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灵乾坤镯被叶小川从噬魂老妖手中夺回来时,充满着凶煞邪气。
    后来,玉机子通过从北疆精灵族那里盗来的生命之水的精华,玄灵乾坤镯中的污秽邪气,已经被祛除。
    但随着这几年玉机子不断的吸收炼化煞气与阴气,玄灵乾坤镯似乎也受到了影响。
    原本玄青色的光幕中,可以隐隐约约看到一缕黑气缠绕其中。
    这是玄灵乾坤镯又开始黑化的先兆。
    但这种黑化,让此镯的威力不减反增。
    有玄灵乾坤镯的光幕结界护体,饭桶的音波咆哮攻击就打了许多折扣。
    被黑气包裹的玉机子,发出了一阵令人头皮发麻的狞笑。
    诛神魔剑脱手而出,直接射向了体型庞大的饭桶。
    饭桶怒吼一声,巨大的熊掌横扫而出,竟然抓住了射来的诛神魔剑。
    说书老人与元小楼都是大吃一惊,齐声喊道:“饭桶!小心!”
    还是晚了!诛神魔剑强大的吞噬力被催动,饭桶只感觉自己一身气血,都在疯狂的被手中的魔剑吞噬。
    饭桶怒吼连连,想要甩掉熊掌中的魔剑,但那柄魔剑吞噬之力实在太强大了,竟然如跗骨之蛆,牢牢的吸附在饭桶的熊掌之上。
    只是几乎呼吸,饭桶巨大的熊掌,已经被诛神魔剑吞噬的小了一圈。
    看着饭桶痛苦的咆哮,元小楼哪里还能再隐藏身份。
    她怒叱一声,揉身而上的同时,双手中各多了一柄长长的,类似铁棍的武器法宝!正是她的本命法宝,杀手锏!转瞬之间,她就掠到了饭桶的身边。
    此刻饭桶变身之后,体型高达六七丈,元小楼的身体,还没有饭桶的熊掌大。
    她站在饭桶的巨掌掌心,高高举起右手,全身真元灌入杀手锏,狠狠的砸在了依附在饭桶掌心的那柄绝世魔剑的剑身之上!砰!一声巨响,诛神魔剑终于被震飞了。
    饭桶得脱大难,立刻护着掌心的元小楼向后面翻滚。
    顿时间,积雪横飞,好几颗巨木被饭桶的身体撞断。
    “杀手锏?”
    苍云门与千面门,曾经有过很长一段时间的蜜月期,两派弟子联姻无数。
    玉机子与班媚儿,曾经也是你知我深浅,我知你长短的故交。
    自然对千面门历代门主的信物杀手锏极为熟悉。
    他只一眼,就看出了此刻这个叫做“叶楼儿”的姑娘手中握着的,就是杀手锏。
    他似乎很吃惊,道:“杀手锏怎会在你的手中?
    你是元小楼?
    不可能!十年前你在苍云山上被紫阳神匕刺穿五脏六腑,不可能还活着!就算是花无忧,也不可能救活你!”
    玉机子的声音说到最后,已经变的十分的尖锐!笼罩在身体外层的玄青光幕,以及内层的黑气,迅速的消散。
    玉机子的那张脸,出现在了元小楼与说书老人的面前。
    今夜他一直在隐藏身份,以黑气包裹全身,让人看不清他的样貌。
    也不知道为何,此刻玉机子周围的黑气,竟然全部消失了。
    这一幕,让说书老人与元小楼都是吃惊不已。
    难道说,玉机子已经无所顾忌了吗?
    自己二人看到了他的脸,这是要铁定了心要杀人灭口啊!就在元小楼吃惊愕然,觉得自己与爷爷今夜必死无疑的时候。
    说书老人眉头一跳,似乎想到了什么。
    他立刻跳了出来,叫道:“不错,她就是元小楼!既然阁下露出了真容,丫头,你也不必再隐藏身份了,恢复你的本来面目吧!”
    元小楼闻言,心中又是一阵惊愕。
    但她还是按照了爷爷的话,伸手在自己后脖颈的位置推拿几下,她的脸颊开始扭曲变形。
    转眼间,一个样貌普通的农家姑娘,就变成了一个美丽漂亮,肌肤白皙,眼睛大大的绝世小美女。
    玉机子看着面前熟悉的脸颊,他的身子微微抖动了几下。
    沙哑的道:“还真是你!没想到花无忧的本事这么大,竟然将你救活了!小楼姑娘,多年不见,如今你我以这种方式相见,是不是很吃惊?”
    元小楼的眼中划过一丝恐惧之色。
    她想狡辩自己没见过玉机子,但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
    玉机子谁不认识?
    自己说不认识他,只怕连饭桶都不会相信吧。
    片刻之后,她苦笑道:“玉机子掌门,我不是你对手,你要杀就杀了我吧,请你放过我的爷爷,与这头大猫熊。”
    忽然,说书老人淡淡道:“他不会杀你的,就像他不会杀你的母亲一样。”
    玉机子与元小楼同时低头看向了站在雪地里,拄着竹竿布幔的说书老人。
    玉机子冷笑道:“你想说什么?”
    说书老人道:“老夫说错了吗?
    你连好兄弟元秦都杀了,为什么没有杀斑竹水?
    为什么没有杀元少钦?
    以你的智慧,应该早就知道元少钦这些年在苍云门的真实身份。
    你没有杀他们,只因为四个字,血浓于水。
    你就算再怎么穷凶极恶,也不会杀死自己的后人。”
    此言一出,场面瞬间一片死寂。
    玉机子表情瞬息万变,凝视着说书老人。
    这一次,说书老人并没有再表现出害怕的样子,而是以一双浑浊又睿智的眼眸,直面玉机子那杀人般的眼神。
    元小楼叫道:“爷爷,你说什么?
    什么血浓于水?
    什么后人?”
    说书老人淡淡的道:“世人都知道,班媚儿有两个女儿,班竹月与斑竹水。
    可是世人从不知道,她是与谁结合,生下的这两个女儿。
    如果老夫没有记错的话,那是三百四十年前,在凤凰山天凤洞府一个风雪之夜……”玉机子厉声道:“住口!你到底是谁?”
    元小楼懵逼了。
    她就算再傻也明白了爷爷话中的意思。
    自己的姥姥,是和玉机子结合了,才生下了自己的母亲与大姨。
    按照这个辈分来说,自己,弟弟元少钦,表弟李问道,都是玉机子的外孙女!元小楼喃喃的道:“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我怎么从没有听说过……姥姥与玉机子差一辈呢!他们相差几百岁呢!”
    说书老人道:“他们虽然差了一辈,但年纪相差并不算。
    修真者不是凡人,除非超过三百岁才会看起来有些苍老。
    你的姥姥班媚儿,修为极高,又通晓养颜之术,当年她不过两百岁而已,正值青春年华,由于驻颜有术,看起来不过二十三四岁模样。
    玉机子那个时候还叫做杨玄,年纪七八十岁,他们二人结合,是很正常的。
    只是,因为他们在辈分上相差一辈,所以不敢公开这段不伦之恋!”

章节目录

仙魔同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流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流浪并收藏仙魔同修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