奢华而又阴森的某座古堡内,两个黑漆漆的人影显得异常诡异…

    “新,你现在可以去那里了。”

    “是已经找到夏娃了吗?”

    “没错,魔族的心脏与人类的身体相结合,创造出的全新夏娃,将为我们带来真正的改变,而我,将见证那奇迹显现的一刻!你会帮我完成这一心愿的,对吗?新。”

    “…是的。”一个人影微低下头:“愿意为您效劳!”

    =====================================================================

    夏新的面前是附近有名的鬼屋,即使有着这样一个不详的名字,但大门前的喷泉装饰精致,欧式典雅的主屋鹤立鸡群,让白天的鬼屋显得华丽尊贵。

    没错,这并不只是一个外界所传的“鬼屋”,还是吸血鬼一族族长,现任的吸血鬼帝王卡尔海因兹的宅邸之一,而住在这里的正是族长的六个鬼儿子,也就是俗称的——官二代。

    “他们就是真正的亚当候选人了么,包括另外的几个...”夏新看着这栋鬼屋,眼精光神中闪过一丝精光:“得到夏娃的血,就能得到立于顶点的力量么,如果是这样的话…”

    “嘎吱”一声,门突然从里面自动打开了,一名管家打扮的人恭敬的站在门后道:“欢迎您的到来,立新少爷。”

    “嗯。”夏新淡漠的点点头,在穿过对方身边的一瞬间状似漫不经心的问道:“我记得之前在这里的管家好像不是你吧。”

    管家眼神微暗的看着夏新:“立新少爷您以前来过这里?”

    夏新嘴角勾起一抹讥诮的冷笑说道:“作为一名管家,是不是要先搞清楚自己的地位,我好歹是卡尔海因兹大人派来的,你如此质问,是将卡尔大人置于何地!?还是说…”夏新的眼神危险的眯起来:“还是说你认为我不够在你之上的资格!?”

    管家神色一凝,然后立刻更加恭谦的说:“抱歉,请您息怒,既然您是卡尔大人派来的,那么地位当然是非同一般的。”

    “既然你知道,那就好好回答我的问题,那个之前在这里的管家呢!?”夏新的语速保持着平缓,却逐渐带上一丝不耐和急切,似乎在压抑着急于知道的心情一样。

    “您说的是之前那位吗?听说似乎做了什么违背大太太的事,然后就没有消失不见了,大概已经逃跑了吧。”管家一边解释,一边观察夏新的表情,却发现对方脸上的表情丝毫未动。

    夏新冷着脸淡漠道:“是吗,那真是遗憾啊。”说完便不再搭理对方向着里面走去,而管家则亦步亦趋的跟在夏新身后,夏新不爽的蹙起眉回头嘲讽道:“你现在要做的不是无所事事的跟着我,而应该是将你们家的少爷们叫出来,毕竟我可不是被派来看你们的房子的。”

    管家身形略一停顿,还是回答道:“是。”

    管家渐渐走远,直到消失不见,夏新脸上的平静才破裂,微颤的双手捂住双眼,遮住掩藏的恨意与冷酷,喉咙间发出刻骨到恐怖的声音:“果然动手了么,还是没有放过么,既然你们这么残忍,那我又何须留情!!给我等着吧…”

    “阿列~!?等着什么呢?”突然出现在身后的声音让夏新一惊,迅速转身看到了那个说话的红发礼帽少年。

    “嗯哼~,你是在痛恨着这里吗?刚才的表情真是很不错呢~!”似乎看到了什么兴奋的东西,少年笑得越来越荡漾了:“撒~你不是恨这里吗?再多痛恨一点吧,再多露出那样的表情吧,呵呵~。”

    夏新冷冷的回头看着对方,唇形一动吐出五个字:“变态神经病。”

    “哈哈!!被这么说我好高兴呢,撒~没错,我就是变态哟~。”少年看起来更加愉悦兴奋了,而看到少年这个样子,夏新立马不想再和对方搅合了,转身走到沙发处坐下,开始等逆卷家的少爷们。

    “阿列~,不理我了呢,真是无趣啊。”少年见夏新不再搭理自己了,很失望的坐在了夏新身边,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两人却没有再说一句话,夏新若无其事的看着手里的杯具,而少年则是闲着没事观察夏新。

    被人盯的有些烦了,夏新开口道:“变态君,你现在如果很闲的话,不如去叫叫你的兄弟吧。”

    “嗯哼~,你已经知道了呢,果然你很有趣~。”少年靠近夏新,轻声在对方耳边说道。

    夏新没管少年的动作,面无表情的说:“这和有没有趣没并什么关系,只是你的行为实在不像一名下人,而你既然不是下人,那么在这个只有六个主人的宅子里,你的身份不是显而易见吗?”

    “看来你能成为监督者也不是没有一点本事,但这么对房屋主人说话,你果然只是个粗鄙不堪的外来吸血鬼罢了。”随着这个暗藏讥讽却又不失礼节的声音传来,一名衣冠平整到近乎严谨的墨发少年走了过来,毫无温度的视线却在看到夏新时不明显的跳动了一下…

    而夏新在看到对方后却笑了起来,只是在笑的同时,眼神更加冰冷:“我想如果贵府的待客之道有些礼节的话,不至于会让人不想给面子吧。”

    “你当你是谁啊!?敢在本大爷的地盘上这么嚣张!!真是和昴那个暴力混蛋一样讨厌。”红发绿眸的少年气势汹涌的走过来,却在看到夏新时皱起了眉:“喂,总感觉你很熟悉啊,你是不是在哪里见过本大爷?”

    夏新嘴角一抽,有些黑线的说:“少年,我们先不说这个搭讪有多老套,只说句式你都是错的吧,主谓完全不对啊,算了,槽点太多我不想说了,但我劝你一句,好好学习国文吧,这对你将来泡妹子有用。”

    “哈啊!?本大爷需要去泡?只要招招手,不就有成群的女人愿意让本大爷泡吗!”少年异常自满的说道:“那些女人能被本大爷看中就是她们的福分!”

    夏新默默在心里吐槽:未来究竟会有什么对象受得了你啊…

    看到夏新沉默的少年以为他是默认了,一时间表情更加得意,但很快拆台的人也来了:“哼,只会说大话的笨蛋,没有完全领悟别人话的意思,你果然需要好好学一下国文。”

    “昴!又是你!真是想和本大爷作对吗!?”少年愤然转身看向声音出处,却没看到任何人,于是更加火大了:“你这家伙…给本大爷滚出来!!”

    “我在这边。”白发少年站在夏新身边,没有去管炸毛跳脚的红发少年,而是严肃的看着夏新问道:“你…到底是谁?!”

    夏新无辜状耸耸肩说:“只是个突然造访的外来吸血鬼而已。”

    “外来的吗?应该不算了吧…”不知何时躺在夏新旁边沙发上的鹅黄发少年慵懒的说道:“那个人应该也把你划进逆卷家了吧,看来他还真是重视你呢,不过…”少年缓缓睁开双眼,露出的那片海蓝色在看向夏新时微微荡起一层波动:“不过为什么我也觉得你很熟悉呢…”

    “真是有趣,我一直都呆在卡尔海因兹大人的身边,怎么可能会碰到各位少爷!?”夏新轻笑着说道:“至于重视…我想能知道这么多的你才是卡尔大人重视的人吧。”夏新在这么说的时候,着重观察了一下,果然看到之前的严谨少年那更加紧蹙的眉头。

    “好了,人已经来这么多了,那么我先自我介绍一下好了。”夏新站起身彬彬有礼的对着在场的少爷们轻鞠躬:“我是受卡尔大人的命令,来进行监督这次祭品新娘情况的逆卷立新,在此希望各位少爷能够配合。”

    “真是受不了,就这么说出你的目的和那个人的名字,你果然只有成为下仆资格。”墨发少年推了推眼镜,指间暴露的缝隙中透出了对夏新深深的不屑。

    夏新淡淡的反驳道:“我想在大多数人都已经知道的情况下,继续故意隐藏才是愚蠢的做法,不是吗?”

    “哼,我对你的想法不感兴趣。”少年冷冷的回了一句,然后又说道:“不过出于礼节,作为房屋主人的我们也先自我介绍一下好了。”说着将手一一指向屋子里的人道:“那个躺在沙发上的是长男修,我是二男怜司,那边站着的是三男绫人,戴礼帽的是礼人以及你身边的是最小的六子昴。”

    “五个?不是说逆卷家有六个少爷吗?”

    听到夏新的疑问,怜司皱着眉头回答道:“没来的是奏人,看来又是到蜡像馆了,那么关于你的事情我会和他说说的。”

    “是吗…奏人啊…”夏新若有所思的道。

    “哼,说完了吗,如果说完了的话就立马走人!!真是…家里来了外面的吸血鬼真让人不舒服!”昴不爽的一拳袭向夏新,夏新却连动都没动,拳头则硬生生的打在夏新头旁边的沙发靠垫上,一时间里面的棉花飞了出来。

    而夏新在差点被这么打一拳后,依然面不改色的端起茶杯轻抿一口,赞赏道:“不错的红茶。”

    怜司挑挑眉,脸色好了许多:“算你识货。”

    “喂,你没听到我说的话吗!?”不知为什么暴躁起来的昴恶狠狠的揪住夏新的领子:“我说,让你滚出去!”

    “很抱歉呢,昴少爷。”夏新完全不在乎昴的大力,冷静的掰开昴的手,将自己的衣领解救出来整理了一下才开口道:“并不是我想待在这里,而是因为卡尔大人的命令而不得不在这里。”

    “呵…”昴冷笑:“那么那个人让你去死你也会照做吗?”

    夏新眼神微闪,接着毫不犹豫回答:“如果是大人的命令的话。”

    “啊咧啊咧,真是对主人忠心的一条狗呢,撒~我真是对你越来越感兴趣了~。”逆卷礼人一手托着礼帽,一手搭上夏新的肩,眼神中闪烁着显而易见的恶意和深沉:“那么以后请多多关照了~立~新~君~。”

    作者有话要说:现在进入大菠萝~表示研究了一下游戏续作more blood,所以会加上一些相关的设定~,这里和不了解的亲们解释一下,亚当夏娃的故事大家都有听说吧,而这里应该是说得到夏娃血液的人会作为亚当,与夏娃生育出更加强大的后代吸血鬼,咳咳,好吧,其实因为游戏时日版的,俺研究的耶不太明白~嘛~至于没看过原著神马的,乙女游戏的剧情咱们都知道~诶黑_(:з」∠)_

    在此献上逆卷家少爷们和女主的图~

章节目录

[综]夺走你的情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两面针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两面针子并收藏[综]夺走你的情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