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新,你真的觉得没问题吗?无神家的人不是说那个人已经不再信任你了吗?”修对着夏新问道。

    “不用担心,卡尔海因茨不会阻止我的,比起一个没有利用价值的弟弟和一个对他满怀仇恨的女人,我这个已经快要完成觉醒的亚当可是有用多了,也许他的吸血鬼变革之路会少不了我的协助。”夏新笃定道。

    “但是你有把握吗?里希特毕竟是那个人的弟弟,他与科迪莉亚搅合在一起…还有那个人,他的心思太深,我们真的猜得透吗?就算他说是为了一场变革,但那又是真的吗?”说着说着,修的眼中担忧更胜:“立新,我只是不想让你有危险。”

    “不用太担心,我不会轻易让自己陷入险地的,更何况还是因为那两个人。”夏新说着说着眼中逐渐带上了煞气:“再也不要让那两个人有机会…”

    “立新…”

    “好了,先不说这些了,难得最近的状态好很多,提这些影响心情的东西干什么。”

    没错,夏新自从那次和无神家的几人的会谈后,暴走次数便逐渐的减少了,而且每一次的失控都不再像过去那样好似野兽般,理智完全丧失,这不得不让他猜测,是不是因为自己心态上的一些改变会影响觉醒的速度,又或者还是因为夏娃对自己的态度?但想到现在夏娃似乎注意力都在悠真身上,夏新也就排除了第二个猜想,那么自己在哪一方面的心态改变让自己可以加快觉醒呢?

    结合了夏娃,夏新感觉自己有了一个答案,那就是自己真正的接受了夏娃、不,是小森唯,不是依然将对方看成一个夏娃,不是将她当做妹妹的替代品,而是将她作为小森唯去看待,甚至去关心对方,接受她的存在,以及对自己的一些影响。

    当然,这些夏新没打算让修和悠真知道,以悠真简单粗暴,缺乏冷静的性格,恐怕还顾不上他的解释就去找少女的麻烦了,他还真怕对方做出什么伤害小森少女的事;至于修,夏新很清楚他对于自己与少女间的关系有多敏感,对于少女对自己的影响有多警惕,告诉他这些难保他又不会多想,夏新并不想修和小森唯之间闹得不愉快,不仅因为自己,还因为埃德加。

    似乎真的想要多休息休息,夏新现在是一点也不急着回逆卷家,毕竟一回去就要面对一群熊孩子,不如在这里,有琉珲管着那几个最熊的,他一点都不用操心,也不用担心天天被谁谁谁诱惑,只要吃饱喝足好好歇息,生活是要多惬意有多惬意,至于修,皓被琉珲管着,悠真忙着小森唯的事,所以也就没人在意他留下的事了。

    岭帝学院的夜晚,又再次迎来夜之血族。

    依然不想去听那些无聊的课程,暂时也不想去接近其他逆卷家的人,夏新再次做了逃课的坏学生,自从和礼人发生过那些事后,夏新就不怎么乐意去天台了,所以他穿过了长廊,决定来到小花园看看风景。

    下课铃响了,许多学生开始回家。

    夏新一个转身,吸血鬼的良好夜视能力刚好可以让他透过玻璃窗户看到教室里正在打扫的小森少女,过了一会后,少女的身影消失了,知道少女要去做什么,夏新想了想,觉得反正闲着没什么事,便身形一动,来到那个教室门口,堵住了刚好要出门的少女。

    看着少女手上抓着装有满满垃圾的袋子,以及还有一堆装不下的垃圾,夏新直接从新拿个袋子将垃圾装起来,接着还将少女手中的也拿了过来,对着慌张着想要再抢回来的小森少女摇摇头说道:“这种又脏又累的活还是交给男人比较好,女孩子就不要这么辛苦了。”

    “可是…这是我的工作,我不能麻烦立新君啊!”

    “好了好了,对于拥有特殊能力的吸血鬼来说,这并不是什么麻烦事,所以你也不用在意。”夏新说完,也不等少女再做反应,便直接提着垃圾消失在教室门口。

    来到焚烧垃圾的火堆处,夏新将手里的东西一丢,忽然一阵风吹来,看到更加迅猛的火焰,夏新脑中无可避免的出现了那一幕幕自己被焚烧的画面,手不自觉的攥紧拳头,丝毫不顾指甲戳破的皮肤已经流出血迹。

    “立、立新…立新君…”突然出现的呼喊声让夏新猛地从过去的画面中惊醒,转头看道正向这里跑来的小森唯。

    “立新、君,你、你、这次麻烦你……咦?你的手!!”少女有些急切的抬起夏新的手喃喃道:“流血了啊,怎么办,要去医务室吗?”

    “呃,小伤而已,用不着去医务室的。”夏新无奈的对着紧张的抓着自己的手的少女摆摆手:“吸血鬼的身体素质很强,所以很快就会恢复的。”

    “那、那好吧……”听到夏新的话,少女刚要放下夏新的手,就听到了一声怒吼。

    “你们在干什么!?”

    随之而来的是一个高大的身影怒气腾腾的一拳,将推开少女后来不及完全闪开的夏新刚好打的向一边的火堆处倒去,感受着那逐渐靠近的熟悉灼热感,夏新反而变冷静了,接着便感觉到手一疼,而这一幕也恰好让刚到这里的修看到。

    “立新(君)!!!”小森唯和修的惊叫声同时响起,而修的眼中闪过一丝惊恐,神情第一次带上了慌张,顾不上这里是学校,也顾不上对火的恐惧,直接用吸血鬼的能力来到夏新身边将人一拉。

    修拉着夏新迅速的离开火堆边,看着没什么大损伤的夏新松了一口气,然后一把抱住夏新,声音仍然带着颤抖道:“你吓死我了。”

    夏新没有说什么,只是想轻轻的拍拍对方的肩,结果一抬胳膊,便露出了那原本就流了血,现在又被烧伤的手,看到那被烧破皮,流着血,显得异常可怖的伤口,修的脸色彻底冷下来了,紧接着眼中便带上了熊熊的怒火,猛地转身向着悠真狠狠得揍了一拳,并没有放过被揍到一边的悠真,修这次拿出了让人惊讶的狠劲,拳拳带风,脸色都有些狰狞了。

    “修、修君,不要再打了,拜托你不要再打了!”小森少女焦急的在一边喊道,几次想要冲上前阻拦两人,都被夏新拦住了。

    不可否认,被人这么突然的揍了一拳,还差点掉进火堆里,这让夏新很不爽,让他不爽,那么那个惹到他的人怎么可能不付出点代价,至于拦住小森少女,除了知道就算放任她进去也根本拦不住现在已经因怒气暴走的修,只能白白受伤和激化矛盾外,也是有让修去教训对方一顿的意思。

    感觉两人打的已经够了,夏新上前一手抓住一个人挥向对方的拳头,说道:“已经可以了,现在还在学校里。”

    修眼神中依然泛着冷意看着悠真:“我说过,就算是埃德加,我也不许你伤害立新,再有下一次…”修冷然的脸上挂上了杀气:“我就不会再客气了。”

    “切,你这还客气了吗?”悠真擦着脸上的灰不屑道:“老子也不需要你的客气,打架什么的老子从来就不怕!”然后转头看着夏新道:“喂,你,刚才是我太过火了啦!不过你真的不能躲过那个火堆吗?”

    “阿列?这个嘛……”夏新没有说下去,而是转移话题道:“我想现在最重要的是处理各位伤员的伤势吧。”

    “也对哦。”悠真很快便抛下了那个疑问,对着小森唯道:“喂,母猪,我们回去啦,你来给我处理伤口!”

    “呃、啊,好的。”小森少女原本有些担忧的看着夏新的手,修冷冷的一眼扫下去,小森少女瞬间感觉背上一股凉飕飕,听到悠真少年的话,立马作出决断,跟着悠真少年离开了。

    远远的还听到两人的对话…

    “你和逆卷立新那个家伙刚刚手拉手在做什么?”

    “悠真君你不要乱说!我们哪里有手拉手!?”

    “哼,老子看的清清楚楚,你拉着那个家伙的手!”

    “那是因为他受伤了……”

    “哦~?手拉手啊…”修似笑非笑的看着夏新:“真是关系亲密的‘好妹妹’啊。”

    “因为唯看到我的手流血了,所以很担心…”

    “那是因为什么受的伤?”修脸色严肃了。

    “没什么,是我自己的问题。”夏新轻叹了一口气:“看到那个火堆,我便想起了过去的一件件,当我靠近后,那灼热感,让我既恐惧又…痛恨啊。”

    听到夏新提起火堆,修的脸色又是一阵苍白,拉住夏新说道:“你靠近那个火堆做什么!?不知道那种东西很危险吗?”

    “我要往里面倒垃圾啊。”夏新无奈道。

    “我记得你今天不用值日的。”

    “你怎么知道的?”夏新黑线了,修作为一个高三的学生,两人教室差那么远,可对方却这么了解自己的值日时间,这实在很可疑。

    “哼,观察仔细一点,有什么事是发现不了的。”修背靠着大树,神色疲懒的说道。

    “话是这么说,不过你这个每天都睡不醒的家伙有做过观察这种事吗?”夏新不客气的吐槽了。

    “先别管这些,你为什么会来倒垃圾,我想…不会是因为小森唯吧。”修的眼神在夜色下转为暗蓝,里面的情绪也随之一一隐藏。

    知道对方想要一个解释,夏新扶额道:“你就当做我是在帮自己的‘好妹妹’值日吧。”

    “哼,真是个让人羡慕的‘好妹妹’。”修自嘲一笑:“能这么轻易得到你的关心。”

    “我真的不会和唯有其他关系的啊!”夏新已经想捂脸了,紧接着手一疼,夏新忍不住的“嘶——”了一声。

    修立刻抛下自己那点不爽,拉住夏新的那只手,略带紧张的道:“你怎么样?很疼吗?”见夏新没有说话,一脸痛苦,修更加急了,便拉着人就向医务室的方向走去,口中还说道:“算了,我们先去处理伤口。”

    “呃,没那么严重吧。”夏新迅速的恢复正常说道:“很快就会好的啊。”

    “你骗我?”修不爽的眯起了眼睛。

    “喂喂喂,我刚才是真的疼诶,不过伤口确实不重,我们就不用去医务室了吧。”

    “为什么?”修疑惑道:“医务室里有什么让你忌惮的吗?”

    “怎么说呢,新来的那个校医让我感觉不简单,他……似乎隐藏了什么强大的力量。”夏新皱眉说道:“现在夏娃觉醒在即,那个充满未知的校医,我不得不警惕。”

    “你这么一说,我才想起来,好像是有一次见到那个校医在和你那个好妹妹说些什么,当时的他身上的气势确实…”

    夏新没有管那个“好妹妹”,而是沉思着猜测起那个校医的身份来,突然瞳孔一紧,忍不住喃喃道:“不会吧…不可能啊…难道真的会是他…”

    “你想到了谁?”

    夏新闭上眼睛,艰难的吐出一个名字:“卡尔…海因茨。”

    “什么!?”修的脸色一变:“他怎么会来这里?”

    “为了夏娃吧。”夏新神色沉重的道:“应该没错了,他从那么久就在计划着这一切,不管是不是真的为了吸血鬼的变革,对于亚当夏娃诞生的期待却是错不了的,虽然很难想象,但为了他最期待的这一刻,那个人亲自前来监督也不是不可能。”

    “那现在呢?”修脸色也凝重了:“那个人真的不会妨碍我们吗?”

    “不会。”夏新突然一扫沉重,充满自信的道:“我说过,那个人对于亚当夏娃的诞生充满期待,所以…”眼中精芒一闪,夏新的声音低沉了下来:“所以,一旦那两个人阻碍了这一切,阻碍了亚当夏娃的觉醒,那么,我想那个人应该会比我们更乐意铲除他们。”

    “你想做什么!?”修紧紧握住夏新的手:“我不想你做什么危险的事,你没必要为了置那两个人于死地而伤害自己。”

    “我没那么傻。”夏新微微摇摇头,抽出了自己的手说道:“不过是想引导卡尔海因茨以为那两个人有意阻碍他的计划罢了。”

    “呵,在那个人的身边,你真的变了不少。”

    “你是觉得现在的我很阴险吗?”

    “不,没有必要对敌人仁慈。”

    夏新轻笑,抬起自己受伤的手道:“好了,你不是说还要为我处理伤口吗?那我们走吧。”

    “这是…去医务室的方向?”修疑惑了:“你不是忌惮那个人吗?”

    “没关系,别忘了我现在可是正在觉醒的亚当,我现在觉得,让他知道这个身份,也许会让我们方便许多。”

    “是吗。”突然想到了什么,修又开口道:“之前埃德加问你的那个问题,你当时真的躲不开那个火堆吗?”

    夏新笑笑:“嘛,这个问题还用问吗?反正我已经不是那个吸血鬼之耻了啊!”

    听到夏新这么说,修也已经明白了他的答案,心中放心了一些。

    当然经过这次的火堆事件,夏新又有了新问题,那就是修现在将他看的很紧,比如说,当琉珲不在时,家里没人做饭,一直保持着人类一样的饮食习惯的夏新只好亲自动手去厨房做饭,但是切好菜,准备好配料,刚刚打开火准备烹饪,谁知身后一双手将他给迅速的拉到一边,夏新回头,看到对方眼中还未散去的惊恐,一时间倒也说不出什么责备的话,但看看已经燃起的火和还在一边放着的菜,刚想走过去,拉着他的手一紧,就是不想让他靠近那里,夏新无奈了:“我说,你不让我过去,但那火就这么烧着也是很危险的啊!”修还是没有放手,夏新再接再厉的说道:“会引起大火灾的,会烧了这栋房子的。”谁知修直接说道:“那你现在就跟我离开这里,至于这栋房子,我会赔偿的。”夏新直接无语闭嘴了。

    又比如,夏新想去买个烤红薯,结果看到那个炉子里烧的红彤彤的,修不由分说,立刻将他拉走,边走还边说:“那种和火挨得近的东西都很危险,以后你都不要靠近。”

    知道他在担心什么的夏新黑线的说:“喂,你在害怕什么啊,红薯是在炉子里,但一来又不需要我们自己去拿,二来烤好的红薯就在上层,根本就不会被烧到啊。”

    结果修直接来了一句:“我说了,那个东西离火太近,你之前刚被烧到手,这种东西我一律不会让你靠近的。”

    夏新-_-|||:“#¥¥%!#¥%……”

    这些日子以来,夏新被严令禁止接近各种和火有关,甚至是冒一点烟的东西,充分感受到了修对火的恐惧,夏新也不是没有想过帮助对方打消这点恐惧,但修每一次看到火直接就拉着他绕道走,夏新想劝说他,但在这一点上,修的态度也异常鲜明,夏新便也没有办法了,毕竟不去接近,这种恐惧就不能完全根除。

    而另一方面,小森唯和悠真之间却是进展良好,不知道那次的处理伤口都发生了什么,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变得更加亲密了。但同时,夏新每次看到小森唯,眉头都会止不住的皱得更深,因为对方身上科迪莉亚的气息越来越明显了,他知道,这也是因为对方觉醒在即的缘故,没有过多犹豫,夏新决定让修回去监督里希特。

    “你真的要让我回去吗?”

    “没错。”夏新点头道。

    “可是你现在的状况虽然越来越好,却不能保证什么时候就会再次失控,到时你要怎么办?”修有些不放心的道。

    夏新从兜里拿出现在随身携带的药,说道:“这是怜司送来的稳定情绪的药,加上现在失控也没那么严重了,所以你不用太担心。”

    “怜司?”修眉头轻皱:“你什么时候和他接触的?”

    “是在学校里啦,就是他的那个实验室里。”说完,又有些不确定的道:“不过感觉他和悠真……”夏新没有再说下去,而是看着脸色微变的修。

    “我记得…埃德加跑去被烧的村落时,我本来想跟去的,但却刚好遇到了怜司。”修脸色不是很好:“现在想想,他去那里到底是干什么的。”

    “别多想了。”夏新开口劝道:“悠真现在还活着,而且好不容易有了一个新生活,你也不要去钻那个牛角尖,怜司…至少对于逆卷家是真的有意付出。”

    “我知道。”修上前抱住夏新道:“那我走了。”

    “嗯。”夏新拍拍对方的背。

    修离开后,夏新想到了怜司,脸色迅速严肃了下来,他完全猜测得到,怜司绝对和埃德加被烧的村子有关,甚至于他就是那个造成一切的凶手,即使那时的怜司还只是个小孩子,但逆卷家的孩子不同于普通人,他们是吸血鬼,而且还是吸血鬼帝王的儿子,不管平时表现的如何,骨子里的狠绝还是有的。

    但问题是,他不知道怜司想做什么,是要刻意激化悠真的仇恨?可是有必要吗?他真的有那么恨自己的大哥吗?

    不过不知道目的不要紧,至少夏新清楚怜司重视的是什么,知道用什么方法可以阻止对方针对悠真的动作,所以夏新拿起手机,拨通了怜司的号码,脑中顺便组织着语言进行谈判。

    “喂。”

    “怜司吗?”夏新语气淡漠:“你和埃德加的事情……”

    “呵,知道的很快么。”

    “烧了村庄么?”

    “哼。”

    “没有否认。”夏新低笑:“看来你是承认了。”

    “怎么,你在担心我对无神家失忆的那个不良做什么?”

    “需要担心吗?你还有功夫去管他吗?”

    电话里一阵沉默,突然响起的声音带上了明显的冰冷:“你什么意思?”

    “逆卷家的成败在此一举了。”夏新在电话这头挑眉:“科迪莉亚复活在即,你不打算做些什么吗?”

    “你在拉拢我?想要让我给你当打手吗?”那头的怜司嗤笑。

    “我想你也不愿意让那个女人和她的那个情|夫把逆卷家搅得乌烟瘴气吧。”

    “勉强接受你的邀请,不过你也用不着拿这种借口来拖延我,毕竟现在的无神悠真没什么让我出手的必要。”说完,沉默了一下:“以后好好待那个家伙。”

    “啧啧啧,关心哥哥的别扭弟弟啊!”

    “哼,只是因为他是逆卷家的长子罢了。”说完便挂了电话。

    夏新看着手机轻笑:“不管怎样,都算是有个意外收获啊。”

    作者有话要说:第二更~俺这次日更一万二诶!!!

    其实昨天就码好这两章了,不过码完第二章就断网了tat,所以只能在今天找时间发~

    好像很多人并不是很期待失忆症…不过失忆症确实不好加进去,因为里面的故事都是单独的,就算是动画也都是分成5个世界,每个世界主要写一个男主,而且能写的线只有女主被后援会欺负什么的,针子已经玩了本篇和它的later篇,好吧,玩完蝶毒后,这个游戏只玩完了toma一条线qvq,我还是再找找其他的动漫吧……

    咳咳,话说有几部游戏,像norn9、十三支演义都要被动画化了,针子最近都在推,不知道大家玩过没哈~诶黑【搓手~

章节目录

[综]夺走你的情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两面针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两面针子并收藏[综]夺走你的情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