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说到要和夏新一起野营,要充分发挥自己的无节操,强大的两次雷翻了夏新,那么现在他们又在做什么呢?好吧,什么都没做,还是就这么单纯的凑在火堆边取暖,当然,要的插科打诨必不可少…

    “喂喂喂,你干嘛突然又离我这么远啊,难道是终于察觉了对我的心意所以不好意思了吗…”

    “嘛~只是不想被白痴病毒传染而已。”

    “阿列~!!很过分哟,好歹我们也是…”

    “你还要这么说下去吗?”夏新的神色突然正经起来,看到要一副想要解释的样子,夏新摇摇头道:“我这次不是因为这个生你的气,老实说,我…很理解你。”

    “阿新,我…”要还想说什么,夏新却直接打断:“先听我说,这件事我不知道这样做对不对,或者说,我有些担心…”

    “担心?”要很明显疑惑了:“担心什么?”

    “担心这么做会不会…对祈织产生更大的伤害,担心会就此失去祈织…”夏新的侧脸一瞬间变得忧郁了起来,要静静的看了一会,脸上的笑容也渐渐收了回去,不确定的问道:“阿新你…是不是对祈织…”

    “怎么会!?”夏新似乎知道要想说什么,便不等他说完就毫不犹豫的回绝,但接着似乎又想到了什么般有些不确定的道:“我和祈织…应该没什么吧…”

    要的脸色瞬间阴沉了,不知为什么,心里的不爽就这么突然的翻腾起来,连带着语气也差了好多的讽刺道:“呵,之前还说你喜欢女人,转眼就犹豫起来了么。”

    “我是喜欢女人啊,但是和祈织…那个,也确实接吻了啊,所以真要说完全没什么的话,对祈织也不公平啊!”夏新露出一副心虚窘迫的样子解释着。

    要的脸色则彻底难看了,但却没再说什么,直接猛灌了一口啤酒,却怎么也压不下心中莫名的烦躁感。

    夏新见要心情好像很不好的开始闷头喝酒,不搭理他了,觉得自己说的也差不多了,便又换了一副语气开口道:“而且…怎么说呢,我也有些担心你。”

    “哈啊!?”要停下了喝酒的动作惊讶的看向了夏新。

    而夏新瞥了他一眼便又继续盯着火焰,无奈的说:“嘛~这么看我干什么?我只是不想你就此和祈织闹矛盾而已,毕竟…你是个好哥哥啊。” 说着说着,夏新也扭头看向了要,而要则惊奇的发现,此时那双黑色的眼睛在火焰的映射下似乎闪现着点点星光,即使嘴角的笑意在夜晚中并不十分明显,但那瞬间柔和了的五官让要感到一阵迷惑,不知不觉的就伸出了手摸上了夏新的眼睛,然后一路向下,停在了唇上…

    “喂,你在做什么啊!?”夏新略带着尴尬的声音响起,要这时才反应过来了自己在做什么,瞬间讪笑着收回了手。

    两人坐的距离稍远了一点,沉默混杂着未消散的暧昧蔓延了好一会,夏新才僵硬着开口道:“那个…这个肉已经烤好了,你先吃吧。”

    要似乎也没从刚才的事情中恢复过来,有些不自在的道:“不,还是你先好了…”

    “客气什么,反正你已经添了很多麻烦了。”

    “我可没打算客气,只是觉得自己烤出来的肉才更好吃而已,而且你的烤法说实话,有些粗糙啊…”

    “要你吃就吃,啰啰嗦嗦些什么啊!像个女人一样…#”

    “喂,阿新,就算是你,一直说我像女人什么的我也是会生气的哟!#”

    两人不知不觉的吵了起来,但气氛却也跟着自然了许多,一直到最后变成了不约而同的大笑。

    “哈哈,没想到和阿新你在一起意外的很有趣呢!”要对着夏新眨了眨眼道。

    夏新则露出一个坏笑:“可是和大叔你一起很没趣啊,难道这就是年龄的代沟?”

    要换上一副受伤的表情看着夏新:“诶?我们年龄相差有这么大吗?居然说我是大叔,你真是太伤害我了。”

    “喂,别这么看我,会吐的。”夏新嫌恶的往旁边移了移,要则不放弃的再次靠了过来,夏新再移,要再次靠过来…就这样循环了好一会,感觉两人现在这样很傻的夏新还是选择停了下来,不去管靠过来的要,而是突然的说道:“喂,要,你真的想好了吗?这样下去…你也许会被祈织所憎恨,即使如此你也要继续这么做吗?”夏新转头盯着要的眼神一时税利的如一根针般,想穿透要的胸膛,看到他的真实想法:“你…就算是会面对兄弟反目的情况,也要不顾一切的将这场戏演完吗?”

    “是。”坚定的给出答案,要的内心却不像表面上那样的镇定,只因为在想出答案的那一刻,他第一个想到的居然不是祈织,而是…要复杂的看向了夏新。

    感受到要的视线,夏新也扭过了头,两人的视线一对上,要立马别扭的转移了视线,内心纠结着:这究竟是…怎么了,为什么会…想到阿新!?

    似乎没有察觉到要的纠结,夏新站起身道:“好吧,既然你这么决定了,那我也会尽全力配合你,放心,我答应你的,一定会做到。”夏新看向要的眼神异常认真,里面跳动的火焰让要突然有些心跳加速,内心无法克制的浮现一个想法:这就是…连祈织也没见到过的阿新了吧…

    要还来不及为这样的想法感到愧疚,就觉得身上一暖,这才发现,夏新不知什么时候脱下了外套将它披在了自己身上。

    “我说,你之前浑身湿透,又没及时换衣服,先披着多暖和一下,免得真生病了,那我可有的忙活了…话说你好歹都是个大叔了,能不能不要再给后辈添麻烦啊。”夏新一脸嫌弃的看着要说道。

    “喂喂,不要这样说啊,嘛~你放心,下次可以换我来贴心的照顾你哟~。”要笑容暧昧的对着夏新眨眨眼道。

    “你够了!!”浑身毛都竖起来的夏新想掀桌了。

    晚上的帐篷里,夏新和要并排睡在一起,累了一天夏新已经彻底睡熟了,而要却无论怎样也无法入睡,最后甚至还数了一会绵羊,但两眼依然大大的睁着,毫无睡意。

    烦躁的翻了个身,要一下子正对上了夏新的睡脸,不同于白天的鲜明,睡着的夏新却有着融于夜晚的恬静,轻闭的双眼,微启的双唇,让要一下子回忆起了之前那个不自觉的抚摸,结果仿佛再也无法控制内心的*般,伸出了手,小心翼翼的摸上夏新的唇,接着又像是受到了什么诱惑一样,要不由自主的凑近,轻轻吻上了夏新的唇,然后无法自拔般的渐渐加深,而手也顺着脖子一路向下,抚过腰间,滑进了夏新衣服里…

    “唔…”突然睡梦中的夏新皱着眉头闷哼了一声,要立刻像是被惊醒了一样的迅速撤离夏新的唇,抽回自己的手,在看到夏新只是随意的翻个身后松了一口气,之后想到自己做了什么的要苦笑着捂住了脸:“抱歉了祈织,看来我们之间…真的要开战了…”接着要便起身,再看了一眼依然睡着的夏新,向着外面的那条河走去…

    而离开的要没有看见,本该熟睡的夏新却突然的睁开了眼…

    第二天,夏新和要准备回去,而昨天还好好的要今天却一直打起了喷嚏。

    “喂,不是说了现在的天气还不适合去那个水里吗!?而且你究竟是怎么洗才会让你的睡衣现在都还是湿的啊!”夏新看着鼻子发红的要,头疼的扶额:“这下好了,你现在生病了,我该怎么向雅臣哥他们交代啊…

    要嘴角抽搐了起来:“那个阿新,你不用这样吧,按理来说,不是该由我来照顾你吗?交代的话不也应该是…”

    “…一直在添麻烦的要先生,我一点也不觉得你可以照顾我,好了,你一边休息去,剩下该收拾的东西就由我来好了。”夏新说着便掳起了袖子,顺便将碍事的要推开。

    而被推到一边的要则饱含歉意的说道:“对不起啊,本来该由我做这些的…”

    “……”夏新没有立刻回答,过了一会才说道:“那下次就全部交给你。”

    要看着夏新,轻笑了一下:“可我现在想和你一起。”说完便也低下了身子开始帮忙,而夏新难得的没有阻止他,两人共同收拾着,忙前忙后,气氛却一时间温馨起来了…

    回去的半路上,要似乎有些发烧,只能由夏新这个目前无照的黑司机开车,好在曾经的技术没有因为宅在家里而彻底荒废,车一路安全的行驶到了朝日奈家门口。

    夏新先从车上下来,接着便打开另一边的车门,将此时头有些昏昏沉沉的朝日奈要给扶了下来,一步一步的向着屋里走去,然而此时一个熟悉的声音让两人不由的停下了脚步…

    “阿新!?还有…要哥?”

    “祈织…”要一时间有些清醒了过来,回头复杂的看向了穿着校服站在两人身后的祈织。

    祈织则一脸的面无表情冷冷道:“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章节目录

[综]夺走你的情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两面针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两面针子并收藏[综]夺走你的情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