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纠缠!?智脑这丫的是真逼着他走bl黄爆路线了!?

    自从新出来了这个攻略线以后,夏新便一直无限纠结着,却又无可奈何,之前风斗表露的感情才没过多久,便又再次经历了祈织的表白,现在不过刚刚答应和朝日奈要履行那个计划,连一点暧昧都还没玩上,便收到这么一个攻略线,这让夏新头疼了。

    事实上,对于那个计划夏新还是比较满意的,因为这样正好可以将朝日奈要绑在自己身边,以防他去祸害妹子,当然,不好的是这样一来,他自己也被迫和朝日奈要绑定了,和妹子接触的时间也将大大缩水,但真正让夏新满意这个计划的原因,却是和之前他那个邪恶的想法很相似,但又有不同,至少它不仅能防止朝日奈要在他攻略妹子时添麻烦,而且还不用真的去搅基什么的,但现在出来了这么个攻略线,夏新已经不知道这个‘不用搅基’会不会真的实现了…

    夏新当然不会就此远离朝日奈要,一方面在于他刚答应了人家的计划,人家也愿意牺牲自己来配合,他没必要不识好歹现在就反悔来得罪人;另一方面在于就这么突然的远离反而破绽太大,风斗的感情问题并没有解决,祈织的表白也才刚过不久,自己现在周围都是一团乱,而就之前的表现看来,要并没有他外表上看起来那么轻浮不靠谱,或者说,他在某些方面敏锐的惊人,毕竟只是见了几面便看出他和祈织之间的关系,不得不说,这个人从某方面而言…很可怕。

    当然,夏新也不是真的就不在乎这个攻略线,但不客气的说,作为曾经有过掰弯别人这一邪恶想法,还不知不觉勾搭了人家弟弟的人,夏新逐日递减的节操让他直接把这个计划当成一个暧昧游戏,就朝日奈要的本质而言,夏新并不是很担心,因为他一点也不相信朝日奈要会这么容易攻略,作为一名经验丰富的社会人士,朝日奈要不可能会这么轻易的就被夏新玩弄于鼓掌,而夏新也只打算单纯的履行计划,顺便严防朝日奈要与两个妹子的互动。

    当天的两人默契已经达成,暂时抛下攻略线的影响,夏新和朝日奈要开始了互相接近,没错,他就是以朝日奈要为挡箭牌来摆脱祈织,或者说还有风斗。

    “哦呀哦呀,阿新你每天看起来都是这么帅气啊,尤其是今天哟~该不会是为了我吧~…”站在夏新家门口的朝日奈要笑得一脸暧昧,让夏新看得异常…手痒。

    压下想爆出的青筋,夏新脸上维持着面无表情:“喂,对着一个男人都能说出这么无耻的话,你的脸皮是难以撼动的金刚钻吗?”

    “有什么关系嘛,我们不是关~系~特~殊~嘛~。”要上前做出亲密状。

    夏新立刻嫌恶的扒拉开要,接着像是碰到了什么恶心东西一样不停的拍着身上,看的要一时间有点受打击。

    “我说小新啊,好歹我是你男朋友啊,这样子我会很受伤的哟。”

    小新!?蜡笔小新!?

    不知不觉的想到了某个土豆脑袋的小鬼,又作死的在脑海里播放了一下自己和土豆头小鬼的结合,夏新瞬间更加恶寒了,再也压不下爆发的青筋,两手一伸,以及大的力气将朝日奈要反身一推,把人给压在了墙上冷冷道:“我说,你搞清楚了,首先我们压根就没有什么特殊关系,其次,不要让我再听到那个‘小新’的称呼。”

    “可是阿新,我们昨天可是说好的…”朝日奈要看起来一点也不慌,但同时眼神也严肃了起来。

    “……”沉默了一会,夏新漠漠道:“我知道,我会配合你,直到祈织彻底放弃。”

    “谢谢…”朝日奈要眼中闪过一丝愧疚歉意,一丝复杂,然后便再次归于平静,接着更是暧昧的凑上前:“既然你已经决定好了,那么我们要不要再做些更加亲密的事呢…”

    夏新再次回复面无表情的推开要,然后一个转身,关门。

    被拒之门外的要摸摸鼻子无奈道:“现在的年轻人真是的…一点也开不起玩笑…”接着再次复杂的看了一眼门,朝日奈要喃喃道:“为了祈织…抱歉了。”

    而屋里的夏新则在默默分析朝日奈要的一举一动,即使这个人本身行为轻浮,但今天这样显然有些过了,简直就像是…引|诱?

    夏新当然不会认为要是就这样爱上自己什么的,毕竟他又不是什么还活在公主梦里的小女生,也不是没有过感情基础的纯情小少年,当然分得清朝日奈要这一举动是别有用心的,至于那一用心,夏新不用想都猜得到是祈织,而接下来深入思考一下,可以说夏新已经自己猜测了个大概,那就是朝日奈要并不信任他!或者说,朝日奈要认为这样不够让祈织放弃,他…想让夏新真正爱上他!

    夏新嘴角翘起一个冰冷的弧度:“真是好哥哥,为了保护弟弟居然做出这么大的牺牲来引|诱我一个男人,那不知他有没有想过之后我和他会怎么办吗?而且现在看来,他是压根就不相信我不喜欢男人…”

    夏新可以想象的到,当一切结束后,对方应该就是毫不客气的抽身离开了,或者怜悯的以朋友自居,一时间夏新心里好像冒出了一团火,但随即又是自嘲一笑:“不过也是啊,人家和我非亲非故的,顶多见过那么几次面,哪里有人家的亲弟弟重要,这就和我为了攻略而利用祈织一样,所以这算是报应!?”

    想到祈织,夏新眉头又是一皱,但紧接着的敲门声打断了他的思路,放下心里的纠结,夏新一脸平静的向门口走去,用猫眼看到那个依然站在门口的略显风|骚的帅哥,夏新内心冷笑:不过既然你这样想玩,那我就奉陪到底,看最后会是谁先沉沦。

    心里不知不觉的推翻了一开始单纯履行计划的想法,逐渐浮现出了较量的念头,夏新漠漠的捏了捏拳头,眼神中的暗沉一闪而逝,然而等到打开门面对要时,脸上已经看不出任何破绽了。

    看到夏新给自己开门了,要的脸上依然是一副轻浮的样子,却没有再玩暧昧,而是直接开口说道:“要不要一起去旅游玩玩,这样也能给你和祈织多一点时间。”

    夏新挑挑眉,无所谓道:“当然可以,不过你有想好去哪里吗?”

    “呃…这个…”要有些苦恼的挠挠头,最后还是将球踢给夏新:“你来决定好了。”

    夏新毫不客气的给了对方一个鄙视的白眼:“什么都没准备好还旅游什么啊。”

    “话不能这么说,要知道我们现在可是需要时间相处啊,否则太突然了,祈织也是不会相信的呀,那么为了创造一些条件,我们需要借助这个旅游来增进一下我们的‘感情’啊~。”要说着说着语气又暧昧了起来。

    夏新半闭上眼睛,挡住眼里瞬间闪过的暗芒,看似赞同道:“你说的确实没错,那么…去野营好了!”

    “野营!?”要摸着下巴考虑到:“野营是挺不错的,最好能再来个烧烤什么的就更棒了!”

    夏新瞥他一眼:“那去哪里野营?”

    要一下子僵硬了,然后看向夏新:“不是由你决定吗…”

    门口的两人互相对视着,深情款款,气氛正好,如果忽略两人头上的省略号的话…

    日本是一个多山多森林的国家,因此想要找一个可以野营的地方其实并不是很难,两人随便找了个合适的地方带上帐篷,必要的食物等,做好准备便要出发了。

    出发的当天早上,夏新接到了祈织的电话:

    “阿新,你为什么要突然和要哥去野营,你是不是…”

    “关于这个,只是要他邀请我去放松一下罢了,也没什么的。”

    “要?你和要哥已经这么熟悉了吗?明明你们才见面没多久…”另一边祈织的声音逐渐失去了感情:“而且…为什么要哥邀请的人是你,他不是还有很多人可以邀请么…”

    “祈织!”夏新皱眉打断祈织继续说下去,然后长出一口气道:“够了,我并没有给你什么承诺,我们也不是真正的情侣,就算我答应接受你,但这也不代表我要牺牲我那必要的私人空间,我…不想被感情禁锢。”

    “……”另一头的祈织没有马上接话,但那逐渐急促的呼吸似乎预示了他情绪的不平静,直到好一会,才声音干涩的说:“那你呢?你的答案…到底是什么?”

    来了!夏新眼神一凝,刚要开口说话,朝日奈要突然出现夺过夏新的电话:“哟,祈织啊,你找小…呃,阿新是有什么事吗?”要在夏新危险的笑容下,咽下了即将出口的‘小新’,换上了‘阿新’,这才让夏新转过了头。

    对面的祈织声音一下子变得冷漠了许多:“要哥…”

    “对呀,就是我啊。”要的表情语气依然是那样贱贱的,态度看起来要多不正经就有多不正经。

    “你想做什么?”祈织冷冷的问道。

    要先是一愣,接着扣下电话对着夏新说道:“阿新你先再去检查一下我们带的东西是不是真的带齐全了,免得到时我们手忙脚乱又有的烦。”

    夏新点点头,没有丝毫异议的去照做,转身的一瞬间看向已经转过头的要的背影,嘴角勾起一个冷漠的笑意…

    注意到夏新已经离开,要从新拿起电话,表情瞬间变得严肃起来:“祈织,你真的有想好吗?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你知不知道这样…会伤的越来越深啊!”

    “这些不用你管,你只要告诉我,你想对阿新做什么!?”祈织已经逐渐激动起来了,要无奈的叹口气,声音带上了一丝冷酷道:“祈织,放弃吧,阿新他根本就不爱你。”

    “胡说什么!?你能知道些什么!?我和他的事你最好不要多管!!”

    “祈织,你以为你和阿新真的会有结果吗?你想过妈妈和兄弟们会接受吗?最关键的是,你觉得阿新他真的会愿意和同性的你在一起吗?”

    要的每一句话都带着显然的犀利尖刻,却又实实在在的让祈织无处遁逃,无法抑制的担忧害怕,让祈织有瞬间慌乱的差点让手机从手里滑落,但紧接着便更加捏紧了手机,似乎一瞬间想到了什么,祈织的语气恢复了毫无感情:“要哥,你是不是…想和我抢…”

    “什么!?”

    “要哥,无论是琉生还是你,都以为我什么都没有察觉吗?你为什么现在邀请阿新去野营,为什么最近和阿新来往这么密切,哦…对了,阿新今天和我说的那些话…也是因为你对不对,是你说了什么,做了什么,才让阿新这样突然改变了态度对不对!”

    要深深的皱起了眉,暗叹果然如夏新所说,祈织的情况有些不对劲,但已经决定促使祈织放弃的要还是坚定的开口道:“没错,阿新…我要定了。”

    电话里传出一阵咣当声,似乎祈织不小心碰倒了什么,要眼中划过一丝担心愧疚,但还是将一切情绪忍了下来道:“祈织,我说过,你放弃吧,你…争不过我的,就像今天阿新会愿意和我一起去野营一样,总有一天他会愿意永远站在我身边的。”

    “朝日奈要!!”祈织的声音里饱含着恨意:“你为什么要妨碍我!!”

    “喂,已经检查好了,我们还不出发吗?”夏新潇洒的靠着车对着还在打电话的要催促道,

    要笑着点点头:“知道了,马上就好。”便只是对着电话留下一句:“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就挂了,阿新已经不耐烦了呢。”说完不等祈织回答就匆匆挂了电话。

    看着走过来的要脸色不太好的样子,夏新什么也没多问,只是随手抛给了他一颗糖便转身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而接到糖的要却愣了愣,然后有些哭笑不得的摇摇头,他又不是什么小孩子,心情不好用糖来哄什么的…

    但不得不说,这一举动让要的内心温暖了一些,同时在面对夏新时,更加的愧疚。

    至于夏新,一直以来和风斗、侑介、绘麻他们相处时间较多,他这么做完全就是因为照顾小孩子习惯了,不知不觉的就会用些小零食什么的来哄人,至于是为了较量什么的,夏新压根就没想这么多。

    但要却想多了,不仅为夏新这一关心的举动而感动,还一下子联想到绘麻说的话,脑补出了夏新辛苦的照顾绘麻的画面,想到夏新这样的关心方式肯定是因为经常照顾妹妹(虽然和真相相近,但是本质上哪里不对?),而对比自己这样利用对方,要一时间觉得自己很丑恶。

    看到要本来恢复好了一点的脸色又再次转为阴沉,夏新有些疑惑的看向他:“你怎么了?”

    “不…没什么…”开着车的要眉头依然深锁,往日嘴角轻佻的笑意也不见了,化成一条紧抿的线,怎么看也不像是如他所说的没事的样子。

    夏新也没多想,以为他这还是为了祈织的事情在烦恼,便不再管他。

    两人之间因为要突然的沉默而一路无话,夏新也不是没想过说些什么,但随便说了几句发现对方都没多大的兴趣,便也跟着沉默了。

    就这样到达目的地,两人都下了车,美丽的风景,自然的气息,展开双臂深吸一口气,要心中的压抑瞬间减去了不少。

    夏新则没有去顾着玩,看在要刚才心情不好的份上,夏新难得良心的没去打扰他,而是自己拿出带来的东西准备搭帐篷。

    就这样子放松了一会儿,要一扭头就看到了沉默忙碌着的夏新,不知想到了什么,要轻笑了一声,走了过来,再次语气轻佻的道:“阿新你这么善解人意,我都觉得就这样假戏真做也不错呢。”

    夏新心里默默的不屑撇嘴:还想着玩那一套么…

    即使心里不爽,夏新表面上则是笑着挑了挑眉道:“怎么,现在心情好多了吗?”

    “诶?”要没想到夏新忽然会这么说,一时间愣住了。

    而夏新则低下头继续忙碌着道:“心情好了的话就去随便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采的野菜什么的。”

    “那你…”

    “快去吧,等你回来我应该就可以搭好帐篷了。”夏新抬起头看向要,笑容温和。

    要微微一怔,然后像是明白了什么一样,走到夏新身边,手帮着撑起杆子,看到夏新一时间有些呆愣,要嘴角的笑意不再只是单纯的轻佻,而是染上一份真心:“让你一个人来搭帐篷?我怎么可能会这么不仗义啊。”

    夏新最后还是叹口气道:“随你吧。”

    于是要便一直出神的看着夏新工作着的侧脸,心里默默肯定了一句话:果然认真的男人是最帅的。

    当夏新终于一切搞定的站起身,看着自己的成果刚想要得意那么一会,却不知什么时候要已经站到自己的跟前,紧接着便看到要抬起一只拿着纸巾的手,在自己疑惑的视线下贴上了自己的脸颊…

    “看你,脸上还沾着灰呢。”轻柔的擦拭动作,温和的眼神,贤惠的语气。

    噼里啪啦!!

    夏新感觉自己被雷击了个外焦里嫩,内心瞬间咆哮化:这个被乙女附身的家伙是谁!!!

章节目录

[综]夺走你的情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两面针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两面针子并收藏[综]夺走你的情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