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因为是伊藤忍,令扬无法这麽做,也无法坐视不理...所以才...

    「令扬!放开我!」令扬那阴森森的眼神让忍的神经紧绷到了极点,他从未想过令扬会用这样的眼神瞪视著他。

    「不可能的,伊藤忍,你死心吧!从你在令扬面前对以农动杀气的那刻起,你已经变成我们六人共有的---------宠物!」安凯臣难得对忍多话,只是吐出来的话,忍不会乐意听见...

    「!!!你、你胡说什麽!」可...令扬的眼神...不像...玩笑......

    「呵呵,令扬与我们有过约定,如果你能克制自己,不来招惹我们,那我们也不会对你"动手",反之,如果你对我们真动了杀意,那你的地位就会从令扬的朋友.........变成我们六人共有的宠物...」雷君凡心情大好的隔著皮质长裤抚著忍的膝盖内侧,和以农打了这麽多次架,但在令扬面前都一直很小心的收敛情绪,还以为终生都没这一天了呢...

    「令扬............这是真的吗?」绝望的闭上眼睛,揪著心等待答案。

    一手强硬的托起忍的下巴,令扬似笑非笑的唇轻触著忍倔强的额头,缓缓低诉道「是真的,忍,你永远都是我们的了...」

    如果你没有跨过那道界线,我们会是一辈子的朋友,而如今既然你越过了,那就永远...回不了头!

    「买东西也要先验货,让我们看看这只新宠物的品质如何吧!」希瑞兴致勃勃的提议,瞳色已化为一片深不见底的蓝,夹杂著热情与冰冷。

    这种诱人的提议,当然是毫无异意的全体赞成罗!

    「你、你们!停!快给我住手!要不我杀了你们!」既然令扬已经知道,忍不再掩饰对东邦五人的厌恶,凶恶的怒吼著,只是仔细一听,语气里隐藏著太多的恐慌。

    没有固定的双腿,挟著强劲的力道踢向意图伸出魔爪的南宫烈与安凯臣,但是二腿怎敌十二手!分别被向以农和雷君凡在床的二旁一左一右的架住,下身门户大开。

    「让我来吧!」曲希瑞掏出随身携带、磨的亮鉴可人的手术刀,不怀好意的笑著。

    「不要乱动喔,万一切到的话,後果自行负责。」不负责任的警告,成功的让忍对於那极为贴近身体的凶器感到畏惧,不敢大力挣扎。

    「令扬帮个忙吧!」

    「没问题!」

    皮质长裤本来就比较贴紧肌肤,因此如果直接用手术刀划开的话,百分之九十九一定会伤到肉。令扬温暖的大手直袭忍的重点部位,顽皮的搓揉了几下之後,将皮料拉离身体,亮晃晃的手术刀刺入、切开!布料被划开的撕撕声十分明显,让危险的气氛瞬间升高好几的百分点...

    「停!令、令扬,算我求你!住手!」苍白的脸庞、吐露出恳求,即将展现的一切,让忍无法承受。

    「太迟了,忍。」

    绮丽的景象让众人移不开视线,从耻骨到後边花穴上的衣物已被切除,其馀部分仍完整穿著在身上,黑色的皮裤与甚少曝晒阳光的白皙私处相互映照,构成一副情色淫靡的画面,在漆黑茂盛的体毛里,形状优美的肉具栖息其中,在六双眼睛的注视之下,微微颤抖...

    「真是太棒了...」众人惊叹,看来以後的乐趣不会少了...

    「嗯......看不清楚...」低语一声,曲希瑞戴上了手术用的超薄手套,无视於忍要杀人的眼神,坏心的执起那丛林中的热物,慢慢翻开略长而覆盖住小头的包皮,在光线充足的手术灯下将粗大紫红色的龟头与隐密的小径清楚的呈现在众人面前。

    「...看来这个部分大家应该都很满意,要不要先嚐点味道呢?」彷佛正在调理某样高级美食,希瑞有模有样的还要大家先预试口味。

    「胡说什麽!你们...呜...」吃东西的时候有人在旁边唧唧喳喳的叫是很煞风景的一件事,所以雷君凡很大方的赏了一个手指给伊藤忍---点了他的哑穴。

    希瑞稍微用力的更拨开了些包皮,不甚适应如此对待的男根诚实的将疼痛反应到大脑中,忍瞬间绷紧了身体,却无法以言语抗议。

    扬率先品尝,伸出舌头先轻舔了一下,浓郁的男性麝香味直扑鼻际,有一种忍独有的气味...再来轻轻将龟头含入口中,在嘴里用舌头兜转一圈,以响亮的一声"啧"作结,浅嚐即止。接下来依序由凯臣、烈、以农、君凡及希瑞如法泡制,在忍最私密之处留下他们每个人的唾液...每个人的味道...

    「那...接下来是...」南宫烈和安凯臣不待希瑞指示,自动自发的将忍的身体朝头的方向弯折,把双脚和铐在床头的双手锁在一起,露出另一个隐密之处。

    「喔~~~」

    「忍,你这个地方是粉红色的耶~~~」以农邪恶的跑到忍的耳边说著令他羞耻的话语,一部分是想看忍的反应,一部分也是报复他刚刚咬人的举动。

    回应他的只是不甘示弱的愤恨神情,以及眼眸深处那由强烈自尊筑成的高傲与不服输。

    「哼!总有一天要你哭著求我!」以农的眼中也迸出强烈的执著。

    另一边,在其他四人的热切注视下,希瑞意示凯臣和烈将结实的臀瓣向外掰开,撑开到那中心的小孔周围再也看不到一丝皱折的程度,拿起医学用的放大镜仔细的检查著。

    「嗯...形状很好、色泽也不错...看起来应该是没有被人使用过...」

    外部观察完毕之後,希瑞缓缓将还戴著手术用超薄手套的中指探入...

    「嗯...好热...紧窒度绝佳...」

    中指在体内摸索了一回儿,越发的往深处前进,凭著高超的医学常识,找到那突起的一点,轻轻一按,忍立即有了反应,像刚上岸的鱼儿难耐的跳动著,白皙的身体染上一层绝美的薄红,小兄弟直直的翘了起来,前端部分接触挨擦著自己的下腹,溢出晶莹的湿液。

    「...敏感度也一流,可以称之为名器了。」希瑞笑著将手指给抽了出来,显然十分满意。

    「呵呵,这样小忍忍很辛苦,先把他的脚给放下来吧,顺便把穴道也解开。」令扬也是满意的笑嘻嘻,情绪high的不得了。烈、凯臣和君凡依言行动,但为了避免忍再乱踢,所以改把脚用绳索系在床尾的铁柱上。

    「你们玩够了没!快放开我!不然总有一天,我会加倍讨回来的!」屈辱阿...堂堂夜煞伊藤忍居然被...

    「你没有那一天的,凯臣把东西拿出来吧!」向以农狂傲的宣告著。

    安凯臣从一旁的橱柜里拿出了一个银白色的铁盒,打开沉重的盖子,在上好的红色

章节目录

调教高傲(H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看没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看没看并收藏调教高傲(H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