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你跟着我干什么?”已经到达自己房间门口的夏新有些不耐的说道。

    “我……”修沉默了好一会,半天也只吐出一个“我”字。

    夏新见修就这么没了下文,便也没了等下去的耐心,有些烦躁的拉开门直接走进房间,但很显然,修似乎也不甘心就这样结束,居然用上了吸血鬼的能力挡在了夏新的面前,夏新眉头一皱,淡淡道:“抱歉,我现在很累,如果没什么事的话...”

    “夏新...”

    听到修叫出了自己本来的名字,夏新恍然间好像看到过去还没被发现身份时的一幕幕,那时的自己不管一开始是为了什么,但他依然承认那段日子以来的情谊,但现在...夏新收起怅然,恢复冷漠道:“请叫我逆卷立新。”

    修眼神一黯,好一会才涩然问道:“你已经抛弃过去了吗?你已经不会再原谅...逆卷家的任何人了吗?”

    “我从没抛弃过去,我也依然记得过去的一切,但是现在站在这里的只有逆卷立新,他能像其他吸血鬼一样在夜晚的天空飞,他可以指挥自己的使魔,他不是那个弱的毫无反抗之力的吸血鬼之耻,他已经有了不会再被人轻易抹杀的力量,他只是逆卷立新!”夏新有些感叹的看着窗外,似乎看到了为了力量而不惜一切的那个少年,再次重复道:“现在,他只是逆卷立新。”

    “是吗...”轻声一叹,修就这样看着面对窗外发愣的夏新,直到夏新彻底从过去的记忆收回思绪,顺着修的视线转过头来,两人四目相对,不知不觉,修仿佛回到了还小的时候,两人在花园里的第一次见面...

    “你来我这里就是问我这些吗?”夏新看出了修眼里的恍然,知道对方对过去的眷念,但夏新还是将修从回忆里拉回到现实,因为他知道,过去只是过去,发生的也已经发生,未来他们也已经不可能再成为朋友。

    “不,我只是还想确认一下...”

    “不用确认了。”夏新坚定打断道:“你如果真的想知道的话,就当我抛弃了过去吧。”

    修眼神一颤,抖动的双唇似乎已经无法说出话来。

    看到修的样子,夏新微微皱了皱眉,但还是继续道:“现在这样...其实也好,我是你们所厌恶的那个人身边的属下,依然保持着最初的敌意的话,你们不是会更加轻松?”

    “呵,你现在说已经放弃了一切,还真是潇洒啊。”修突然冷笑:“轻松?你认为现在可能吗?当一切已经挑明,还有什么可以轻松的!”

    “那你想怎样,你是希望被恨呢?还是...”夏新嘴角挂起一丝嘲讽的笑意:“还是说你其实是来要回一句原谅呢?”

    “我宁愿你恨我。”修没有去管夏新话中的讽意,而是意外坚定的说出一句这样的话。

    夏新听到这句话有一瞬间的愣然,但随后又想起了什么般,意味深长道:“似乎在不久前你好像还在躲避我吧,真是说的好听啊。”

    “没错,一开始的我确实没有勇气面对你,也无法承担你的恨。”修扭过头道:“但我更无法承受的是,你也向我说出那些话,无法承受你将我当成一个陌生人。”

    “哈?”夏新没去细究那些话里的意思,也没思考修语气中的情绪,单纯的对于修居然一口气说出这么多有些感情外露的话而惊讶,毕竟他的记忆里,只有幼年时内向羞涩的小少年和根据卡尔的资料以及来到逆卷家后看到的懒散的修。

    “你不相信我吗?”修眼中一闪而逝过哀伤,但还是继续道:“既然你已经不是过去的那个你,那么这次我会证明,我也已经不是过去的那个我。”

    修用那似乎带着星光般璀璨的莹亮蓝眸看着夏新,而夏新却回避般的转过头,好一会,才开口道:“你知道我回到这来是做什么的吗?”

    “我知道,你不仅仅是作为祭品新娘的监督者来这里的,也知道你不仅仅是要保护那个女人,更知道你...哪怕是为了多莱尔,也绝不会放过科迪莉亚和里希特。”

    听到修一点点说出这些,夏新心里一沉,冷声道:“你知道的很多。”

    “你还是不相信我。”修黯然的看着夏新,有些苦涩的说:“如果说...我可以帮你报仇,甚至你想要那个祭品新娘我...我也可以帮你。”

    “为什么?”夏新终于忍不住了,有些控制不住的将修推到墙角逼近道:“你为什么要帮我,你是逆卷家的大少爷,甚至未来很有可能继承逆卷家,成为下一个吸血鬼帝王,而我只是一个卡尔海因茨身边的下属罢了,你帮我没有任何意义!你知道吗!?”

    “我知道。”修平静的注视着逼近的夏新:“我说过,我这次会证明我不再是过去的那个我。”

    良久,夏新抽回自己的身体,叹息一声说:“如果,我是说如果,现在在这里的是埃德加呢?”

    “埃德加他不是已经...”修刚要说埃德加已经死了,但看到原本应该已经被烧成渣的夏新还好好的站在这里,最后还是有些难以置信和深藏的喜悦说道:“难道...埃德加他...没死?”

    夏新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而是再次问了一遍之前的问题:“如果,站在这里的是埃德加,你也会这样吗?”

    “我...”

    “你也会的吧,当初埃德加的死你一直耿耿于怀不是吗?你对埃德加的愧疚并不比对我的少吧,如果埃德加站在这里,你一定也会为了排解你的愧疚而这么做的吧。”

    看着修不再说话的低下头,夏新冷笑一声继续道:“可是你知道吗?我们不需要你的怜悯,不需要因为你的愧疚而得到帮助,在为了力量而走到今天的这一刻,我早就已经做好了单打独斗的准备,逆卷修,你凭什么认为我们应该接受你的帮助,你又凭什么小看我们!?”

    说完,夏新绕过对方走向自己的床,但他刚刚坐到床上,就听到修低沉的声音:“不,不一样...”

    “什么?”夏新皱着眉头看过去,却在来不及间被对方压到床上,将头埋在夏新胸口的修闷声道:“不一样的,如果是埃德加的话...如果是埃德加的话,是不一样的!”

    “是这样啊。”没有推开对方,夏新毫无感情的说道:“嘛,也猜得到,毕竟那时你为了埃德加让自己那么颓废,他更重要也是当然,而我,呵,在那时也只是一个代替品吧。”

    “不是的!”修抬起了头,紧紧盯着夏新道:“不是这样...”

    “已经无所谓了啊。”夏新依然平静道:“如果是埃德加的话,你就不用这样了不是吗?埃德加...他不会恨你的,在某些时候,他是真的很理解别人啊。”

    修抓着夏新衣服的手越来越紧,两人对视着默然半响,修才放轻了声音开口道:“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

    没想到修突然问起这个,夏新微微一愣,但还是开口答道:“记得啊,不就是那个花园吗?”

    听到夏新还记得,修微微一笑,趁着窗外月色的映衬,漂亮的不似真人,让夏新有了一瞬间的晃神,而修看到夏新的晃神,嘴角的笑意更深。

    “呵呵,你还记得。没错,那个时候我为了避开那些烦人的仆人,为了避开严厉的母亲,所以一个人来到人烟稀少的花园,而我也在那里,看到还有一个差不多大的孩子剪着那些花木。”

    “那时你还好奇的问我这是在做什么,而我说这是在修剪这些花木,然后你就一句话也不说的看着我在那里修剪,直到被你盯的受不了了,我才说要不你也来试试好了。”夏新接口道。

    “然后我就把那些花全剪掉了。”说到自己的糗事,修脸上也闪过一瞬间的尴尬,但还是继续道:“真是个不怎么美好的初见。”

    “没错,因为这个我可是被多莱尔骂了一顿,还说以后对待少爷要恭敬,要保持着主仆之间的距离。”被勾起回忆的夏新嘴里说的很不爽,但神色却是温和了许多。

    “但是那之后我来找你,你还是一点也不在乎那所谓的主仆关系,在没人的时候,就像普通人那样和我说话,还教我一些你平时做的工作,有时候回想起来,我都在怀疑你这么了解我,是不是观察了我很久,看出我当时真正的渴望啊。”修开玩笑般的说道。

    但知道是怎么回事的夏新有些说不出话了,因为事实上,他确实观察了对方很久,也确实是摸清了对方的性格,才投其所好的和对方交往,毕竟对于那时没有力量的他来说,有个少爷罩着日子也会好过一些。

    “我那时只有和夏新你在一起才能够松一口气,而这也是我最开心的一段时间。”

    听到修再次叫了自己夏新,这次的夏新没有去纠正对方,而是接着对方的话道:“直到后来你要找到我,让我帮你逃出家去,逃出去的你遇到了埃德加,而我留在逆卷家的城堡为你掩饰着一切。”

    “是呀,我遇到了和夏新你一样将我当普通人对待的埃德加,我真的很高兴,原本想要和你分享一下,可当我兴致勃勃的回来后,看到的却是被打的伤痕累累的你。”修说道这里黯然的低下了头。

    “之后你有一段时间不再逃出去见埃德加,但好不容易有了朋友,你不想就这样放弃,所以你准备的更加充分,还将我一起带了出去。”

    “是呀,之后我们三个一起打猎,捡柴火,摘水果等等。”回忆到快乐的地方,修的眼神愈加明亮,但很快又黯淡下来:“直到埃德加的村子被烧毁。”

    “也是那个时候,你变得忧郁了很多,就连我,也莫名的被你排斥了。”夏新叹息着说道。

    “因为我觉得都是我带给了埃德加这样的灾难,如果没有我,埃德加应该还会在村子里平平安安的长大,但我却毁掉了这一切,就像第一次我逃家时,夏新你被打的遍体鳞伤一样,一切都是因为我。”修涩然着开口:“所以,我以为自己远离你就可以让你不再被我牵连。”

    “但是后来却是在趁着多莱尔不在时,我被一些仆人欺负着去做那些繁重的杂务,只因为我是一个吸血鬼之耻。”夏新说到这个地方,眼神中闪过一丝厉光。

    “我知道后,就去找了你。”修看着夏新,没有再说下去,夏新只好接口道:“然后我们似乎回到了以前的相处的方式,但还是和以前不一样了。”

    “你觉得我们那时哪里不一样了?”修突然问道。

    夏新也没多想,直接回答道:“怎么说呢,说是害怕亲近吧,但又有些不太一样,感觉就像是...”

    “那时的我害怕亲近,但又很想依赖夏新你。”修开口说道:“因为在我身边的,只有你了。”

    终于感觉不对的夏新疑惑着道:“你今天这是…”

    不等夏新说完,修就打断夏新继续道:“第一次见埃德加,因为他和你一样的不将我当成少爷看,所以我很高兴,可每次和埃德加相处时,总感觉和你在一起很相似,但哪里又不同。直到埃德加跟着烧毁的村子消失后,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很恐慌,我怕因为我,你也会消失。”说到这里,修再次将头埋下去:“但最后,你还是因为我…”

    不得不说,听到这些,夏新震惊了,他一直以为自己只是被当成埃德加的代替品,但这么听来,似乎是自己搞反了。

    没有注意到夏新震动的情绪,修依然往下说:“我知道你不相信我,但是没关系,我会找机会去证明的,可只有一点我要解释清楚。”修抓着夏新衣服的手逐渐变成环抱住夏新:“你和埃德加不一样,如果是埃德加的话,我不会阻止他报仇,但也绝对不会帮他,但是你…我不想让你一个人面对里希特和科迪莉亚。”

    夏新有些反应不过来了,毕竟一直以来的想法被推翻,这让他有种不真实的感觉,而今天的逆卷修,让夏新更是感觉自己真的是在做梦,所以他不小心说了一句很傻的话:“你是谁啊?难道是逆卷礼人?”

    抱着夏新的手明显的一顿,但紧接着修就狠狠的咬住夏新的一边的胳膊,却又因为不敢咬出血而放轻了力度,所以夏新到也没觉得疼,不过还是说道:“真不愧是吸血鬼,干什么都不忘记用咬的。”

    “呵,别忘了,你现在也是吸血鬼,不过你要是对这个也感兴趣,我不介意牺牲一下让你咬。”听出了夏新的语气不再像之前那么冷硬,修也放松了心情。

    夏新则依然怀疑的看着对方:“你真的是逆卷修,不是逆卷礼人?”

    再次听到夏新提起礼人,修眉毛一跳,语气莫名的道:“立新你对礼人真的是念念不忘啊,怎么,被他的血迷惑了吗?”

    夏新脸色一黑,随即道:“少乱说了,我之前可是已经表明,不会和逆卷礼人有任何关系了,难道我是那种因为一滴血就能被收拢的人?”

    “说不定啊。”修似笑非笑的抬头看着夏新:“当初你会和我关系好,其实也不是偶然吧。”

    夏新不在意修话里的深意,而是反问道:“你觉得呢?”

    修闭上眼睛好一会,才回答道:“没关系,一切已经不重要了。”说着修趴到夏新的身上不再言语,过了好一会,夏新感觉到身上均匀的呼吸声,知道对方已经睡着了,才沉下眼眸,轻声道:“可是你知道吗,现在的夏新,却不再是那个还有血缘关系的逆卷尚人了,而是从人类变成吸血鬼的逆卷立新啊,不再纯正的血液,你们谁还愿意承认他吗?”

    静默蔓延,唯一可以回答的人却没有听到这句话…

    第二天,醒来的逆卷修没有看到夏新的身影,摸摸身边的床位,冰凉的触感告诉他,对方已经很早就出去了,内心不禁划过一丝黯然。

    而此时的夏新,则有些心不在焉的坐在客厅沙发上,还在想着修的那些话,但很快又摇摇头,不让自己去深入思考,自己现在已经没有时间去考虑太多其他的东西了,暴露的身份,暗处的里希特,以及态度不明的卡尔海因茨,一切的一切已经不容他去那里犹豫其他事情。

    “夏娃如今对逆卷家人并没有出现好感,至于暴露的身份,虽然会带来一定的危险,但比起如今获得的成果来说,确实值得,而暗处的里希特,哼,只要夏娃在这里,早晚有一天会自己出来,现在的问题是卡尔大人和快要来到这里的他们。”

    暗自斟酌的夏新有些苦恼的皱起眉头,看向大门方向,似乎透过大门看到了什么般。

    “琉珲,皓,悠真,梓,你们会阻碍我吗…”

    作者有话要说:咳咳,因为计算机考级的缘故,针子不小心断更了...qaq因为考试时间刚好在双休日,而又很不巧的针子我是最后一批的,结果...没有早点考完好怨念啊qvq

    但针子这次作为补偿,今天日更一万哟!!!没错,今天要双更!!!而且是两个5000大章的双更!!!!

    然后在此谢谢镜子小萌物~~╭(╯3╰)╮

    镜子の反光面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0-15 23:26:04

    镜子の反光面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0-22 23:00:29

    你的雷俺收到了!!所以...今天几乎全是修哥的主场哟~~~诶黑

章节目录

[综]夺走你的情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两面针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两面针子并收藏[综]夺走你的情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