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吧,你们俩是怎么回事?”夏新抱臂站在众人面前,表情语气都带着一股黑社会老大训人的架势,就差往嘴里再叼根烟了。

    一溜的几位朝日奈家兄弟在沙发上坐成一排,位于他们前方站着的便是两位当事人,纯洁无辜的受害者麻花小妹和肮脏无节操男朝日奈要。

    此时的两人面对着气势如虹的夏新,都弱弱的微低下了头,而看到他们这么一副明显是心虚的样子的夏新瞬间又再次爆发了。

    “喂,现在给老子我解释清楚!你们两个刚才那是…啊啊啊,果然还是把人暴揍一顿比较好…”彻底阴沉下脸的夏新掳着袖子,掂起之前放在手边的家伙就要大干一场,身后的朝日奈家兄弟们立刻及时的再次拦住两人,而被拦住的夏新更加不爽了,丢开被雅臣死拽着的家伙,推开挡在前面的右京,夏新抡起拳头直接朝着要的脸轰下去,至于为什么直接打脸,好吧,事实上对于朝日奈要那张牛郎脸夏新已经不爽很久了,或者说,那种一看就是情场高手,似乎很受女人欢迎的人是新新最讨厌的存在,直接点明的话,就是一种男人的嫉妒,以及天生的危机感。

    没错,夏新看到朝日奈要就有一种危机感,这种一看就知道对女人很在行的人可以说是最难对付的,对女人的诱惑力也明显要比一般的优秀男人强,因为他们善于和女人玩暧昧,也了解怎样让女人迷恋自己,可以说,本来还在庆幸朝日奈家似乎没有这种类型的夏新在看到朝日奈要时顿时产生了一种雷劈感,上帝啊,刚刚解决了一个祈织,要不要这么快就让他乐极生悲啊…

    而事实也证明了了他的担心是对的,居然对着他家这么纯洁的麻花小妹也能下得去手,可见这丫的已经禽兽到何种地步。

    打了对方一拳,夏新看着要那张略微青肿起来的脸情绪稍微恢复了一点,但余怒未消的夏新看向对方的目光依然不善,开口说话的声音更是冷得掉渣:“给老子我说清楚,你们刚才那是在干什么!?”

    “哥、哥哥,我们、我们没有做什么啊,那个…其实是因为我和要哥哥的衣服挂在一起了,所以他帮我解开来…着…”绘麻说着说着,声音便在夏新越来越阴沉的目光下渐渐变小了。

    夏新不屑的冷哼一声:“帮你解开!?你当我这么好骗吗!!解衣服要把人逼到墙角吗!?解衣服表情会这么猥琐吗!?”

    “猥、猥琐!?”朝日奈要手指着自己的脸,似乎对于得到这样的评价很不可思议般,表情瞬间就怪异了。

    “废话,对着小女孩出手,你还觉得你是正人君子吗!?”夏新一把揪过要的衣领,眼里的阴霾似乎要吞噬了他一般。

    “哥,你快住手!真的没有这回事啊!!我们真的只是在解开挂在一起的衣服而已啊!!!”一边的绘麻急的眼圈都红了,朝日奈雅臣也赶忙说道:“那个,立新君,你真的误会了,要他虽然平时看起来很花心很不靠谱,但他绝对不会对小孩子怎样的!”

    “是呀阿新,要他其实很关爱小孩子的,所以他绝对不会对小绘麻做什么不好的事情!”琉生也上前替要说话。

    “冷静一点啊!”双胞胎也急匆匆地来分开两人。

    侑介也迅速的为要开脱道:“阿新哥,要哥人其实挺好的,而且就算有什么的…不是还有我们在吗,我们不会不管的啊!”

    听了侑介这话,要的脸一下子就黑了:“喂,侑介,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真的把你要哥给当成变态了啊!?”

    “呃…我没那个意思…”知道自己一不小心说错话的侑介心虚对手指。

    “好吧,既然这么多人相信你,那么我也相信你。”夏新收敛了自己的情绪,随手丢开对方的衣领。

    “诶!?”要似乎没想到刚才还那么一副深仇大恨模样的夏新居然会这么轻易的放过他了,一时间反而有点反应不过来,夏新看着对方犯傻的样子,内心奇异的涌出一股快感,嘴上则毫不留情道:“哼,听好了,看在我家绘麻和你兄弟们的面子上这次我不追究,下次再敢占绘麻的便宜…”夏新威胁似的掰了掰腕子。

    朝日奈要倒也没为这个生气,只是一脸的哭笑不得的解释道:“我真的没有占你妹妹的便宜啊,毕竟我也是经历过许多事的大人了,不可能对一个小孩子有什么非分之想吧。”

    听出要想要表达的意思,夏新脸上的表情更加鄙夷:“这么说来,你不是喜欢幼女的变态,而是喜欢玩弄女人感情的渣男咯!”

    “呃…”要的脸上闪过一丝尴尬,连忙摆手道:“我并没有…”

    “好了好了,反正你一看就知道是个没下限的,就凭你今天早上对我说的那句话,谁知道你是不是还玩弄了某个纯纯的少年心,嘛~反正和我也没关系,你的事我也没兴趣去了解。”夏新一脸不耐的打断了要的话,转过头看向还有点发怵的绘麻,夏新脸上的不耐立刻化成无奈的叹息,最后则变成一个苦笑:“绘麻,我…吓到你了吗?”

    绘麻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有些拘谨的摇摇头,看到这个,夏新唇角的笑意更加的苦涩,温柔的拍了拍绘麻的头,转身向着自己房间走去,只是在经过绘麻身边时,轻轻的留下一句:“你没事…一切就好。”

    听到这句话,绘麻瞬间睁大了眼睛,突然间止不住的泪水汹涌澎湃,她猛然转身看着夏新喊道:“哥哥!”

    夏新停下了脚步,却没有回头,但此时的他好像能感应到绘麻那强烈起伏的感情,这是真正在乎他的妹妹啊,不知不觉的,夏新的眼神中染上了真正的暖意:“绘麻,你的心情…我已经感受到了。”说完,夏新不再停留的离开了。

    看着这一幕的朝日奈兄弟很有感触,雅臣更是来了一句:“你们兄妹的感情这么好,父母一定很高兴吧。”

    “雅臣哥…”朝日奈梓扯了扯雅臣的袖子,皱着的眉头显示了他的不赞同。

    “呃…怎么了吗,梓?”雅臣有些不明所以的看着梓,而梓却只是叹了一口气。

    “我和哥哥…并没有见过妈妈。”已经擦干净眼泪的绘麻忽然开口道:“一直以来都是哥哥陪着我,照顾我。”

    “是、是吗…”知道自己似乎无意中说错话的雅臣有些不好意思的摸摸头,顺便遮挡一下其他人看过来的谴责视线。

    绘麻并没有在意这些,而是继续说道:“你们…可能不知道吧,我和哥哥并不是真正的兄妹,我们…没有血缘关系。”

    “咦!?”朝日奈几兄弟一阵高呼,对于这么要好的兄妹两人居然没有血缘关系表示很惊讶,而祈织则想到了夏新对绘麻的维护,一时间看向绘麻的眼神也带上了些复杂。

    至于其他人,即使很好奇两人的故事,但他们也没有再问下去,绘麻也适时地打住,去外面买东西了,留下的几人里,最在意刚才的那些话的人确是琉生,自从绘麻说完这些话后,琉生便时不时的看向夏新房间所在的方向,眼神中透出一股难言的情绪,而这一幕则恰好被同样关注着那里的祈织看到…

    房间里的夏新呈大字躺在床上,半睁的双眼呆滞无神的看着天花板,今天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夏新只觉得脑子里乱成一团,特别是想到朝日奈要这个人,夏新的眉头就忍不住的要黏在一起,在不能随时随地预防他们染指绘麻的同时,白石冬花的攻略也还没有搞定,而恰恰这个时候出现了朝日奈要这么个人,不得不说,夏新都在怀疑这会不会就是游戏安排的真正的情敌,专门来破坏他和妹子的姻缘顺便祸害人家妹子的。

    再次瞄了瞄那几条攻略路线,夏新突然产生了一个有些邪恶的念头:攻略朝日奈要,掰弯他,让他对女人失去兴趣!

    念头一旦冒出,便无法按捺下去,即使知道这是错误的,但夏新还是止不住的跃跃欲试。

    “唉,看来我是在游戏里呆久了,所以人也快疯了,居然会想出这种荒唐办法…”夏新暗暗咬牙,对于自己的想法感到有些恶心。

    正当夏新给自己洗脑之时,房间响起了敲门声…

    “阿新君,你在里面吗?”祈织的声音清晰的传了进来,夏新立刻一个鲤鱼打挺道:“我在,有事吗?”

    门外沉默了一下,接着便是祈织略有些吞吐的声音:“那个…阿新,我、我之前说有话要告诉你,所以…能请你开一下门吗?”

    对于祈织之前的沉默和莫名的吞吐,夏新并没有多想什么,在他看来,就其本人而言,温文尔雅的祈织还是很值得信赖的,而从另一个方面来讲,一直只是把祈织当成一个初中小毛孩的夏新面对祈织时不免就有一些松懈,于是,当他无所谓的打开门时,便收到了横飞而来的“艳福”。

    祈织稍显稚嫩却难挡俊秀的脸庞在他面前忽然变大,紧接着便感觉到自己的唇被覆上一片湿软。

    而同时,惊讶中的夏新和强忍羞涩的祈织都没有发现,两人这样亲昵接吻时刚好来找夏新道歉的朝日奈要一瞬间隐藏住的身形…

章节目录

[综]夺走你的情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两面针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两面针子并收藏[综]夺走你的情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