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卷尚人你…居然敢对本大爷…我一定…要杀了你…”绫人强忍着獠牙刺入的疼痛,使出更大的力气去反抗。

    面对绫人的反抗,夏新冷哼一声,把绫人钳制的更加的紧,也不管绫人嘴里的威胁,夏新直接让獠牙更加的深入。

    “呜…啊…你这个混蛋…”不知不觉,獠牙刺入的地方传出一阵阵奇怪的感觉,疼痛中带着酥|麻,绫人忍下将要出口的呻吟,从未想过自己会被其他吸血鬼吸血,突如其来的变故一时竟然让他有些不知所措,对于从未体验过这种感觉的他来说,既有点刺激,又有点恐惧。

    “呵呵,不愧是科迪莉亚的儿子,明明自己的血液也是这么甜美,何必去对别人的血液感兴趣呢?”夏新舔了舔唇角的血渍,手指微微摩挲着绫人脖颈处被咬出的印记。

    “呜…”原本还有点恍惚的绫人被夏新手指摩挲的瘙|痒所惊醒,迅速抬起手一掌拍开,却发现自己已然没有了力气。

    “本大爷不会放过你的!”绫人莹绿的眼眸看向夏新时竟闪过一抹猩红。

    夏新看着绫人的样子,皱了皱眉,还是放开了对绫人的钳制,站起身来,没有管有些无力的绫人,夏新径自向着厨房外走去。

    看着夏新就这样连个头都没回,毫不犹豫的离开,绫人心里涌上一股难以言喻的不爽,稍稍支起还有点无力的身体,绫人依然恶狠狠的瞪着夏新背影消失的那道门:“做了这些事,你休想就这么算了!”

    而另一边漫无目的的夏新也正在烦躁着…

    “我怎么就突然一个没忍住把绫人给咬了!?”夏新拍着自己的脑袋懊恼道:“小森唯身体里的心脏是科迪莉亚的,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事,虽然夏娃之血效果强大,但夏娃的觉醒危机重重,如今里希特又不知道在计划着什么,即使我知道的更多,但现在也不是得罪绫人的好时机啊!而且卡尔大人…好像还瞒着什么,会是科迪莉亚吗?难道…”

    科迪莉亚没死?突然跳入脑海的猜测让夏新一惊:“如果科迪莉亚没死的话也不是不能解释,当初礼人虽然将她推了下去,但身为魔王的女儿,科迪莉亚真的会就这么死了吗?而且在奏人去烧了她身体之前,根据卡尔大人的情报,里希特有出现在科迪莉亚的‘尸体’边,若说之前以为他是去悼念,怎么会就这样放任奏人烧了科迪莉亚的身体…等等!心脏!小森唯身体里的心脏!为什么已经被烧死的科迪莉亚的心脏会在小森唯身体里?如果…”

    夏新月想越觉得心里冰凉:“没错了,那颗心脏是科迪莉亚在最后关头交由里希特去放到小森唯身体里的,而卡尔大人为了夏娃的诞生纵容了这件事,那么小森唯身体里的心脏就是科迪莉亚回来的契机,而小森唯觉醒的那一刻…便是趁虚而入的好时机!他们这是要夺小森唯的身体么!?”

    夏新捏了捏满是手汗的拳头,开始考虑接下来的事情,自从科迪莉亚被她的三个儿子杀害以后,卡尔海因茨并没有再提起过她,但夏新却敢确定,卡尔海因茨绝对知道关于科迪莉亚会复活的事,但以科迪莉亚的性格,回来的她绝对会以她那毁灭性的“爱”向卡尔海因茨发起报复,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卡尔的目的真的是为了吸血鬼一族的变革?

    夏新已经不敢再确定了,而一切发生到这一步,自然卡尔海因茨以前所给的消息的真实性也被夏新打上了问号,无论如何,事情的复杂似乎远远超过他的想象。

    “卡尔大人收留琉珲他们究竟是为了什么?而我在卡尔大人的计划里又会是什么角色?真的是为了小森唯这个夏娃吗?真的是为了吸血鬼一族吗?”越来越感到头疼的夏新带着恼怒的狠狠捶了一□边的树干:“可恶!我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之前没有冷静下来!?为什么现在的我什么也不知道!?这样的我究竟能做什么!?”

    “你想做什么?”平缓中犹带一股慵懒的声调突然响起,让夏新倏然一惊,猛地回头看去。

    “逆卷修?”夏新看到来人皱起了眉头,冷冷道:“你来做什么?”

    “呵,不叫我修少爷了吗?”逆卷修紧紧盯着夏新道:“你现在…在烦恼吗?”

    夏新一怔,然后收起之前的恼怒狼狈,淡淡道:“修少爷现在不去上课吗?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就走了。”

    “你不用这样对我。”逆卷修微微侧过头说:“当初因为我的懦弱而让你…但我若是知道她会这样做的话…”

    “过去的事就不必再提了,你只要说你现在找我是为了什么吧。”夏新打断修的话道:“一直以来不想见到我的你突然来找我,难道就是为了说这些?”

    “我不是不想见你…”对于夏新的态度,修眼神中闪过一丝苦涩,继续说:“我是想告诉你,你今天惹恼绫人的举动太冲动了。”

    “哦?修少爷居然看到了,可为什么…”

    “没错,从你咬下绫人开始我就看到了。”修自嘲一笑:“没想到现在和你的交集还不如绫人多。”

    夏新忽视了修后面的一句话,奇怪道:“你既然已经在那里了,为什么不进来阻止呢?毕竟你是逆卷家的长子,未来的家主继承者之一啊。”

    “如果我暴露了自己在场的话,只会让绫人更加恼怒,更加恨你而已。”不想继续家主的话题,修直接回答了夏新的问题。

    夏新点了点头,被别人看到自己弱者的姿态,这种事是绫人决不能接受的,就像修所说,如果修就这么出来的话,那么他这个罪魁祸首肯定是被记恨的最深的一个。

    “对了,里希特最近似乎动作较多,他好像狠关注小森唯,你…以后自己多加小心…”修说完,深深的看了夏新一眼,便离开了。

    而夏新则在原地思索着修说的话:“里希特…果然是为了科迪莉亚么。”而在另一方面,夏新则奇怪修告诉自己的目的,更何况就此看来,逆卷修似乎也知道些什么。

    “逆卷修,你真的不在乎家主的位置吗?”喃喃自语着,夏新带着疑惑向着教室走去。

    “真是不好意思,立新君,最后还要你接我回来。”小森少女有些歉意的看着夏新道。

    “没什么,毕竟这么晚了,小森小姐是个女孩子,当然不能让您一个人回去。”夏新笑笑道。

    “那个,立新君,你真的不用叫我小姐的,称呼我唯就可以了。”

    “啊?”对于小森少女的提议没反应过来的夏新怔住了。

    以为自己吓到别人的小森唯有些无措的道:“我只是觉得被当成大小姐什么的很奇怪而已,所以希望能够和立新君像个普通朋友一样相处,毕竟在逆卷家,我也只有立新君一个朋友了…”

    听到小森少女的理由,夏新直接笑了:“我当是什么事呢,这当然没问题了!我们现在就是朋友了,唯。”

    听到夏新突然叫了自己的名字,小森少女愣了一会,接着便露出了一个灿烂笑容。

    两人再次说了一会话后,夏新便将小森唯送进了房间,接着便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谁知,还碰到一个意外的人…

    “你倒是很会讨那平胸女的欢心嘛。”逆卷绫人冷笑着看着背对自己的夏新。

    “你已经恢复过来了吗?”夏新没有回头看绫人,因为他现在并没有想好去怎么面对绫人。

    但很显然,夏新不提还好,一提这件事,绫人立马就爆发了:“你这个混蛋!居然就这么丢下了本大爷!吸完就走的人渣!”

    听到绫人的话,夏新脸上表情精彩了:“呃…相比之下,你更在乎这件事吗?”

    “本大爷现在更在乎杀了你!!”绫人语气中释放着凝成冰的冷然:“绝对不会放过你。”

    “我的命随你取,如果你做的到的话。”夏新突然变得异常冷静。

    “你在小瞧本大爷!?”

    “不,只是想和你谈笔交易而已。”

    “嗯?”

    “科迪莉亚也许没死。”

    听到夏新的话,绫人瞳孔一缩:“什么?”

    “科迪莉亚也许还活着。”夏新重复道:“不,或许应该说,她可能会复活。”

    “你怎么知道的?”绫人并不完全相信夏新。

    “我在卡尔大人身边什么这么久,相信我知道的东西绝对比你们要多很多。”夏新解释道。

    “哼,本大爷懒得管你,你告诉我这些到底是想干什么!?”

    “我说了,这是一笔交易。”夏新这次缓缓转过身来,看着绫人说道:“我会帮你变强,而你要帮我杀了里希特。”

    “哼,本大爷不乐意帮你。”绫人恶意满满的对夏新笑着。

    夏新也懒得管这么多,接着道:“事成之后你想要我的命也没关系。”

    绫人怒:“你这是施舍本大爷吗!?以为本大爷真的要不了你的命吗!?”

    “不。”夏新笃定一笑道:“我只是相信绫人你渴求力量的心而已。”

    说完,夏新不出意外的看到绫人一瞬间的动摇,略带深意的道:“我相信你不会放弃这个机会,因为你们其实也没有选择。”

    不再管绫人,夏新走回到自己屋里,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

    拿起手机的夏新还没来得及说一句话,一个熟悉的声音就迫不及待的出声了:“新酱~好久不见啊~。”

    作者有话要说:好了,接下来应该会有新人出现了_(:з」∠)_

    咳咳,今天也是来介绍一个新人的~他就是dlmb里的人气第七、爱种菜的骚年——无神悠真~~

    其实对于无神悠真这个骚年我很满意,游戏里妹子和他的剧情和结局都是比较好的~而且是不同于其他人,悠真骚年对女主的爱是很明显,也很真实的~~~感觉他们不he都不行啊!!我还是很喜欢悠真的~~

    好了,不罗嗦了,放图~~

    爱护菜的悠真骚年~好可爱~~

    he结局~~小森少女头上的花是悠真为她戴上的~~两人得到卡尔海因茨的承认而订下婚约~~

    幸福啊~~【捂脸】当然,悠真少年还是有缺点的,那就是暴力倾向太严重!而且还对女主出手qaq有一个结局还把妹子打成植物人_(:з」∠)_不过好歹是无心的,而且悠真少年为此好像也疯了,比起被杀死什么的其实还是可以接受的qvq【被pai飞

章节目录

[综]夺走你的情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两面针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两面针子并收藏[综]夺走你的情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