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要与祈织爆发冲突已经过了两天,这两天来,夏新没有出现在朝日奈家,朝日奈家的人也没有联系过夏新,哪怕是风斗也只是打来了一个电话说了一些话便再也没有了消息,一切平静的让夏新甚至有了一种什么都没有发生的错觉。

    这是事情发生的第三天早上,夏新正穿着衣服,卧室的门突然被敲响,紧接着绘麻的声音传来:“哥哥,有人来找你!”

    夏新眼中闪过一丝疑惑,自己的妹妹既然没有多说什么,那么来找的必然不是什么熟人,这便一下子排除了那和自己牵扯较深的几个朝日奈兄弟,但一直以来夏新很清楚自己的朋友并不多,而能在这个时候来找他的人…会是谁呢?

    夏新迅速搞定一切后,打开门便向绘麻问道:“那人…还在外面吗?”

    “是呀!”绘麻小脸上的表情变得愤愤不平起来:“那个人感觉有些讨厌呢!!他好像对哥哥你很不满哟!”

    “是吗…”夏新若有所思:“来的那个人…我大致有谱了。”

    “诶?”绘麻显然不知道夏新在说什么,可爱的向着夏新眨了眨眼。

    夏新面带笑意温柔的摸摸自家妹子的头:“嘛~这些事情你不用在意,我会处理好的。”

    “嗯!哥哥最厉害了!”绘麻满脸都是对夏新的信赖,这让夏新手一顿,一时间想到了之前自己的计划,唇边的笑意渐渐隐去了…

    我还是做了这样的决定啊…对不起,绘麻…

    门外的朝日奈枣依然紧绷着一张脸,对于这两天来家里发生的事,让他的眉宇间也染上了一丝愁绪,但在看到出来的夏新,枣本来就不怎么好看的脸色却一下子更加阴沉了,沉淀了一下情绪,枣开口道:“喂,你这两天为什么都不来了?”

    夏新叹口气说:“我想你们这个时候应该是更加不想看到我的吧。”

    “一点也没错。”枣毫不客气的回答:“如果从我个人的角度而言,那当然是觉得你不要出现的好,但现在因为你的关系,一切都已经一团乱了,你难道不觉得该付一下责任吗!?”

    “你放心,该负的责任我一定会负。”夏新面无表情的道:“但你出现到这里应该不是为了说这些吧,或者说…是发生了什么事必须要由我来解决么…”

    “哼。”被猜中的枣有些微妙的不爽,但还是将事情告诉了夏新:“正如你所说,现在家里确实不妙,我是不知道为什么你…”

    枣咬了咬牙,还是没有说出口那些想发泄的话,于是便单刀直入的道出一个大概:“你这两天没有出现,家里的气氛已经完全变了,侑介整天吵着要找你,风斗最近越来越阴沉,琉生也开始变得沉默,祈织直到现在都没出过房门,饭也没怎么吃,要哥则是整个人都焦躁了起来,但这些也就算了,最奇怪的却是椿,突然间脾气大了许多,总是为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生气…啊!当然,其实我本来也是想将你和祈织哥他们的事隐瞒下去的,但一切暴露的太明显了,所以最后大家也都已经知道了…”

    说着说着,枣看向夏新的眼神犀利起来:“我不知道你是做了什么才让这个家变成这样,但我是认为解铃还须系铃人的,所以我来这里就是希望你能去我们家一趟,将这些事情解决了,然后…彻底断了他们的念想!”

    “是吗…”夏新冷冷低语道:“然后就没我什么事了,从此就让我在你们面前消失吗?”说完,夏新看向枣的眼神也开始变得冷凝。

    听到这些,枣反射性的想反驳,但内心暗藏的一丝心虚却似乎说明了他真的有着这样的想法,这让他一时间有些无从开口,只能咬牙扭头躲避夏新的视线。

    “真是残酷的人啊!难道你觉得只有自己的兄弟会痛苦吗?”

    “……”枣没有说一句话,但眼神却出现了一丝动摇。

    “算了。”夏新脸上的笑容逐渐变得嘲讽起来:“嘛~可以理解啊,让自己的亲人痛苦的人,确实不可饶恕,那么利用他来解决一切也是应该的。”

    “我也没有想利用你…”枣有些为难的开口道:“只是希望你能解决一下祈织和要哥的问题,至少…让这个家不这么阴沉下去,现在每个呆在这样的家里的人都已经要忍到极限了,这样的地方…我已经不想再待下去了!”

    “是吗…那利用就利用吧。”夏新无所谓的耸耸肩。

    枣愤怒爆青筋:“早说过不是利用了啊!!!#”

    只不过过了两天,再次踏上朝日奈家的夏新反而有一种很久没来的感觉,不是因为朝日奈家的设施有什么大的改动,而是那完全不同于过去的氛围,正如枣所说,过度的压抑,让人快要呆不下去了。

    “立新君…”右京看到夏新,本就皱着的眉头立即更加紧凑,眼神也变得复杂起来:“你来是为了…祈织?”

    “你放心,我来就是想看看能不能帮忙。”夏新看出右京此时对自己的怀疑,摇摇手解释道。

    “好了,人已经带到了,没我什么事的话那我去看昴了。”枣冷淡的说完就离开了。

    突然…

    “阿新?你终于来了!”随着一个惊喜的声音,第一个欢迎他的人出现了。

    “椿?”夏新有些惊异的看着跳到自己面前的椿,完全没有想到第一个高兴见到自己的会是他。

    “呐呐阿新,你见到我不是该高兴吗?!干嘛这么惊异啊~。”椿有些不满的看着还没收回表情的夏新,低垂下的眼眸闪过一丝失落。

    “呃…不,我只是觉得在发生这么多以后你还会高兴见到我,这让我有些惊讶罢了。”夏新有些无奈的解释道:“毕竟就枣的态度…我这应该是被你们家彻底讨厌拖入黑名单了吧。”

    “喂,谁说你被我们讨厌啦!至少我…和梓就不讨厌啊!!”椿明显的带上了一些不自然,但紧接着好像想到了什么般猛地抬起头紧盯着夏新:“呐,你这两天都是在干什么啊?为什么不来了呢…”停顿了一下,椿还是加了一句:“你…连侑介的功课都不管了吗?你还是他的家教吧。”

    夏新再次将回答枣的那个答案扔给了椿:“只是觉得现在我并不适合与你们再接触下去了,而且我也认为你们应该不想现在看到我吧。”

    “什么嘛…问都不问一声我的意见就擅自决定躲避啊!”椿听了夏新的话更加不爽了:“或者说你觉得我就只有这样的程度?”

    “椿!”右京一脸严肃的开口了:“立新君现在没空管你,这里没你的事了,给我回去!”

    “不要!”椿带着倔强的瞪向右京:“为什么说没我的事!?因为要哥和祈织吗?可是阿新他本来就不…”

    “不怎么样?”一个带着冷意的声音从楼梯处传来,接着渐渐露出脚和腿,直到整个人都出现在众人面前。

    “要哥…”椿抿了抿双唇,有些复杂的叫道。

    “要?”夏新看着气色不太好的要,似乎上次的病没有好全,又或者是之后再次着凉了,要看起来还是有些虚弱。

    “阿新,你来了啊。”要在夏新叫道他时才转头看向对方,眼神稍微闪了闪:“你既然来了,那么祈织他…会很高兴吧。”

    “要,你明知道我们当初为了什么才这么做的…”夏新看向要的视线带上了复杂:“你这是在逼我做出决断吗?”

    要无法按捺住内心的苦涩自嘲道:“这也许就是我那一开始动机不纯接近你的报复吧,如果可以的话,真想就那样什么都不知道。”

    “你这是想说什么?”夏新脸上的表情显示出了疑惑。

    “没什么…只是想说,属于我们的兄弟战争早已开始了,现如今你觉得还会有什么可以阻止我们吗?”要抛开苦涩,笑容逐渐恢复轻佻:“阿新,你也不要想着就这样逃离或者结束,因为阿新你就是战争所夺取的中心。”

    “要,你这话是…”夏新真的惊讶了,瞪大着眼睛看着对方。

    而要却像是想通了般对夏新露出了不同于往常的温柔笑容:“我已经想好了,不管是祈织还是其他人,我都不想就这样放弃,既然不能放弃,那就只能去争取了!”

    “阿拉~,要哥,你就这样宣战了吗?那么看来我也该说些什么来表示表示了。”椿突然走到夏新面前,恰好阻挡了要看向夏新的视线。

    “椿,这件事和你有关系吗?”要皱着眉不满道。

    “没关系,马上就和我有关了…”椿笑眯起了眼睛说。

    “够了!你们两个难道不觉得现在应该先解决祈织的问题吗?”看着几乎想吵起来的两人右京终于忍无可忍的发火了。

    “问题?我有什么问题吗?”突然插入的声音让几人都是一惊,接着便看到不知何时站在角落面色冰冷的祈织…

    “所以说…你们就是这么抢走我的阿新的吗…”

章节目录

[综]夺走你的情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两面针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两面针子并收藏[综]夺走你的情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