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从外面逛回来的夏新听到厨房里响起了厨具碰撞的声音,想起卡尔资料里说的东西,难得燃起一丝恶趣味的夏新步伐一转,向着厨房走去。

    厨房里,逆卷怜司姿势优雅,轻松自如,动作飘逸的挥舞着…锅铲,即使知道每月的逆卷家聚餐是怎么回事,夏新看到这一幕脸色也变得奇怪了,好吧,记忆里小大人般的小怜司和来到这里严肃毒舌的冷脸吸血鬼,无论怎么组合也都无法和这些厨具组合在一起,但看了一会,夏新不得不承认,虽然很难想象到,不过逆卷怜司和这些厨具的组合却也有另一种意义的和谐。

    怜司注意到靠在门边上的夏新很久了,但吃过几次对方的亏的他一点也不想理这个人,更何况他们之间还有着无法调解的恩怨,可是就这么被人一动不动的盯着,即使是一个冷脸吸血鬼,逆卷怜司也会感觉很别扭,只好用更加冰冷的语气道:“你在这里做什么?”

    “在看逆卷家的少爷挥舞厨具的样子啊。”夏新一点也不掩饰自己看戏的目的,眼神充满戏谑道:“没想到身份高贵的二少爷你居然会亲自下厨啊,不知身为小小下仆的我有没有这个荣幸品尝到呢。”

    怜司冷哼一声没有作答,而夏新见对方也没有赶他出去的意思,便大胆的直接走了进来,毫不客气的随手拿起一根勺子就向着已经做好的菜伸去,可惜伸到一半便被拦住了。

    “身为吸血鬼帝王的贴身属下,你的教养只有这点吗?”怜司一手抓住夏新正伸过去的胳膊,口中讥讽道。

    “论礼仪修养,我确实没有怜司少爷你强,毕竟你们是要维护逆卷家荣光的贵族少爷啊。”夏新毫不客气的反讽回去,顺便一把将怜司的手给挥开。

    “无可救药的粗鲁。”怜司没有再和夏新啰嗦什么,转身继续准备晚饭。

    见怜司不想再搭理自己,夏新突兀的吐出一句:“你说,如果有一天,逆卷家在吸血鬼的世界里,不再有现在这个地位,那会如何呢?”

    听到这句话,怜司猛然回头冷冽的看着夏新:“你想做什么?!”

    “放宽心,我可没打算做什么毁了逆卷家的事。”虽然可能会毁掉逆卷家这次的利益。夏新有些不负责任的想着。

    怜司沉默了一会,最后沉声道:“我知道你憎恨我们,憎恨逆卷家,但是…”

    “不要搞错了。”夏新冷笑着打断逆卷怜司:“你们认为我和你们有什么关系吗?我为什么去恨你们呢?再说了,我从来都不觉得你们的选择是错的,毕竟那时的你们并没有义务为我去做什么不是吗。”

    逆卷怜司打量了夏新的神色一会,开口道:“你还是在怨恨。”

    夏新简直被他们这群人气笑了,一个个的都说的那么肯定,仿佛将他看的多通透一样,是的,他一开始也曾经恨过,也曾经抱怨过,但这么久以来,他不可能还是一味的怨来恨去什么都不明白,就像他说了无数次的话,不管他们当初的选择是什么,他们都没有错,毕竟他们没有义务为了保护自己而得罪自己的母亲,更何况自己不也是抱着目的的去和他们交往的吗?既然自己不够真诚,那也谈不上背叛什么的,想明白这些的夏新也将目标很明确的定为科迪莉亚和里希特,从一开始除了态度上的恶劣,他也没有表现出一点要对这些人不利的意思,他实在不明白,为什么这些人就认定自己是恨他们的呢?如果真的是因为态度的问题的话,难道他们真的指望他还可以圣母的给他们好脸色吗!?

    “你们是有被害妄想症吧。”夏新冷冷的丢下一句便没了再待下去的兴趣,不去看对方的脸色,转身便走向了厨房外。

    被留下的怜司轻叹了口气:“真不知道现在这样是好是坏啊。”

    “哼,你居然会发出这样的感叹。”

    突然出现的声音让怜司有了一瞬间的惊讶,但很快就恢复冰冷的神色看向对方道:“逆卷修,真没想到一直好吃懒做的你,居然会有在聚餐时不用去叫便能这么早下床的一天,真是稀奇啊!”

    明显的嘲讽口吻没有让修有任何脸色变化,依然是那个慵懒的表情,依然是那个淡漠声音:“你在担心什么?立新吗?他既然说过不会去恨你,那便是真的不恨了,毕竟这对他来说没什么好撒谎的。”

    “经历了被火烧焚的痛苦,他怎么可能就这么放过当初的任何人?如果是我的话,我不认为我会毫无恨意。”怜司皱眉道。

    “呵,愧你当初还是第一个接触夏新的,居然一点也不了解他,对于他来说,已经没有任何关系的人,哪里还有什么资格让他费心去恨。”修带用平常的缓慢语气道:“你们已经被他放弃了。”

    怜司瞳孔微微一缩,但紧接着便冷笑道:“不要说的好像你不一样似的。”

    “呵,我不会和你们一样的。”修意味深长的留下一句话便离开了厨房。

    单独站在厨房里的怜司这下完全没了做菜的心情,叫过来仆人将聚餐的事情交代妥当便也离开了厨房。

    结果到众人来吃晚饭的时候…

    “今天的菜怎么这么难吃啊!怜司,你这是在故意整本大爷吗!?”

    “为什么没有甜品!?你难道不知道泰迪不吃甜品会生气的吗!?”

    “切,这个菜是什么味道啊。”

    被众人一顿指责的怜司本来就不好的脸色一下子更黑了,连平时最爱惜的餐具也被他猛地一摔,懒得解释,直接冷声道:“不想吃的都给我滚!”

    怜司难得的爆发让还在抱怨的几人停了下来,气氛也随之冷凝了下来。

    夏新没有去掺合这个热闹,纯粹的当自己是个局外人在那里看戏,而一边的小森少女则有些奇怪了,同样吃了几口东西的她一点也不觉得这些有他们说的那么难吃,便有些犹豫的开口道:“那个,你们…你们会不会说的太过分了,我觉得味道还是不错的啊。”

    夏新听到少女插嘴的瞬间,便皱起了眉头,暗道不好了,毕竟在这里少女的身份是最尴尬,也最危险的,偏偏她又毫无反抗的能力,碰到这种事情对她来说,最安全的做法就是安静的看着不要插嘴,运气好了战火蔓延不到她,那么今天她就能安全过关;一旦运气不好,那便只有任人宰割了,当然,那是夏新不在的情况下。

    而事实也确实如夏新所料,原本不关小森唯的事,但她的一句话却将她卷入其中…

    “哦呀哦呀,bitch酱是在教训我们吗~?”逆卷礼人走到小森唯身边,挑起少女的下巴,眼睛却看着坐在一边的夏新,用暧昧的语气说道:“还是说是故意引起我的注意,想要诱惑我来吸你的血呢~。”

    “喂,我早说过了,这个平胸女是本大爷的猎物。”逆卷绫人突然出现在礼人旁边,顺便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居然刚好挡住礼人看着夏新的视线。

    “绫人你还真是烦人啊。”礼人眼色一沉,声音低了下来。

    “哼。”绫人不屑的扭头,给了礼人一个后脑勺。

    看着少女被吓得说不出话来,揉了揉额角,夏新还是开口了:“我想你们忘记了,唯她选择的是我吧。”

    “唯——!?”

    夏新的一句话引起了逆卷家几个少爷的震动,但究其原因,却只是那一声“唯”。

    “喂,你叫这平胸女什么!?”绫人恶狠狠的瞪着夏新一指小森唯道。

    “唯呀。”夏新无所谓的摊了摊手。

    “嗯哼~立新酱,你居然和bitch酱这么亲密了吗?”礼人眯起绿色的双眸,掩住了眼里一闪而过的冷光。

    “至少在这个逆卷家,我想我最熟悉的就是唯了吧。”夏新似笑非笑的道。

    “喂,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早就和你认识的本大爷还不如一个刚认识不久的平胸女重要!?”绫人不满的一锤夏新前面的桌子,一下子将那些盘子振到了地上。

    “绫人!!”这下怜司更加生气了:“不准用餐具撒气!”

    “少管本大爷!你刚才不也摔盘子了吗!?”

    而此时的其他人,包括逆卷礼人,都沉默了,似乎还沉浸在夏新那句回答里无法回神,好一会,才有人开口:“你们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吵死了,果然聚餐什么的这种无聊的事取消就好了。”

    说完这句话的昴猛然站起身,撞翻了身后的椅子也不管,便离开了餐桌。

    心情也不怎么样的夏新也没了和几位少爷周旋的心思,带上还有些惊魂未定的小森唯离开了餐厅,走在回去的路上,夏新突然一脸严肃的回头将小森唯堵到墙边,没管少女吓一跳的样子,说道:“你知道你今天犯了多大的错吗?”

    看着少女有些迷茫的眼神,夏新无奈的叹口气:“今天的事,你不应该插嘴的。”

    “可…可是他们说的太过分了啊,那些东西明明很好吃的…”少女小声的嘀咕道。

    听到这些话的夏新眉头一挑,漠然道:“那又如何,他们是逆卷家的少爷,是吸血鬼帝王卡尔海因茨的儿子,也是著名政治家逆卷透吾的儿子,有什么美食是他们吃不到的,在你看来美味的东西,难道就一定会满足他们?别忘了,他们是以吸血为主的吸血鬼,而且还是吸血鬼中的贵族,你认为,你是凭什么身份去质疑他们的?”

    没去看少女逐渐黯然的脸色,夏新继续道:“你只是个人类,没有力量却有着极具诱惑力血液的你,面对六个随时可以将你当做食物的吸血鬼,你认为那时的插嘴会带来什么后果!”

    “我…”似乎想起了当时的情景,小森唯的脸色一瞬间变得苍白,紧接着便对着夏新道:“对、对不起,立新君,我一不小心又惹了麻烦。”说着双手还忍不住紧紧攥紧衣服。

    而看到少女这副模样,夏新知道已经对方被吓得差不多了,便缓和了脸色叹口气道:“你不要紧张,我说过我不会让你出事的,只不过,我也希望你能更好的保护自己,毕竟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你还能自己维护一些自己的安全。”

    “立新君!?”少女有些惊讶的看着他,随即眼中带上了一丝担忧和慌张:“立新君你为什么这么说!?难道你要做什么危险的事吗!?”

    “没什么,只是突然这么觉得而已,毕竟有的时候,一些事情是不得不做的啊。”没有再说下去,夏新一指小森少女的房间说道:“喏,到了,回去休息吧。”说完转身就要走,却发现被抓住了衣袖…

    “那个…不管立新君做什么,我都不会去阻止的,因为我相信立新君,但同时,我也相信立新君任何时候都不会有事的,对不对?”小森少女眼里晕染了一层雾气,但脸上的笑容却还是那么元气满满。

    看着少女,良久,夏新微微点了点头,少女这才把手松开,但向着房间走去时,还是不时的回头望一下夏新,仿佛害怕他出什么事般。

    当少女的身影完全消失在门口,夏新才轻叹一口气:“单纯的少女啊。”但也是这份单纯,让夏新想起了那个还小小的妹妹。

    “失去了一直陪伴在身边的哥哥的小女孩,不知道是不是还能那么单纯的生活呢?”不知问谁的问题,最后也只能苦笑着自己回答:“自己还是有些后悔的吧…”

    “你在后悔什么?”

    “修。”夏新有些不爽的看向声音传来的角落:“你能不能用一个正常的出场方式,不要每次都突然出声啊!”

    “你在乎我出现在哪里吗?”修认真的看着夏新,但不等夏新做出回答,便又垂下眼眸继续说:“我以为经过昨天,你已经相信我了。”

    “很失望吗。”夏新没有否认。

    “老实说,听到你喊那个女人‘唯’,然后甚至亲口否认了和逆卷家的过去,我果然还是无法一点感觉也没有。”修靠着窗户看着夏新,眼里情绪复杂,再次开口,语气俨然不复最初的平静,带上了层层的压抑:“我该怎么做,你才会相信我。”

    “你何必呢。”夏新叹息道:“本来就应该是两条平行线不是吗,你继续你的大少爷生活,我依然是卡尔大人的属下,互不干扰,互不影响,这样不是更好吗?”

    “所以你还是连个证明的机会都不给我吗?”修眼中闪过一丝凄然。

    “你不是知道我是来做什么的吗。”夏新扭头不再看修:“我所将要做的事很危险。”

    “我说过,我已经不是过去的我。”修缓步走近夏新跟前,湛蓝双眼紧盯着夏新,再次问道:“告诉我,到底怎样才能让你相信我。”

    “你真的想知道?”夏新眼神一闪,开口道:“如果我让你帮助我复仇呢。”

    “你真的要对里希特和科迪莉亚动手吗?”修问道。

    “没错。”

    “好。”没有多说什么,也没有多问什么,修就这样一口答应。

    这下轮到夏新愣住了,随即扯出一个有些僵硬的笑说道:“开什么玩笑,对方可是魔王的女儿和卡尔海因茨的弟弟啊!你认为你现在的力量足够吗!?”

    “那些已经不重要了,我只知道我想帮你。”修依然没有改口。

    这下夏新的心情真的复杂了,虽然当初自己之所以暴露身份除了为了试探逆卷家几人的态度外,当然也有存了利用的心思,至于选择这种危险的方式,却是因为他明白,自己的身份早晚都会暴露,而会暴露这个身份的,便是一直表现的对他信任有加的卡尔海因茨,这一点,在卡尔给了他逆卷家资料的那一刻便已经显露出来了,他到现在还记得那个意味深长的眼神和略显深沉的笑容。但同时他也深深的疑惑着:卡尔海因茨,究竟想要做什么?

    当然,抛去对卡尔的疑惑,暴露的身份确实让他获得了很多,这些少爷们突然改变的态度,曾经失去的记忆,以及…夏新看了一眼修,以及他一直想要拉拢的盟友。

    修的答应对于夏新来说,本是一件好事,但了解过一些原著的夏新却知道,虽然故事的结局都是成功的打败科迪莉亚和里希特,但无论是动画还是游戏,都是建立在喝过小森唯的血,已经拥有了一部分夏娃力量的基础上,如今没有得到任何力量强化自身的情况下,他们又真的还是那两人的对手吗?而自己又是否应该就这样答应他,利用他呢?

    “时间差不多了,你回去休息吧。”夏新最后还是没有答应他,没有去看修骤然苍白的脸色,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到达房间后,夏新闭上眼睛,第一次不再去想那些任务,不再去想报仇,只是单纯的想要休息一下。

    过了好一会,依然安静的房间中,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我说过,我会证明我自己,如果你不给我机会,那我真的只能自己来了。”

    还不等夏新反应,一道身影直接给夏新设下禁制,无法动弹的夏新只能眼睁睁看着对方咬破手腕,大口吸一下血,然后低下头,紧接着,熟悉却又不同的味道在口腔里蔓延…

    作者有话要说:五千大章第二更!!!表示因为快断网的缘故,图已经来不及放了,所以今天没有办法给大家看cg了qvq

    针子已经完成日更一万了~~突然好友成就感肿么破_(:з」∠)_

章节目录

[综]夺走你的情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两面针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两面针子并收藏[综]夺走你的情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