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台事件,让我很偶然的发现了一次绝好的机会。”
    小川次平淡淡说道:“我发现可以利用这个机会,扰乱日特机构和汉奸组织,不,不是扰乱,是让他们彻底混乱!”
    他做到了。
    而且做得非常成功。
    上海的整个日特组织和汉奸机构都陷入到了一片混乱之中。
    大量的特工受到牵连,被审讯、失踪、死亡。
    如果不是上级及时制止,风浪还会继续席卷。
    “你是一个天才。”孟绍原认真地说道:“绝对的天才,居然能想到这个办法。我可以杀死几个,十几个,甚至是几十个日特,但造成的影响,都不及你从内部掀起的这股浪潮。
    这个时候,不管是日本人还是汉奸,都是人心惶惶,已经有不少的76号和情报总部特工,冒着危险反正,效果已经被充分的显现出来了。”
    没什么,比自己人斗自己人更容易扰乱军心了。
    小川次平也有一些得意:“整个计划是我临时想出来的,最奇妙的地方是,我有来自日本国内的直接命令,也就是说,我做的任何事情都是合理合法的,对方找不到我的任何岔子,也不会对我产生任何怀疑,充其量,我只是做法太过激了而已。”
    “你还会被认为,这是在奉命进行打击报复。”孟绍原笑了:“松井友哉和川本小次郎的死,激怒了军方高层,所以,你在奉命打击报复,真是绝妙的理由。”
    “不过这次,还是得靠你的配合。”小川次平也是微微一笑:“这次,是一次严重的事件,无论对于米内内阁,还是对于汪精卫方面来说,都是一次极为沉重的打击。
    米内必须要对日本政府作出交代,汪精卫也必须尽快稳定住涣散的人心,所以我在上海这么胡搞一气,其实是很多人都乐意看到的。
    只是我还是要检讨,我做的太激进了,应该循序渐进,这样能够让更多的日本人和汉奸倒霉,可惜啊,结束得太早了。”
    “已经不能够再优秀了。”孟绍原丝毫都不吝啬自己的溢美之词:“这给我们争取到了足够的时间,来重新部署我们的战略。”
    “成了,不必再互相吹捧了。”
    小川次平在过去,应该是个非常开朗的人。
    只是长时间的潜伏,也许让他把这种性格也深深的隐藏了起来。只有在面对孟绍原,面对自己人的时候,他才会偶尔闪现一下。
    孟绍原心里其实有很多疑惑的。
    小川次平是怎么成功完成潜伏,并且坐到今天这张高位的。
    吉茂大悟和他究竟是什么关系?
    吉茂大悟又是不是自己人?
    太史巍和他又是什么关系?
    可这些,他都没有问。
    如果小川次平本人不愿意回答,再怎么追问都没有必要。
    “我们在日本,还有一些自己人。”小川次平随即说道:“在中国,同样有我们发展起来的一些成员,为此,我们用了非常漫长的时间。”
    我们?
    他用了“我们”!
    那么,这些年,小川次平,或者叫他赵乙丑更加合适,他不是在那孤军奋战!
    “我们这个组织,叫‘墨组’。”小川次平似乎并不介意使用“我们”:“墨的意思有两层,第一,是效仿古代的墨家。其二,是我们这些人,都生活在黑暗中。”
    墨组!墨组!
    孟绍原牢牢的记住了这个名字。
    “那么多年,我们只发展出了十五名成员。”小川次平缓缓说道:“我们构筑了自己的情报网和联络方式。而且在日本政府内部,我们也偶尔发现了和我们的志同道合者,并且顺利的和他取得了联系,建立起了同盟,和我进行单线联系进行合作。”
    “尾崎秀实?”
    孟绍原脱口而出。
    小川次平脸色大变:“你怎么会知道的?”
    也难怪他会那么震撼。
    整个组织,只有自己一个人和尾崎秀实联系,其他组织成员根本不知道尾崎秀实的存在。
    他的身份一直隐藏得很好。
    可是,一个远在上海的特工,居然一口就说出了这个名字?
    难道是暴露了?
    我怎么会知道的?
    我怎么能不知道?
    孟绍原心里苦笑一声。
    日本首相近卫文磨的亲信,“近卫文磨早餐会俱乐部”的成员。
    1937年进入日本内阁核心权利机构,成为当时首相近卫文磨的“嘱托”(顾问)兼私人秘书。
    但他的真实身份是,德国间谍理查德·佐尔格的“拉姆扎”小组的核心成员!
    他是一名间谍!
    一个潜伏在日本核心权利阶层的间谍!
    “尾崎是我的第一个、也是最重要的助手。我们的关系,无论是私交还是工作交往都非常融洽。他从日本人那里为我搞到了许多准确、全面而又有价值的信息。他所提供给我的日方情报,占了我的情报来源的四分之一。尾崎是个非常了不起的人。”
    这是佐尔格对于他的评价。
    即便是后来他的身份暴露,在接受审讯的时候,负责审讯他的日本法官高田也说:
    “尾崎也好,他的德国同志佐尔格也好,都是了不起的人物。两个人都是廉洁高尚的人,而且头脑都十分聪慧,为了守护自己所信仰的主义,有着一团烈火般的激越的灵魂,令人想起古代的志士仁人。我虽然作为法官在审问他们,心里却是深深地敬佩他们的。他不仅没有收取一点工作经费,反而还从自己并不宽裕的收入中缩减出钱款来充作行动资金,在金钱上,他没有丝毫的污点。”
    一个能够得到敌人尊敬的人,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尾崎秀实的身份是绝密,可是在孟绍原的面前,却没有任何的秘密可言。
    孟绍原早就想好了借口:“当初尾崎秀实曾经在‘朝日新闻’工作过,在上海待了好几年,也正是凭借这几年的时间,他成了有名的中国通,引起了日本国内的注意。
    但后来我在查阅资料的时候,发现他在上海,接触过大量的中国人,并且做出了一些很让人费解的行为,所以当你说起后,我第一个就想起了他。”
    他的话,有一些其实是经不起推敲的。
    但是,小川次平却基本上相信了他的这个解释。

章节目录

迷踪谍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西方蜘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方蜘蛛并收藏迷踪谍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