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输也是个大问题啊!”
    何国华叹了一口气。
    要从蓬县运到东北,并不是件容易的事。
    现在铁路还在规划。
    只能通过船运到山城,再从山城上铁路运往东北。
    “车皮不用担心,在山城中转,肯定要给山城分一些好处……对咱们来说,发展机遇才是最重要的。”
    刘春来就怕这边不同意让山城也参与进来。
    山城不参与进来,他们就只能走水路,从长江出海,然后北上,运到东北的码头,再转运。
    这样太要命了。
    谁都知道,跟山城合作,山城会拿大头。
    仔细一想,苏联的市场,太庞大了。
    别说一个县,就是一个市,都吃不下来。
    事情确定下来,领导们各自离开了。
    他们急着回去讨论,把有限的财力、物力用到为数不多有效益的工厂里。
    同时还得新投资一些厂。
    “我们必须扩大酒厂!”
    刘福旺拍着桌子说道。
    听刘春来说苏联人喜欢高度酒,并且对之前生产的“葫芦村”牌白酒赞不绝口,一脸兴奋。
    原本搞的酒作坊,扩大成酒厂。
    又是大队一个来钱的路子。
    原本酒作坊酿的酒,只能在招待所卖出去一些,连县城里的百货大楼都卖不出去。
    度数太高了,价格还贵。
    用不到一半的价格去打散酒,那不香?
    没想到,本来要破产的酿酒作坊,居然有这么大市场。
    “爹,这个得搞,但粮食方面?”
    “粮食你不用担心。幸福镇每年的粮食充足,而且周边不少贫瘠的地里种高粱等,我们这里面可是加了不少红苕之类的……”
    刘福旺说道。
    酿酒的原材料,不只是高粱跟五谷,还有红苕等。
    反正就是杂粮酒。
    要不然,度数也没这么高。
    刘春来见老爹满脸信心,也没再说什么。
    有了刘春来带回来的清单,蓬县跟果城在组织货源跟布局工厂的时候,就有了明确目标。
    全市范围内,开始寻找各种类产品的生产厂家。
    不管这些厂之前效益如何,领导们大力支持下,开始升级技术跟扩大产能,并且在保留老厂生产力的情况下,逐步搬迁到产业园区。
    因此,产业园在官方的领导们口中,慢慢就有了个没得到正式认可的名号:中苏工业区。
    按照设想,工业区的产品,未来主要出口苏联。
    事情是刘春来提出来的,发展方向,也是他定的。
    就连产品,也是他选择的。
    果城一开始并不是直接就听信了刘春来的,而是专门派人去了解了那边的贸易情况。
    按刘春来说的,只要跟苏联那边的经销商打好关系,掌握销售渠道,未来十多年内的销售,就不会出现任何问题。
    从幸福公社到望山公社中间的狭长地带,变成了繁忙的建筑工地。
    为了支持这个项目,市里用财政担保向银行贷款一亿元。
    何国华在这事情上的魄力,都让听到消息的刘春来咂舌。
    他甚至好奇,何国华是如何说服其他市领导批准这个项目,并且让银行同意发放贷款的。
    本来投资越多,地方主管领导会越高兴。
    可严劲松跟马文浩两人反而越担心。
    他们是镇上的主管领导。
    严劲松本来已经退休,只因许书记连任,他就跟着许书记在退休后继续出任干部。
    “你们担心什么?天塌下来有高个顶,上面的领导都不怕,你们在这里咸吃萝卜淡操心。”
    刘春来没好气地看着他们。
    被这两人缠得有些烦。
    别人巴不得呢。
    “现在投资越多,可到了后面,如果这些厂不景气……”
    马文浩无法说出来。
    不用细说,刘春来也知道。
    “不景气就破产呗,到时候你镇长已经调走了……我就纳闷,你们担心什么。只要产品质量过关,外观设计美观些,价格不是太高,别说出口,就连国内市场也没问题!这点不用我说吧?收录音机技术先进么?为什么卖得那么火?赚钱不保证,至少保本不存在的。”
    刘春来没好气地说道。
    这年头,只要质量不差,不是生产那些市场上已经卖出去的东西,会卖不出去么?
    “既然要搞,就得搞大,规模化才能带来更大的效益!也只有搞大了,未来才能更具有竞争力,不管是产品,还是对人才……”
    刘春来支持这样大搞,是有目的的。
    必须要准备好后面跟苏联换飞机、机械设备的商品。
    用数百个车皮的轻工产品换4架飞机,在历史上是存在的。
    而且,他们那年代,不少人都知道,国内生产的一集装箱货轮轻工产品,卖到国外,甚至都买不回来1架飞机。
    从其他省份的工厂组织货源,太麻烦了。
    蓬县想要工业化,他想要商品,现在就开始着手准备就是了。
    到时候,钱都不需要先给一部分。
    等到发展到了一定规模,不仅地方政府会全力支持发展,国家同样也会大力支持。
    从苏联换回的设备越多越好。
    至少,得搞成一个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
    “春来,东北来电报了。”
    刘福旺拿着一封电报兴冲冲地跑了进来。
    也没理会马文浩和严劲松两人。
    “爹,啥事这么高兴?”
    “郑强来消息说,下个月初,黑河那边要开商品展销和经济技术合作洽谈会;月底到下下个月初,苏联那边的边境城市布市举行商品展销会。让咱们赶紧组织货物……”
    电报是发给刘春来的。
    老子看儿子的电报,刘福旺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我在那边的时候都没听到消息啊,这不得提前准备,上面得批准不是?”刘春来有些疑惑。
    这么短的时间。
    之前也没有得到消息。
    “咱们组织什么产品去展销会?”
    严劲松来了兴趣。
    现在,国内到处都是展销会。
    办展会的能赚钱,参加展销会的,产品也能很容易卖出去。
    “要不,我跟你们去一趟?”
    “你去个毛线!”
    刘福旺没好气地说道。
    严劲松这个老家伙,不就是想跟着出去见见世面吗?
    “把咱们的彩电、服装、高度白酒、家具,还有望山公社生产的火腿肠、罐头等产品组一批运过去,展销会不只是卖货,更主要是可以寻找更多稳定客户。”刘春来也不管那么多了,郑强肯定不会骗自己,“另外,让人收集所有厂家需要的设备类型,看看能不能在那边搞到,搞不到也可以寻找人帮忙联系……”
    刘春来算了下日子,扣除路上坐火车的时间,只有十天的准备时间。
    所有的准备工作,必须在十天内落实好。
    “马镇长、严书记,麻烦你们去通知下县里,到时候看是由县里还是市里牵头,组一个代表团去,这样才更有说服力……”
    刘春来直接把跑腿的事交给了镇长和书记。
    他还有更多的事要办。
    “什么?要开展销会和洽谈会?咱们好多工厂都还没建呢!”
    许志强听着,很是着急。
    之前许志强和吕洪涛兴奋过了后,随着资金投入越来越多,心里开始打鼓。
    蓬县欠了太多钱。
    要是这个项目亏了,蓬县财政几十年都还不完。
    他们到死都会背上骂名。
    随着产业集群建设加快,望山公社水电站的进度也必须加快。
    不然,不能满足工业用电,
    需求的资金非常大,整个蓬县所有的资金都用于搞配套工程了。
    整个县里,各个单位,已经半年没有发过工资,每个月就发放少量的生活费。
    之前刘春来投资卫生巾的配套产业,已把四个县的财政都压榨得差不多了。
    现在,这无疑是一个好消息。
    “马上召集各部门开会,组织县里的商品,到时我跟他们一起去。”
    “春来同志说,代表团最好由市政府牵头。”马文浩觉得,还是市里牵头稳当些。
    意思已经变了。
    “这小子明显是不想自己麻烦。”
    吕洪涛和许志强两人笑了。
    刘春来的这点心思,他们都很清楚。
    这样才更放心。
    要是刘春来也参与到里面,就说明事情很麻烦……
    之前刘春来说过,他们和苏联的一家经销商达成了合作协议,有什么商品都可以交给那边。
    现在是为了进一步扩大出口规模,多找些客户是必须的。
    这也算是对全县工业发展出力。
    生产不是关键。
    关键是生产出来卖出去。
    “其他地方会有经销商去吗?”吕红涛问道。
    “春来同志说,其他地方有经销商去,没有政府牵头组织的供货团队。由政府牵头,说服力会更强一些,谈判也更好操作一些。”
    马文浩把离开时刘春来的交代都转达给了领导。
    具体怎样操作,他们也管不着。
    “这事情得好好研究下,还是先问问市里的意见。”
    吕洪涛没有急着做决定。
    让马文浩回去告诉刘春来,先组织他们的参展的货物。
    许志强也没反对。
    他也清楚由市政府牵头更好。
    也能组织更多货源。
    刘春来既然把这事交了出来而不是自己张罗,一方面是嫌麻烦,另外一方面肯定也是考虑到市政府出面组织的力量更大。
    此刻,刘春来正面临着突然而来的苗仕林的怒火。
    “你们有好事,就把我们丢一边?山城轻工局只是帮你们调运火车皮的工具,这样的事,你觉得合适?我们对你的支持力度难道小了?你不羞愧?”
    苗士林一脸愤怒,唾沫飞得老远。
    “如果不是你们调运货物越来越多,加上你们这边走露了消息,我们一直被蒙在鼓里!根本不知道……”
    山城轻工局下属大量工厂效益不好,需要市场。
    幸福公社通过山城轻工局跟铁路局调运输的火车皮。
    这是一直以来山城轻工局对刘春来的最大支持。
    很多货物,尤其是北上跟南下的,都需要通过铁路运输。
    车皮幸福公社要得越来越多。
    结果没想到,幸福公社把组织大量的货物运输到东北,搞边境贸易,没有的货源都从果城市组织,把山城轻工局抛在一边。
    刘春来显然违背了当初谈的。
    上当受骗的感觉,让苗仕林很难受。
    何况,他在局里,一直都是支持刘春来,现在刘春来几乎没有在山城有什么投资,合作的范围扩大也不是很让人满意。
    苗仕林顶着的压力不小。
    “苗局长,我这不是正准备找你们嘛!这才刚得到消息,那边有个展销会……”
    刘春来叹了一口气。
    在这之前就说过,把山城轻工局也拉进来。
    山城轻工局对整个蓬县的发展都给了很大的支持。
    之前山城轻工局手里配额的车皮不够,也是他们帮着从别的地方协调。
    刘春来也没想到,许志强他们根本就没联系山城轻工局。
    如果不是这边有办事处,章志平发了电报回去,山城轻工局到现在还蒙在鼓里。
    刘春来自己也不知道。
    可他没法解释。的
    “苗局,苏联市场很大,对轻工产品的需求量也很大。这次我们市里组织展销会的代表团,应该已经在跟你们联系……”
    刘春来不知道市里会不会把山城轻工局撇开。
    苗仕林找来了,肯定是无法撇开的。
    他了解许志强和吕洪涛等人,如果能组织各种产品满足需求,绝对不会找山城轻工局。
    市里一样。
    但是,整个果城市的轻工生产能力不及山城轻工局的十分之一。
    或许,可以利用这次机会,从山城轻工局拿到数量不少技术跟工厂,以此加快产业集群发展,从而进一步推进蓬县拆县设市进度。
    以刘春来的了解,许志强跟吕红涛两人,绝对会这样干的。
    听刘春来这样说,表情也不似作假,苗士林怒气消退了很多。
    “你和杨艺之间是怎么回事?”
    准备去县里的时候,苗士林突然问刘春来。
    刘春来楞了。
    他和杨艺之间能怎么回事?
    杨艺出去,连信都没有一封。
    刘春来诧异地看着苗士林。
    “她回来这么久,也没来找你,你也没去找她……”
    “杨艺回来了?”
    刘春来有些懵。
    自己跟杨艺什么事情都没有啊。

章节目录

我真的只是村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葫芦村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葫芦村人并收藏我真的只是村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