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神家的别墅里,不客气的霸占了一间房的夏新躺在床上发呆。

    事情已经发生的太超过夏新的想象了,他怎么也无法预料到自己会和修发生那样的事情,小的时候只是将对方当做朋友,在经过焚烧后,原本不想再和对方有纠缠的夏新因为一份契订又一次和对方绑定,只是他一直以为对方会成为自己的盟友,但却没有想到,一个意外打破了一切。

    是自己的错吗?因为明知自己不对劲还偏偏跑到对方那里。

    是修的错吗?因为自己警告过了,他却还是不肯离开,当然,作为那个不仅吸了血,还占尽便宜的人,夏新怎么也无法说出这些话。

    可究竟是什么让修明知会发生这些事,他却还是要一意孤行的留下来,夏新心中模模糊糊有一个答案,但他无论如何都不敢去戳破这层纸,因为他怕事情完全失控的那一天,他们可能连盟友都不是了。

    而事实上,在两人发生那样的事情后,夏新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两人的关系了,至少说是盟友什么的,他自己也觉得怪怪的,再联系早上自己看到身边露出一半赤|裸的身体上,还布满着青紫暧昧痕迹的修时,自己先是傻了一会,再然后居然很没种的就跑了,夏新一下子又有点坐不住了,吃完就丢这种事他一向不认为会发生在自己身上,一直将其他男人视为禽兽,将自己视为好男人的夏新,感觉自己好像办了一件很渣的事。

    但又想到对方是个男人,就算自己回去,难道还能让自己像对待女人那样对修吗?这种事情别说自己,哪怕是对方本人都不会愿意接受。

    所以在想好怎么去面对对方前,夏新决定还是先在无神家待着吧。

    做好决定,夏新便也暂且按下了对修的纠结,毕竟还有很多正事要做,特别是里希特似乎已经正式现身,动作也越来越大;无神家四个人的介入也已证明,卡尔海因茨似乎开始怀疑自己了;学校的那个新校医也十分可疑,即使对方毫无破绽,但那股熟悉的感觉还是让他保持着对对方的警惕。

    至少现在对他来说,已经不是思考那些感情纠纷的时候了,夏娃的力量,已经不能再等了。

    再次翻出很久没去关注的智脑,新出的消息让夏新一瞬间惊呆了…

    【宿主觉醒中,目前20%】

    觉醒!?居然是觉醒!?这怎么回事!?他连夏娃的血都没有吸,怎么就突然可以觉醒了?

    迅速的往前翻,想看看自己都错过了什么。

    果然,不知不觉中他已经错过了那么多情报,包括突然出现的攻略线和亚当觉醒的警告。

    夏新和上一个世界进行了一下比较,发现这里的攻略线出现的契机并不是和之前一样的见一面就会有,否则早在小的时候他就收集齐所有逆卷家的攻略线了。

    每一位攻略对象的确定似乎是因为自己吸了对方的血,而让夏新感到惊悚的是,最早的攻略对象不是夏新一开始吸的绫人,而是…卡尔海因茨!?

    抹去额头上突然出现的冷汗,夏新这才想起自己曾经有一次任务差点失败,但就算最后成功了,代价却是力量的大量流失,他几乎要再次沦为那个吸血鬼之耻,已经将力量看的无比重要的夏新当然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所以在卡尔海因茨抛出那个诱惑后,夏新毫不犹豫的接受了。

    所以,夏新不仅成为了那个吸过卡尔海因茨血的人,甚至还成功的吸收了对方的力量。

    难道这样就成攻略对象了?夏新自觉受到了惊吓,立马选择忽略这条继续看下面的。

    剩下的便都是之后被他吸过血的逆卷家几人了,当然,夏新的这个结论还是有问题的,虽然吸血鬼并不一定要靠吸血才能存活,但毕竟为了成长,就算并非出于自愿,夏新还是吸过一些人类的血的,可这些人并没有出现在攻略线里,难道一定要是吸血鬼才行?或者说一定要是逆卷家的人?难道这游戏有一个隐藏线叫“*丝”逆袭了高富帅?

    而更让夏新震惊的是,这些攻略线里,居然有一个是点亮状态了,夏新知道,这可能就是说他已经进入这个攻略线了,看着点亮的修线攻略,夏新又是一阵不自在。

    【血欲缠绵——逆卷修】

    看着这个标题,刚刚经历过一些事的夏新表示还是快点翻过吧,至于【炙热引诱——逆卷礼人】和【强制掠夺——逆卷绫人】夏新直接当做没看见的跳过。

    和修的已经发生,那也就算了,可是其他人…夏新已经不想再去刺激自己现在还有些脆弱的心脏,一直认为自己喜欢女人的夏新,突然和一个男人发生关系已经让他纠结了,更别说这两个一个霸道唯我独尊,一个整个就一全年发情期。

    至于觉醒,夏新大致的整理了一下,似乎是因为当初小森唯选择愿意贡献血液的对象是自己,所以便被默认为亚当人选,而他之前的那些反应,无论是喉咙干涩对血液的渴求突然无限的放大还是时不时的头昏脑涨力量不稳定,都不过是亚当觉醒所产生的现象罢了。

    让他惊喜的是,那个智脑给的他原本以为没什么用的帕子,居然就是用来收集夏娃血液的工具,也就是说,那块帕子因为收集了夏娃的血,以后夏新再去吸取别人血液的时候,就能够获得等同于吸收夏娃的血的力量,当然,如果对象更强的话增加的力量也会更强。

    但夏新现在不敢去感受那股力量,毕竟像自己这样一不小心就会暴走的状态太危险了,何况这里也没有人供给他去吸,无神家那几个和卡尔海因茨联系紧密,和他现在关系微妙的人他也并不想碰。

    将智脑的信息看完,夏新一瞬间感觉到了一股疲惫感,他不想管为什么那么久以来,积累的这么多信息智脑会一点提示也没有,夏新权当是自己不小心触碰了什么机关屏蔽了它。

    而已经确定了自己是亚当的夏新心情稍微的放松了一下,不管怎样,有力量,能变强,对自己而言都会是一件好事。

    “原来现在的我还能想这么多啊…”夏新有些自嘲的想,刚刚翻了一下原著中逆卷家几人觉醒的情况,确实比自己惨烈多了,也许是因为多了智脑的缘故,夏新并不像他们那样一直保持着想把人吸死的饥渴和话都说不利索的虚弱。

    可以说,夏新的每一次发作反而更具有攻击性,就比如在天台上和礼人的一次,又比如在逆卷家和修的那次,甚至是在实验室里面对怜司时,夏新毫无顾忌的杀气让怜司也深深忌惮了。

    夏新的爆发太难以掌控,几乎无人可以阻止那个状态的他,这让夏新自己也有些不安,他已经习惯了冷静,所以并不想被这种疯狂的情绪控制自己,他不想做个失去理智的疯子,更不想因此而犯下什么难以挽回的错误。

    拿着手机犹豫了一下,夏新还是拨通了怜司的号码…

    “喂。”电话那头响起了怜司一向礼貌却又疏离的声音:“请问你是哪位?”

    “怜司,是我。”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下,接着便是一阵嗤笑:“哼,已经逃离的你居然还会打电话回来?”

    想起自己逃离的原因,夏新尴尬了一下,再联系自己之前吸礼人的血时的情况,夏新暗自猜测对方这样的态度应该是因为礼人和自己在实验室的作为,他并不敢去想是否和修有关,组织了一下语言便开口道:“先别说得这么难听,我想你也知道我最近的状态,我的离开从某方面来说你也是松了一口气吧。”

    “……”对方没有及时回答,反而问道:“你想让我帮你做什么?”

    “药,我需要能够抑制情绪,保持冷静的药。”已经做下决定的夏新毫不犹豫的说出自己的目的。

    “可以。”对方也没有丝毫拖沓的回答道,这让夏新挑了挑眉,静等对方后面的条件,果然,对方继续说道:“不过我希望你不要再对逆卷家的人出手。”

    “你在担心你的兄弟们?”夏新嘲弄道:“我从来不知道逆卷家的兄弟们感情这么好。”

    “哼,不要想太多,只是不想再让那些家伙继续丢逆卷家的脸而已。”

    因为被一个曾经的吸血鬼之耻压制着死吸?夏新听出了对方的潜意思,突然生出一种要是让对方知道,就算他们一直以来认为强大无比的父亲都被他吸过会是什么表情的恶劣情绪。

    “我倒是无所谓啊。”夏新轻勾了一下嘴角,话只说了一半,如果是对方主动那就不关他的事了。

    “那就这样吧。”怜司直接的扣了电话。

    夏新也不恼对方的无礼,毕竟他才用一个空白的条件占了人家的便宜。

    而另一边的怜司则在挂了电话后,冷笑着看向身后盯着他打电话的逆卷修道:“怎么,想要知道内容?我可以告诉你,立新他压根就没有提到你,是不是很失望?”

    看着低下头不言不语的修,怜司更加变本加厉:“放弃吧,你真的以为逆卷立新对你有感情吗?就这样抛弃你离开,一直到现在还对你不闻不问…呵,想来他也是厌倦你这样的废物了。”

    修猛地抬头,眼神凌厉:“逆卷怜司,你不要太过分!”

    “怎么,心虚了?看看你现在窝囊的样子,身为逆卷家的长子,真是丢尽了逆卷家的脸,真不知道当初母亲大人为什么那么重视你。”怜司脸上讽意明显:“以逆卷立新的心思,你以为你能让他对你这么一个窝囊废产生感情!?真是可笑。”

    “逆卷怜司!”修一把将怜司的衣领拽起来:“你再多说一句,我就杀了你!”

    “恼羞成怒了?哼,对我生气有什么用。”逆卷怜司也爆发了,一把将修推到一边,整理着衣服道:“你要实在想要证明你不是窝囊废,就将一切和那个家伙说清楚,该断早断,省得天天让人看了心烦。”

    怜司已经受够了修那副颓废的样子,原本今天夏新打电话过来,怜司也有心试探夏新的想法,所以才提出那么一个交易条件,但夏新毫不犹豫的答应让怜司皱眉,一方面他是确实不想让曾经是吸血鬼之耻的夏新就这样爬到逆卷家头上才这么说,另一方面他也想知道对方心里是不是真的有修,但对方不仅毫不提及修,更是这么快就想撇清和逆卷家的关系,这让怜司很不满。

    但自己不满也没用,倒不如刺激着推修一把,让他碰个钉子说不定就放弃了,也省得在这么丢人下去。

    自顾自盘算着的怜司一点也不觉得这是在推羊入虎口,甚至是一只随时暴走,力量飙升的虎。

    而被怜司当成渣的夏新则遇到了另一件意外的事情…

    无神家的四人居然将小森唯带过来了!!

    “唯,你、你怎么跟着他们来这里了!?”

    “呃…不知不觉就被他们带过来了…”看着少女也一脸迷糊的样子,夏新也没再多问,毕竟对方确实无法反抗这四个人,便扭头直接对四人道:“你们将唯带来干什么?”

    “当然是为了迎接夏娃咯~。”皓笑嘻嘻的说道。

    夏新没去管皓,而是紧盯着琉珲,但琉珲并没有向夏新说什么,只是对着小森唯道:“你选择一个照顾你的人吧。”

    “诶?”小森少女一愣,然后直直的朝着夏新看过来。

    夏新一扭头,躲过了少女的目光,他知道自己现在的状态,随时都会化身成饥渴的野兽,那个时候可能会对少女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在没完全觉醒前,他不想做出什么损害夏娃的事情。

    看到夏新的闪躲,少女有一瞬间的黯然,正想说什么,但琉珲也没给小森唯说话的机会。

    “好了,既然没办法选择,那就抽卡决定吧。”说着还不知从哪里拿出一副纸牌:“随便选择一张决定你将来要跟着的人吧。”

    少女略一犹豫,还是看向了夏新,但见夏新依然没有反应,眼中闪过一丝失落,伸出了手随便摸了一张卡。

    一看到上面的名字,脸瞬间就垮下来了。

    【无神悠真】

    那个高高大大,看起来很凶很不好相处的不良少年!?——小森唯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她只觉得未来一片悲剧。

    夏新则稍稍松了口气,如果是悠真的话还好,他至少不像琉珲那样心思太深,也不会像皓那样阴晴不定,更不用担心他像梓一样逼着少女去割伤口,虽然太过暴力是个大问题。

    事情已经解决,夏新便也没了再呆在这里的兴趣,他也是该好好想想科迪莉亚的问题了。

    这么想的夏新有些深意的轻瞥少女一眼,科迪莉亚…快要醒来了吧。

    “啊——”突然的惊呼让夏新一愣,紧接着那对吸血鬼来说甜美而诱人的味道扩散开来,肆意的萦绕在夏新周围。

    “好痛…”小森唯捂着被玫瑰□上的刺扎出血的手指,一点也没有注意到夏新的异状。

    琉珲暗示着悠真将夏娃带走,看向在强制按捺的夏新说道:“真没想到,和那群少爷待这么久,连自制力都已经变得这么差了吗?”

    夏新没理对方的话,如果是在过去,这么一点血的诱惑当然不算什么,但对现在正处于觉醒的他来说,这么一点血,而且还是如此甜美的血,便已经让他无法抑制住的蠢蠢欲动。

    怜司的药现在也没到手,被挑起的欲|望更是无法轻易摆脱,夏新一个瞬移便回到自己在无神家的房间,想要冲个冷水澡冷静一下。

    擦干着身体走出浴室,夏新额头却还有着一层薄汗,即使能暂时的压下去一点,但很快就是更加剧烈的卷土重来。

    粗喘着用再次隐隐有些泛红的眼眸看着四周,他只想抓来一个人狠狠吸一顿血,快要失控时,夏新感觉到一个人抱住了他,那个感觉很熟悉,甚至让他有一瞬间的悸动。

    “你…”

    不等夏新说话,对方直接将自己的脖子伸到夏新嘴边,开口道:“吸吧。”

    见夏新还没有动静,对方抓着夏新的手给自己的脖子划了一道口子,感受到夏新的震动和更加急促的呼吸,垂下眼眸道:“我知道,你也许从来没有想要和我有这样的关系,我不介意你的排斥,我只是想说…如果你想吸血,我愿意给你吸;如果你想报仇,我愿意帮你;如果你想掌控逆卷家,我愿意助你夺权…无论你想做什么,我都会在你身边帮你,哪怕你只是利用我。”

    感觉到抱着自己的手越来越用力,夏新默然了,在被欲|望淹没的那一刻,夏新心里突然闪过一丝想法…

    自己是不是该尝试着接受对方一下,也许这段关系并不会太糟糕…

    作者有话要说:和修哥的肉以后有时间再补吧,又是一周满课期,还有体育考试在等着针子我这个体育废qvq

    这里俺想把小森妹子配给悠真少年,毕竟他的结局真的很不错,而且好歹抢了人家的基友,所以要还人家一个老婆_(:з」∠)_不知道大家有木有意见,咳咳,在这里亚当夏娃什么的就不用在意了,毕竟只是个称呼。

    新新仔被修哥动摇了~~2333不过再过几章魔鬼也要结束了,下一个原本想写失忆症...不过那个世界本来就是分开的攻略的...哭qaq

章节目录

[综]夺走你的情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两面针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两面针子并收藏[综]夺走你的情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