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修睁开还有些迷蒙的眼睛,还没有完全清醒的脑袋在看到这个陌生的房间时,并没有反应过来,直到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传来…

    “你醒了。”夏新背对着修站在窗台边,似乎听到了修的动静般,头微微转过来了一点,却仍然没有让修看到他的表情:“你…感觉怎么样?”

    “立…新?!”似乎对于夏新没有丢下自己而欣喜,修一向平缓的语气带上了些微颤抖的上扬:“原来你…还在…”

    “嗯,我在。”夏新难得的语气带上了点温柔,接着又有点叹息的道:“你已经连续两天的大量失血了,而且每次还要…呃,总之,你感觉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对于修,夏新还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但要他再次抛下对方离开就算是他自己也觉得过分了,更何况自己每次暴走不只是去吸人家的血,还占了人家的身。

    早上清醒过来的夏新在看到身边人的状况时,一下子就知道自己又做了那些事,连续两次发生关系,夏新也算是明白自己不可能和对方划清界限了,连攻略线都已经点亮了,那么既然双方已经注定要纠缠,那夏新也决定尝试着不再为了对方性别而烦恼,尝试着去以这种全新的关系来相处,不得不说,修的坚定让他很震动,所以他愿意给对方一个机会,尽管他自己也许永远都做不到像对方那样的为了谁谁谁做出如此大的牺牲,因为他的自私,注定了哪怕是那些不得以的牺牲,都要有足够的利益不会让自己吃亏,就像上个世界的那场车祸。

    所以,这次的夏新没有再逃避,即使毫无相关经验的他,因为压根就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修,以至于都不敢转身了。而这也让夏新觉得很丢人,想要关心的话一出口,也就是干巴巴的问一句“感觉怎么样”。

    “我没事。”修轻笑:“只是头还有点昏,可能真的是最近失血过多了吧,不过你为什么不转过来说话?”

    夏新略一犹豫,还是转过了身,有些尴尬的摸摸鼻子,接着便是一脸严肃沉重的说道:“这个…是我不好,我无法控制自己的失控,所以如果你不想有事的话,最近就不要接近我了。”

    “那你失控了怎么办?”修眼皮微抬,脸上笑容消匿,面无表情的看着夏新问道:“以你如今的状况,根本就不能够离开血液的供给,你让我不要接近你,那你在失控时去找谁呢?”修黯然一笑:“对了,还有礼人愿意让你吸,绫人更是最早被你吸过的,我在瞎担心个什么啊……”

    “不要乱想,我不可能因为这种事情就去找他们。”夏新皱眉说道:“你们毕竟是逆卷家的少爷,能吸到你们这么多次血我已经很好运了,如果再来,恐怕卡尔大人也不会放着不管的,而且…”夏新看着修苍白的脸色轻轻叹一口气:“我也担心你会承受不住。”毕竟他失控起来那是有要把人吸死的节奏啊。

    修看着夏新良久,终于轻轻的笑出声来:“嗯呵…”

    “怎么了?”夏新有点疑惑:“有什么好笑的吗?”刚刚不是还一副不爽的样子的吗?

    “没什么,只是突然觉得有点高兴。”修含笑说道:“你在关心我。”

    “是。”夏新干脆的承认:“我确实不想让你有什么事。”

    听到夏新的承认,修笑得更加愉快,而看到这一切的夏新却难得的有些愧疚。

    他知道自己的关心并不纯粹,就算已经有了另一层关系,但这也只是更加紧密了两人的联系而已,更何况献出契订的修是目前他唯一能够信任的人,对于科迪莉亚随时醒来的现在,他不能减少任何一个可用之人,再一次的焚烧之苦,他已经不想去尝试,所以即使这对修不公平,但他还是要说声抱歉。

    想起曾经的生活,夏新不禁扪心自问:这难道就是习惯的可怕吗?他已经无法再去单纯的关心一个人了吗?

    内心的思虑并没有让夏新打破表面的淡定,他依然毫无破绽的和修说着话,顺便帮修支起身体,同时暗藏起心中的矛盾。而修虽然平时就很少动弹,也经常躺着睡懒觉,但像现在这样浑身无力还是第一次,难免的有些不习惯,但看到在一边伺候的夏新,修突然间觉得这样的情况其实很不错。

    并不知晓对方想法,夏新将一切搞定后,神色认真的说:“从现在开始,你听我的,不要接近我。”

    “可是…”

    “没什么好可是的,我已经让怜司帮我准备一些稳定情绪的药了,失控时应该可以维持一段时间的冷静,而我也会尽快找办法让自己摆脱这种状况,至于你……”夏新抚摸着修的鬓发道:“我现在要你认真的恢复身体,如果你不同意,我就用契订强制命令。”顿了一下,不知为什么,夏新又半开玩笑的加了一句:“你放心,我不会找任何人去吸血的,所以如果我真的忍不住了,你可不要闭门不见啊!”

    “我永远不会拒绝你。”修溢满笑意的蓝眼睛看着夏新,心中涌出一股满足感,真好,自己的付出并非完全没有收获。

    已经决定面对修的夏新原本想回到逆卷家的,但突然想到小森少女已经被带到了这里,自己的失控又与小森唯密不可分,想要找到接触这种状态的方法,夏新知道,还是得从身为夏娃的小森唯下手,所以便也不急着回逆卷家了,连带着修也赖在了这里,这让无神家的四人十分不满。

    “新酱就算了,那个懒洋洋的大少爷算是怎么回事?”皓不满的说道。

    “那个呀…”琉珲冷笑:“某人欠下的债罢了。”

    “我们这里有人欠了那个大少爷钱吗?”悠真疑惑的问道。

    “欠了多少?大不了让我来还他!”皓满不在乎的一挥手,土豪气质尽显。

    夏新终于忍不住了,一巴掌拍到皓的头上:“你够了!当了偶像后要不要变得这么*啊!!”

    “可是新酱,人家是在帮你耶~,那个大少爷一看就是个架子很大的,让你继续在他那里,我会担心你吃亏哟~。”皓说着说着还握住了夏新的手,眼角的余光看向刚好从夏新背后的楼梯走下来的修。

    “哼,以他逆卷立新的能为,这群大少爷有什么可以让他吃亏的,看那个大少爷现在一副虚弱的样子,恐怕是被吸了不少血了。”琉珲完全不在乎就在身边的两位当事人,嘲讽全开的说道,在看到夏新的毫无反应后,冷笑着提醒:“你不要忘记你现在的处境,卡尔大人已经不再信任你,更别提你这么多次的去吸收那些亚当候选人的血,其他的先不说,你这么做可是在阻碍卡尔大人的计划啊。”

    “那又如何,别忘了,就是因为这样,卡尔大人才会对你们充满期待,让你们有机会近距离接触夏娃啊,一旦成功,琉珲,终于可以赢过我的你难道不觉得高兴吗?”夏新毫不客气的回击。

    “得到夏娃的现在是悠真,不是我,这场胜负与我无关。”琉珲淡淡道。

    “是吗?”夏新意味深长一笑:“如果说…亚当就是我呢?”

    “你说什么!?”不仅是琉珲,连一边的其他人都震惊了,特别是悠真,脸色都显得狰狞了起来,一把抓住夏新的衣领吼道:“你说你被选为亚当了!?你不是没有吸过夏娃的血吗!?为什么…那我这又是算什么!?”说着说着,悠真就要一拳打到夏新脸上。

    夏新正要扭身躲过,却看到一双手迅速的拦住了对方。

    修并没有完全的恢复过来,脸色苍白依旧,拦住悠真的手还有点颤抖,但他仍然没有退开,脸色微冷的说道:“即使是埃德加,也不可以伤害他。”

    “啊咧~新酱,你和这位大少爷还真要好耶~,要不是知道新酱你只对女人感兴趣,我还以为新酱你和他有什么不能说的关系呢。”皓似笑非笑的来回看着两人:“不过…似乎还真不好说呢。”

    没去管皓的闲话,夏新一把挥开悠真抓着自己衣领的手,走到修的身边,握着修颤抖的拦着悠真的手,一个使力分开互相对峙的两人,接着也没放下修的手,就这么握着坐到一边,开口说道:“不要误会,让夏娃承认的亚当并非只有得到夏娃爱情那一种,事实上只要能让夏娃承认,成为亚当也不是不可能。”

    “那你对于小森唯是怎样的态度?”悠真严肃道:“你已经是亚当了,那为什么当初把夏娃接到这里时你没有将她留在身边?难道对于你来说,她除了是夏娃以外便对你毫无意义了吗?”

    “首先我要说明几点,第一,我和夏娃并不是情侣关系,我成为亚当的契机就是得到夏娃的承认而已;第二,我和小森唯一直以来的相处方式没有半点暧昧,如果真要套个关系上去的话,我希望是兄妹;第三,我没有阻拦你们将夏娃带走是因为我最近太容易失控,一个不小心,也许会对夏娃做出什么不利事情。至于悠真你,比起这里的其他人,我想我还是比较相信你的人品。至于最后,小森唯确实没有被人吸过血,这点我也从来没有骗你们。”夏新淡定的开口解释道,看着众人仍有疑惑要问出口,夏新立马又加上一句:“至于为什么我没有吸夏娃的血便能够觉醒,老实说,这点我也不怎么清楚,实在想知道你们可以去试着问问卡尔大人。”

    “这么说来,你现在的状态是…”琉珲眼神认真的道。

    “没错,我现在就是处于觉醒状态,而那些失控,就是因为觉醒引起的,我现在正在找能够摆脱这种状况的方法。”夏新点点头道。

    “那你打算怎么做?”已经清楚了事情始末的悠真也不再气恼,但想到自己居然不是小森唯选择的那个人,他不免还是有些烦躁:“如果你真的不想伤害她的话,为什么你不回逆卷家呢?”

    “因为我的觉醒与夏娃密不可分,所以当然不能轻易离开对方。”知道对方在计较什么,夏新没有在乎那明显不爽的语气,继续说道:“放心,我已经让怜司准备了一些药,或者…悠真你不认为自己可以保护好夏娃吗?”

    “哼,怎么可能。”

    “好了,既然已经没有什么事了,那我就先走了。”说完,夏新拉上修就要离开,谁知悠真又叫住了两人。

    “喂,那边那个尼特族,我很早就想说了,不知为什么,每次看到你我都有一种感觉,感觉你可以告诉我关于我以前的事。”

    夏新明显的察觉到修身体一颤,别想也没想的回头说道:“我记得你刚见到我的时候也是天天这么给我说的,想要结识新朋友也没必要只用这一套吧。”

    “喂!我明明说的是真的啊!谁让你什么都不告诉我,难道我现在问别人都不行了!?”悠真炸毛。

    “好吧,你想知道什么?”夏新笑眯眯的对着悠真说道,琉珲、皓、梓几人默默离开,他们知道,悠真这是要被忽悠了。

    “当然是过去的事了!”

    “过去的事很多,你想听哪一个?”

    “嗯…就关于我失去记忆的那一段吧。”

    “立新…”修想说什么,夏新手一拦,示意他稍安勿躁。

    “其实我还是想劝你一句,有些事情还是遗忘了会更加幸福,执着于追求没有必要的答案,费时费力,毫不划算。”

    “你不明白,像我这样没有过去,连自己真正的名字都不知道的人的感受,事到如今我已经对自己的过去一点也不期待了,察觉到的时候已经全身破烂的倒在贫民区的街上,但就算这样我还是想要知道过去的事啊!所以别说那些有的没的,告诉我真相就行了。”

    “好,我可以告诉你。”夏新止住想开口的修,回到自己原来的位置,一副要讲大长篇故事的模样般喝了口水,说道:“你的真名叫埃德加,我们三个曾经确实认识,或者说,那时的我们三个人可以算是好友吧。”

    “开什么玩笑!?”悠真似乎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般身体向后猛地一仰,指着修道:“和这个尼特族!?”

    “别这么惊讶,我那时候还是逆卷家的下人,吸血鬼中的耻辱呢。”夏新一副轻松的口气说着自己过去那不堪的身份。

    “我从来不觉得你是什么耻辱,所以那些以后就不要再去提了。”修顾不上纠结埃德加的事,紧紧握住夏新的手说道。

    夏新轻笑着对修点点头,一边的悠真不忍卒视的捂脸:“你们够了,不是说要告诉我过去的事吗?丢下一颗重磅炸弹就不管别人了吗?秀恩爱什么的能不能放到其他时间啊!?”

    夏新和修俱是一愣,但当夏新刚想分开手时,修则仍然一副紧抓不放的架势,夏新对着修的耳朵小声说道:“喂,有人家看着呢。”

    感受到耳边清浅的呼吸,修脸色有一瞬间的柔和,但嘴上却说道:“没关系,他要看就看好了,我不在乎。”

    夏新和悠真无语半响,内心同时大吼:“表面上怎么就看不出你这么开放啊!!”

    直到很久以后,再次回到这个世界的夏新才真正体会到原著里抛弃节操的修哥是多么的彪悍。

    不去纠结握手的问题,夏新继续开始讲故事(忽悠):“我知道你的疑惑,以我们三个身份的差别,确实不像是会有交际,事实上也确实如此,你与修的相遇,缘于当初还是个小少爷的他的一次逃家,而我的加入,则是因为刚好与这位逃家的少爷关系较好,所以从某种角度来说,我们三人的联系点就是修。”

    “立新…”修似乎不满什么般的皱了皱眉:“不要把你自己排除在外。”

    而悠真的反应就更大了:“什么!?我和这个尼特族是先认识的!?你没搞错吧!”

    夏新不管两人的反驳,接着说道:“至于你失去的记忆,我想应该和那场火灾有关系,具体的我们并不是很清楚。”

    “火灾?”悠真诧异道:“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说呢,当初你是一个人跑回村里的,真实的情况恐怕也没什么人知道,不过你也不要太纠结,逝者已矣,珍惜现在才是最重要的。”

    “你说的是真的吗?可我也许根本就不是什么埃德加啊!?”

    夏新喝了口水,继续说道:“你的胸侧有颗痣,而且还多了个烧伤,如果没弄错的话,你应该就是在那场火灾里伤的。”

    悠真脸色严肃了,他知道夏新说的没错,但心中仍有不少的疑问,包括那场所谓的火灾,但他也看得出来夏新似乎不打算多说。

    看出悠真想法的夏新开口了:“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是你现在知道这些还重要吗?你既然明白那些过去不值得期待,为什么还要让他们影响你现在的生活?看看你的后面,你的夏娃可是在等着你呢,现在里希特动作频频,不知道在策划着什么,她…还需要你的保护。”

    悠真听着夏新的话,扭头看过去,小森少女站在楼梯口,有些担忧的看着这边,眼神柔和了一下,猛地一个起身,拉起少女的手就向外走,远处还传来两人吵吵闹闹的说话声。

    “喂,母猪,你现在很自觉嘛,知道该去收菜了!”

    “我不是跟悠真君说过了,不要叫我母猪吗!?”

    “少来,这个称呼是老子的专属,才不要放弃。”

    “悠真君真是的…啊!好甜!”

    “嘿嘿,好吃吧,我这次可是很大方的将我的suger酱分享给你了,以后你就是老子我的了!”

    “悠真君你不要乱说话啊!”

    不同于外面那渐行渐远的笑语,在只剩下夏新和修的大厅里,是一片安静,良久,修才开口:“为什么不告诉他实情?”

    “因为我的目的从一开始就是让他放弃探索过去,告诉他所有事实只会让他更加纠结罢了,而且还凭空多了份仇恨,至于另一个原因…”夏新看了修一眼,转回眼神说道:“我知道,你对他依然还有愧疚。”

    没有去管修的反应,夏新接着说:“如果他接下来的日子能够幸福一点,你也会舒服一些,不是吗?”

    夏新说的认真,但还不等修感动个几秒钟,就又感叹道:“唯是个好女孩啊。”

    想到以前夏新和少女的亲近,修有些皱眉:“你还在想着她吗?”

    “我确实不希望她受到伤害。”

    “因为她是你口中的夏娃?话说回来,那个亚当又是怎么回事?”

    “我以为你不会在意。”夏新转过头紧盯着修:“你在不安?”

    “我没有。”

    “你不信任我。”

    “我…”

    “你仍在害怕我和夏娃之间有什么吗?”

    “……”

    “我和夏娃的事情就和我之前说的一样,而现在的夏娃是属于悠真的,你不用担心我和夏娃之间的关系。”

    “…抱歉。”

    站起身的夏新居高临下的看了修一会,转过身说道:“你不用道歉,我确实有过要获得夏娃爱情的想法,只是因为一些意外放弃了而已,不过没有想到的是,这样居然也可以觉醒。”

    修良久没有说话,最后终于轻轻吐出一句:“幸好你放弃了。”

    “以后我不介意你说出自己的不安,我想我还是有那个耐心去听的。”夏新回身轻叹。

    “不,我感觉很高兴,虽然知道你也许有其他的打算,但听到你说为了我的愧疚而做这么多后,我真的很高兴。”修湛蓝的双眼莹莹发亮的看着夏新。

    夏新则再次默默的转身,事实上他也没想太多,就是觉得自己应该补偿一点为自己付出这么多的对方而已。

    “不过看到和悠真这么和谐的唯,我也明白了,她毕竟不是她…”

    “那个她是谁?”几乎毫不迟疑的问道,慵懒的声线微微上扬,带着点点的危险。

    “如果我说她是我的妹妹呢?”夏新毫不在乎修语气中的危险,挑眉轻笑道。

    “你究竟有多少‘好妹妹’啊。”修嘲讽道,眼神中划过一丝暗芒。

    “啧啧,那真的是很少啊!”夏新有些夸张的感叹道。

    “呵。”修冷笑一声没接话,过了一会,似乎想到了什么般,看向夏新开口道。

    “对了,你今天好像还没怎么失控!”

    “好像…真的诶!!”

    作者有话要说:第一更~

章节目录

[综]夺走你的情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两面针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两面针子并收藏[综]夺走你的情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