸浮现一丝如晨曦照入般的笑容。
    “大哥哥说,自己人不打自己人。”
    在场的怀族人,浑然一颤。
    ……

章节目录

我的功法全靠捡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百万单机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百万单机王并收藏我的功法全靠捡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