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悉而又不同的味道在嘴里蔓延,依然处于震惊中的夏新本能的咽下送进嘴里的血,直到那股带着淡淡咸腥却对吸血鬼有着致命诱惑的味道滑入喉咙深处,夏新才想起他们这是做什么。

    “修!!”夏新拼尽全身的力量破除禁制,掰着修的肩膀怒然一个翻身:“你疯了吗!?”

    “我没有,我只是想要让你相信我。”修冷静的看着夏新,声音丝毫没有起伏:“你看,我献出自己的血,我愿意让你吸收我的力量,你还不愿意相信我吗?”

    “你…”夏新瞳孔一紧,想要说什么,但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只能摸着修因为突然的失血而略微苍白的脸道:“你何必呢,我做的又不是什么好事,我说过,你不欠我什么,我也没有恨你,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去得罪比自己强大的人,值么!”

    “你依然觉得我们不相干吗?”修突然轻笑:“当我自愿让你喝下我的血的那一刻,你就不能再把我当成不相干的人了。”

    听到这句话,夏新心中一窒,沉声问道:“那血…你做了什么?”

    “没有什么,只是下了个契订而已,这样你就不能再将我排除在外了。”修嘴边的笑意带上了点点满意。

    夏新则眉头挑了挑,忍不住骂了一句:“你这白痴!知道这有多严重吗!?”看着对方毫不在意的表情,夏新怒气腾腾的一巴掌拍在修脑袋边的床垫上:“居然就这么轻易的用出你的契订,你忘记自己是谁了吗!?你是逆卷家的大少爷!是未来最有可能继承逆卷家的人!可你看看你在干什么!就这么给一个如今随时处于危险中的人契订!?你好本事啊!”

    “你在担心我吗?”躺在床上的修懒懒的看了上方的夏新一眼,嘴边的笑意更加深刻了:“原来你也不是不在乎我的啊。”

    “你…”看对方真的不把这当一回事,想要再次生气的夏新想到这件事自己是最大的受利者,再说下去又不太合适,只好咬咬牙,咽下快要吐出口的怒火,闷声道:“算了,你要是想这样那就这样吧。”说完就要起身,谁知修一把抱住夏新的腰,阻止了夏新的动作。

    “你还有事?”夏新眼带疑惑的看着对方。

    修则微微仰起头,看了夏新一会,便松开手说:“没事了。”

    夏新无语半响,便站起身道:“你还不回自己房间吗?”

    “我想呆在这里。”修微闭上眼睛答道。

    夏新没有管他,拿着换洗衣物就向着浴室走去,在关上浴室门的那一刻,夏新的耳边听到了修的声音:“只要你没事,我就不会有事,所以…”

    后面的话随着门的闭合而消逝,夏新背对门站立良久,终于叹下一口气:“将命交给我么…为了这么一份信任,你值得赌上性命吗…”

    而门外的修则突然睁开闭着的眼睛,随即身影便消失在房间…

    房间浴室的水笼头坏掉,小森唯无奈的只好来到楼上的浴室洗澡,刚刚放好换洗的衣物,就听到浴池里响起一阵阵哗哗的水声。有些奇怪的走过去一看,就发现那个一向黄发慵懒的男子衣服也不脱,正闭着眼睛躺在溢满水的浴池里。

    “修、修桑!”小森少女惊讶的叫道:“你、你怎么会…”

    “吵死了,别那么大声。”修淡漠平缓的声音响起:“我只是想洗个澡而已。”

    “呃,穿着衣服洗澡啊。”突然想要黑线的小森少女不知不觉的吐了对方的槽,心里也忍不住嘀咕道:“不是还可以在自己房间洗澡吗?为什么偏偏这个时候…”

    “那你就来帮我脱吧。”修平淡的语气仿佛说了一件小事般,而对面的少女却仿佛受到了惊吓,于是口气更加嘲讽:“怎么,你不是想看我的躶体才想进来的吗?”

    “请、请不要说那种奇怪的话!”小森少女有些手足无措的解释着:“我只是想要洗澡才…”

    “哼,那你是想一起洗吗?”修睁开莹蓝的双眼,看向无措的少女,语气中带上了点点的不屑。

    “没、没那种事啊!”少女被修弄的窘迫不已,但没有能力反抗的自己也只能这样苍白的去解释。

    “呵,无趣。”修笑容一冷,将少女一把拉进水里,看着那在水里愈加显得白皙娇嫩的皮肤,眼神更加阴沉:“多么美丽的皮肤,咬下去一定会被鲜血染红吧。”

    小森少女被修吓得一抖,挣扎着想要从修的桎梏中解脱。

    修则好整以暇的看着少女的挣扎,仿佛主人看着匍匐的奴隶般淡漠高冷:“你不是和之前的女人一样,看中我那所谓的长子身份才来接近我的吗?而立新,他也只是你用来保护自己的踏脚石吧,哼,女人啊…”

    “我不是…”少女摇头否定道:“我从来没有过要利用立新君的意思。”

    “那又如何。”修嘴角笑意讽刺更深:“你忘了那个人是谁吗?他和我们一样,是将你当做食物的吸血鬼啊。”

    “不,不一样的,立新君和你们是不一样的!”少女坚定的否定道:“他一直都在保护我,帮助我,从来没有强迫我去做什么,也没有露出任何想吸我血的意图,立新君和你们根本就不一样!”

    “真是天真啊。”修滑到少女脖子处的手指微曲,淡漠的看着少女娇嫩的脖子上划出一道道红痕:“吸血鬼和人类的感情吗?真是可笑啊,高高在上的猎人会对自己的猎物产生兴趣吗?说到底,身为食物的你除了这份血液,你还有什么能够诱惑我们的呢?”

    “你…”少女想要反驳什么,但修被没有给她开口的机会。

    “不要做那些无谓的妄想,夏新他不是你可以宵想的,如果你做了什么不合你身份的事,那么…”没再说下去的话显然不是指什么好的事情,微眯的蓝眸也显然暗藏了危险。

    自觉已经警告的差不多了,修放开了对少女的桎梏,看也不看呆坐在浴池的少女一眼,转眼便已经消失在了浴室里。

    回到夏新的房间,看到对方已经洗好澡,正躺在床上翻看着一本书,便也不管身上还湿着,直接的走过去躺在夏新身边的床位。

    夏新看着对方沾湿的那一大片,皱了皱眉,便放下书道:“不要湿着就躺床上,去弄干净。”

    “不要,太麻烦了。”修懒散的说,然后看着明显不满的夏新道:“当然,我不介意你来帮我。”

    “你这是在给我摆少爷架子?”夏新挑眉。

    “你不问我去做什么吗?”修突然问道。

    夏新一愣,随即淡然道:“你的自由我无权干涉,你想做什么我也不会去管的。”

    “那如果是那个女人呢。”

    夏新眼神一凝,随即便恢复过来:“我说过我不会管你。”

    “我是问你的态度。”修紧紧盯着夏新道:“我想知道你有多重视她。”

    “毫无意义的问题。“夏新漠然道。

    “呵,是这样吗?”修眼神一暗:“我以为她对你有多么重要呢。”

    “你没对她做什么,不是吗?”夏新微微一笑:“你的身上没有多余的血腥味。”

    “如果我对她做了什么呢?”修看着微微一愣的夏新,开口道:“如果我对那个女人出手呢。”

    “不要做多余的事。”夏新眼神一冷。

    修的眼神复杂了,语气严肃道:“逆卷立新,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对方是我们的祭品新娘,是教会送来的食物,她的命运注定是要将血贡献给吸血鬼的,你不可能一直保护她的。”

    “你到底想说什么?”夏新把书随手扔到一边,看着修道:“你是在警告我不要妄想你们的东西吗?”

    “我说过,如果你想要那个女人我可以帮你。”修微微低垂下眼眸道:“我只是提醒你,不要被那个女人迷惑了。”

    “哈啊!?”夏新嘴角一抽:“你这是什么意思?不对,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不管是不是误会,身为我们同类的你,不可能会和人类真正的和平相处的,当你露出你的獠牙的那一刻,绝对会是那个女人疏远你的开始。”

    看着修说的认真,夏新却只觉得很无语:“我和小森唯没那种关系…”好吧,虽然一开始他有过想要利用少女的那种感情,就算是现在他也不得不承认他依然在觊觎对方的力量,但面对这个和自己的麻花小妹十分相似的少女,他已经打消了让对方爱上自己的想法,而现在和少女之间的相处,也变成了和自己的麻花妹子差不多的方式。当然,这不是他放弃了获得夏娃力量的想法,而是他在尝试用另一种不至于伤到对方的办法。

    如今面对修明显充满讽意的提醒前,夏新也明白了修去做什么了:“你刚才是去警告唯了吗?”

    修嘴角笑意一冷:“你仍然叫她唯吗?呵,立新,不要忘记自己吸血鬼的身份,为了一个祭品新娘毁掉自己并不值得。”

    “你找她说这些干什么!?”夏新口气也冷下来了。

    面对这样的夏新,修的脸色有一瞬间的黯然,但转而便再次回复平淡的道:“你在担心她?你怕我说什么吗?”

    夏新没有回答,心中却暗自思索这件事的利弊和解决办法,无论是要报仇还是要完成任务,夏娃之血他势在必得,如果在这个时候被夏娃疏远,那对自己太不利了,但这次修去找少女的,使得夏新无法确定少女再次面对他时的态度,而不知为什么,夏新也并不想亲自去解释,因为内心深处的,他想要知道这个少女是不是能像自己的麻花小妹那样不论什么时候都会相信自己,如果不相信的话也不要紧,毕竟对方和他相处的时间不长,没有建立起像和绘麻那样深的羁绊也很正常,但夏新自知是个自私且很记短的人,就算不是别人的错,但自己吃了亏,却也别想再让他对对方能客气。所以那个时候,他可能会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去用一些粗暴冷酷的手段来达到目的。

    “不要多想,我对小森唯并没有那种感情。”夏新的声音少有的带上了点冷酷:“你就算真的说了什么又能怎样。”

    “你真的不在乎吗?”修的心情有了一瞬间的复杂:“看来她在你心中并没有那么高的地位。”

    “这不代表你们可以为所欲为。”夏新警告道:“不要伤害她。”

    “呵,我对她没有兴趣。”修缓缓阖上眼睛道:“你应该去警告礼人、绫人还有奏人他们。”

    “他们三个吗?确实比较担心…”夏新意味深长的看了修一眼:“不过修你好像说过会帮我得到小森唯吧?但你现在的行为看起来似乎和你说的相反啊。”

    “我愿意帮你得到小森唯的血,却不愿意让你爱上她。”修懒懒的说道。

    夏新下意识反问道:“为什么?”

    修没有回答,而是深深看了夏新一眼,然后拉住夏新的手臂一脑袋枕上说:“我困了。”

    夏新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抽出自己的手臂,修见夏新没有反对,嘴角弯出一个愉悦的弧度。

    等到身边传来浅浅的呼吸声,夏新不动声色的抽回了手臂,暗沉的墨色双眼看了一眼修,自嘲一笑,他果然…还是无法去相信他们,无论是逆卷礼人的背叛还是卡尔海因茨疑似的别有用心,已经消耗光了自己那点对他们的信心,更何况在卡尔身边的那一段日子,他所经历的尔虞我诈并不少,本就多疑之人,如今的他只怕更难去相信其他人了,更何况还是已经出卖过他的逆卷家。

    “还记得我说的话吗?”夏新盯着修的睡颜轻声道:“我们已经不可能成为朋友了,回不到的过去,何必强求。”

    依然是一个寂静的夜晚,依然是一句无人听到的话…

    而与此同时,在这个本该寂静的夜晚,与逆卷宅相对的某处,另一栋豪华高档别墅里却是灯火明亮,正热闹着。

    “终于到了!这下找新酱就近多了。”带着小音乐符号的荡漾语气是一名看起来非常惹眼的黄发少年。

    “喂,不要乱跳,小心踩到我刚收的菜上!”斥责黄发少年的是一名看起来异常凶恶的高大少年:“而且人家立新现在正在忙卡尔大人的事情,哪儿有空搭理你这个闲人偶像!”

    “喂,凭什么你说没空就没空啊!难道嫉妒我和新酱关系比较好?”

    “哈啊!?就你!?”

    “悠真,你,什么时候,收的菜?”虚弱无力的声音出自一名满身绷带的瘦弱少年。

    “啊,来这里的时候顺便刚摘的,还很新鲜呢!”

    “啊,新鲜的吗?那我要尝尝。”黄发少年不客气的伸手就拿出一个苹果咬了一口,称赞道:“味道不错,悠真你种瓜果蔬菜越来越有一套了。”

    高大少年瞬间怒了:“混蛋皓,谁准你吃的啊!”

    “好了。”一个较为威严的声音传来,随之一个俊美略带贵族式优雅的少年推门走进来:“悠真,皓,不要在这个时候闹了,这样很吵;梓,你也放下你手里的刀,你那些所谓的‘朋友’够多了。”

    “哦。”三个少年这次都听话了。

    “对了,琉珲,立新他,怎样了?”病弱少年问道。

    “哼。”俊美少年冷笑一声道:“既然卡尔大人让我们来到这里,说明他做的也不怎么样,看来这次他让卡尔大人失望了。”紧接着又情绪复杂道:“如果他因为这次而失去卡尔大人的信任的话,真不知道我是该高兴还是该伤心啊。”

    “琉珲你还真是妆模作样诶,明明和新酱相看两生厌的,他被卡尔大人所放弃的话你肯定是高兴咯~。”黄发的少年似笑非笑的看着俊美少年。

    “不,这你就看错了,我和他并没有绝对的利益冲突,所以一直以来我们之间是对手却非敌人,而作为我认定的对手,在我没有亲手打败他之前,我不希望他有任何事。”俊美少年认真道。

    “你们两个搞得还真是麻烦,你既然不想让立新有事那就帮他一把啊!”高大少年撇了撇嘴道。

    “呵,哪有这么简单,立新这次这么久都没有将事情搞定,如果说是因为夏娃觉醒太慢,那么夏娃觉醒太慢的缘故又是什么?”

    “哪来那么多原因缘故的,搞这么复杂干什么!?”

    俊美少年看了几个同伴一眼,沉声道:“也许,立新做了什么背叛卡尔大人的事。”

    话音刚落,几人都沉默了,紧接着高大少年第一个对此作出反应:“怎么可能!那家伙可是忠心度不下于你的啊!!”

    “琉珲,你真的不是故意挤兑新酱的吗?”黄发少年难得也严肃了脸庞。

    “琉珲,你,不要乱说。”瘦弱少年皱起眉头道。

    “真没想到你们会为了立新而怀疑我,甚至反驳我。”俊美少年意味深长的看了几人一眼,接着道:“很遗憾,我并没有乱说,因为卡尔大人这次给的另一个任务就是监视立新,如果他有什么不合适的动作,就立刻进行阻止,手段不限。”停顿了一下,还是说道:“不过不要太过火,卡尔大人不希望伤到他的性命。”

    眼神划过几人的脸庞,看着几人紧绷起来的脸色,琉珲低声道:“看来我们这次一个不小心就会和立新成为敌人了。”

    作者有话要说:孤独到以自虐为乐的少年~

    中间一张弄不上来,只能放弃了qvq,不过梓的结局也不错,唯一一个成功和妹子有了孩子的啊!!而且这孩子攻略下来的话那就是一个小忠犬啊!!!可爱shi了!!!熊孩子的结局里还为了保护奏人而挡枪死掉了,原因是为了夏娃的幸福,真虐死我了qaq,这孩子一直都挺乖的~~

章节目录

[综]夺走你的情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两面针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两面针子并收藏[综]夺走你的情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