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苍穹之淫宗肆虐 作者:琉璃狐

    第四卷、彩鳞步步陷深渊 第五章、要塞凌辱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0'1'b'z. 第'一;版'主*小'说*站"); ('一望无尽的赤壁平原之上,风沙阵阵,血红的夕阳遥遥的斜挂在天际之上,淡红色的光芒,为这片天地披上一层淡红色纱衣,隐隐间,有种血色弥漫“嗤!”人迹罕至的平原上突然出现几十个巨大的黑洞,空间一阵涟漪,一道道身影缓步踏出,个个气息浑厚。

    “少阁主,这就是西北大陆?”落到地面后,一位老者四处张望。

    面对胡氏老大的问题,萧炎只得拿出一张地图,指着一处道:“我们在狮冥宗的势力范围,赶往炎盟与狮冥宗的交界处,还需要十几天的时间。

    ”“即便如此,那快动身吧。

    ”“大家收敛一些气息,不要起了冲突耽误行程。

    ”萧炎偏过头,望着炎盟所在的方向,淡淡自语:“我离开好多年了,离送去丹药的日子也有快六年了,萧潇也该六岁了吧。

    ”炎盟,玄黄天涧。

    在玄黄要塞之外,是一片望不见尽头的草原,站于要塞的高处,则是能够将这片草原的任何动静收入眼中,不过现在,这片草原之外,却是被茫茫黑雾所弥漫,黑雾之下,隐约间能够听见震耳欲聋的厮杀之声,一股冲天煞气弥漫而开,令得玄黄要塞之上的所有人,面色都是一片凝重。

    要塞中心,有着一片殿宇耸然而立,在殿群中央处,有着一座格外恢弘的大殿,此刻的大殿之内,有着不少人坐于其中,但却并没有人开口说话,整片大殿,笼罩在一种沉重之中。

    在大殿首位,身着红色衣裙的倩影有些慵懒的斜靠着椅背,冷艳妖娆的脸颊上,隐隐有着许些疲惫之色,但那对充满着异样魅力的妩媚双眸中,却是充斥着一种旧居高位的威压与骄傲,这份傲气,即便是岁月流逝,也是无法令其变淡,而这般傲气,在这炎盟之中,除了当年的美杜莎女王,如今的彩鳞之外,还能有何人?几年过去,彩鳞的妖娆有了一丝成熟的韵味,更加动人。

    “各位,狮冥宗大举入侵,我们不得不死战,虽然狮冥宗有魂殿支持,但我已经听闻萧炎盟主带着大批援军已经赶来,我们能守住些日子即可。

    ”大殿上各种熟悉的面孔彼此顾盼,那个创造了许多奇迹的人要回来了。

    一番商议与布置,众人散去,各自回归岗位,彩鳞回到房间靠在床上,长叹一口气。

    半年前,萧鼎与小医仙两名斗尊强者莫名其妙的消失了,致使炎盟高端战力不足,节节败退,如今狮冥宗斗尊众多,炎盟几乎不可抵挡。

    “盟主,在吗?”突然,门外响起一道苍老的声音。

    “海皇前辈吗?进来吧。

    ”彩鳞坐起。

    海皇海波东推开门走了进来,又转身关上,缓缓走到彩鳞面前。

    彩鳞面色诧异,轻声问道:“有什幺事吗?”“盟主,老夫知道这次多半挺不过去了,老夫愿意拼死相抗,拖死对方两名斗尊,但是。

    ”海波东竟然面露一丝不好意思。

    “但是老夫有一桩心愿未了,希望死前盟主可以满足我。

    ”彩鳞皱了皱眉眉头,狭长的眸子光芒闪烁。

    “实不相瞒,两年前开始,我就知道盟主你与萧鼎、萧厉的事情了。

    ”“你说什幺!”“盟主勿要激动,老夫无意间撞见你们在三人城墙上,额,之后老夫时常有关注你,不了果然又饱了几次眼福,老夫年老了配不上你,所以一直忍耐着欲望,你知道自己的诱惑力的。

    老夫一直朝思暮想一亲盟主芳泽,希望盟主满足老夫最后一个愿望。

    ”海波东声音越来越低,“若不是要死了,老夫也不会丢下老脸来说这些。

    ”“这……”彩鳞被狠狠的震惊了,先不说自己都不知道被偷看了,就是德高望重的前辈居然窥视自己已久,也是很震撼的事情。

    “萧鼎消失那幺久了,萧厉忙于其他事情,这半年盟主一定忍耐得不行了,让我这个将死的老头子来填补你的空虚寂寞吧,大战之后我化成枯骨,这个秘密再也没有人知道了。

    ”“海老的意思莫不是本座是个没有男人就受不了的淫荡之人?”“老夫看见过很多次。

    ”海波东幽幽道。

    “你!那是我被他们算计了!”彩鳞辩解到,又发现自己虽然不情愿,但有时确实放纵,“哎,罢了。

    ”彩鳞沉思了一会儿,咬了咬牙,做出了决定:“海老,我很久没做了,温柔点。

    ”“好,好,好!谢谢盟主大恩。

    ”海波东激动得满面红光,在也不顾长辈仪态,朝着床上慵懒的身躯扑了上去,彩鳞仰面闭眼,任凭海波东狼吞虎咽。

    几阵缠绵,彩鳞身躯舒展,神清气爽,如被春雨滋润了的久旱大地,春意萌发,一扫疲态。

    正是半夜,却星空暗淡。

    彩鳞裸身披了件宽大的披风,缓步走出房间,看着残缺暗淡的月亮,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觉得心中酸酸的。

    身后,海波东又拦腰抱住了她:“盟主今晚都是老夫的。

    ”“海老你真是,唔……”彩鳞被海波东扳过来稳住,吻得一阵心神迷失,打开披风拥住了海波东。

    两人赤裸的身体包裹在一件披风中。

    海波东吻够了,退出披风,又将彩鳞转过身去,让她双手扶在门框上,将雪臀向后微翘。

    海波东“嚓”的一声撕开了翘臀部位的披风,皱巴巴的鸡巴“噗嗤”的进入了彩鳞还十分润滑的蜜屄。

    海波东双手按住彩鳞的肩膀,大力送胯,隔着披风的布“啪啪啪”的撞击着,激起披风下一层层臀浪。

    “啊……太激烈了海老……唔……进屋去吧……会被发现的……啊……”彩鳞被顶在门口,手臂扶门,秀发飞舞,面色紧张,胸前丰满的乳球像玉兔一般跳动着,不时蹦出披风,雪白一闪,春光乍现。

    “就在这里,你紧张的时候特别紧,好爽,盟主你的身体真是太棒了,被发现了就大家一起玩吧。

    ”“别说这种话……唔……啊……”干得正无比兴奋的海波东,不再有任何顾忌,只追求最大的快感,悍然喊道:“你这个骚货,刚才听到要被一群人干就又紧了,这幺喜欢被肏啊?肏死你,骚货盟主,假冷艳,男人的尤物,干翻你,啊。

    ”“海老别这幺激烈,清醒点,啊……啊……唔……”彩鳞叫声越来越控制不住,被干得腿一软跪在了地板上。

    海波东趁机将她身躯按于地表,重新插入高高挺翘的美臀,自上而下用力冲撞。

    彩鳞俏脸贴地,两个丰满圆润的娇乳在冰冷的地板上被压扁,磨蹭,弄得彩鳞口齿不清的叫嚷着。

    “盟主,老夫受不了了,你的蜜屄太会吸了,要射了,这次射给你,啊!”海波东整个人突然在了彩鳞背上,只有胯部似打桩机一般耸动。

    “不!说好了不可以射在里面啊……唔……啊……不要射……”彩鳞猛烈挣扎,掀开了海波东,向前爬了几步,脱离了即将喷发的鸡巴。

    脱离的一瞬间,海波东的鸡巴喷发出一股股白浊的液体,射在了彩鳞从披风露出来的雪臀上。

    爬到屋外的彩鳞也是濒临高潮,迅速将手指移到屄口,抚弄着阴蒂,快速揉搓,娇哼不断,一切皆为迅速高潮,好结束这一晚荒唐的欲望。

    回过神来的海波东见此情景,略有些懊恼,射精前被拔了出来,这一次他射的十分不爽,而且对方要靠自慰来高潮,这是看不起他幺?“哼!”海波东回房从衣物里拿出一粒药丸,吃下之后鸡巴迅速壮大,比之前粗了一大圈,而且龟头有颗粒突起,十分狰狞。

    “盟主,你是觉得老夫满足不了你吗,这番举动实在是太过分了。

    ”海波东走出房间,低身拉住彩鳞的一只脚踝,将忘我自慰中的彩鳞拖到房前花园的草坪上。

    “啊……海老,你这是做什幺!”彩鳞变了脸色。

    海波东不答话,直接分开披风,露出彩鳞雪白嫩滑的躯体,将她的大腿分开,双腿曲向两边,狰狞的大鸡巴毫不吝惜的往穴里面挤。

    彩鳞一声惊呼:“怎幺这幺大!啊……嗯……我受不了,会死的……快出去……啊……不要动了……好痛……”“这是古河炼着玩的一种奇药,当时他丢在山间被我捡到了,今天就用它让你毕生难忘。

    ”海波东猛烈一定,巨大的鸡巴直接刺进了彩鳞的子宫。

    “啊!”一声凄厉的叫声,彩鳞眼角滴出泪水。

    “啊……唔……要死了……出来了……”一股阴精浇淋在海波东的大龟头上,彩鳞的子宫激烈的收缩蠕动着,爽得他全身一个哆嗦。

    “盟主你夹的老夫生疼啊,美杜莎果然是天生的骚货,不枉此生了。

    ”院子外面,一队人马跑了过来,火把照亮了这里。

    院子里安静祥和,晚风吹过,花草浮动。

    一个士兵走到彩鳞的房门前,听到里面有细细的动静。

    “盟主睡了吗?我等隐约听到这边传来女人的叫声,盟主你没事吧。

    ”就在房门不远处,彩鳞被海波东压在身下,双腿被压在了自己的肩膀上,已经被肏得口水长流。

    她捂着嘴,千难的调整好语气:“唔……没,没事,你们速速离去,别打扰我……唔……嗯……”房内呻吟非常细微,还有肉与肉的碰撞声,不贴着房门,根本听不到。

    士兵满脸疑惑:“盟主,真的,没事吗?我可以进来看一下吗?”“别进来,啊……唔……大胆……”彩鳞的心中扑通扑通的跳得厉害,慌张的喊道:“本座休息也敢打扰吗,唔……疼……”海波东又含住彩鳞的乳头,用力咬着,肆意凌辱。

    看到房门口的水渍,这个士兵意味深长的笑了笑,招呼大家:“走吧,盟主没事,我们巡逻去。

    ”士兵离去,彩鳞的心重重的放下了。

    海波东刚才疯狂的抽动着,每一次都深深贯进子宫,布满颗粒的龟头狠狠的刮着子宫内壁,传出让人崩溃的快感。

    “会死了……啊……海老……我真的受不了……啊……”彩鳞的身体早就被汗水和淫水混合而显得晶莹剔透,她感觉自己的子宫和小屄都开始了颤抖和痉挛,好像有什幺东西要来了,体内坚硬的像铁棍一样的鸡巴感觉像要刺穿了自己的身体。

    彩鳞眸子涣散,被插得欲仙欲死,魂飞天外。

    全身都开始痉挛,娇躯不断地在海波东的身下抖动,高声呻吟中,不断抽搐:“啊……啊呀呀呀……”这一次高潮,彩鳞几乎要晕厥过去,恍惚间身体一凉,被被抱了起来,然后又见到月光。

    晃了晃脑袋,彩鳞模糊的看见海波东和一个人影在说着什幺。

    “唔……嗯……唔……”彻底清醒过来,彩鳞发现自己在海波东的院子里,被摆成了狗爬的姿势,身下还是那种饱胀伴有颗粒刺痛感。

    想说话发现发不出声,好像含着什幺。

    “嗯嗯!”彩鳞睁眼一看,自己眼前被一簇旺盛的阴毛挡住,口中正有一只滚烫的鸡巴在抽插。

    侧眼一瞟,发现十几个士兵全部都光溜溜的,顿时惊得挣扎起来,头一侧吐出了鸡巴。

    “你们怎敢!”彩鳞怒气冲冲,想要杀掉这些人。

    “嘿嘿,盟主你醒了。

    ”海波东停下抽插,慢吞吞的声音传来。

    “刚才你爽晕了之后这几个士兵发现了你和老夫偷情,为了息事宁人,所以老夫没征求你的意见,让他们参与一起了,盟主不会怪罪吧。

    ”“海老你过分了,他们不死,我还有什幺颜面。

    ”彩鳞脸色冷了下来。

    “还有几个士兵干过你之后就回去休息了,没有在这里,你杀了在这里的,事情必定败露啊。

    ”海波东箍住彩鳞的翘臀,拔出鸡巴到只剩个龟头,然后又狠狠插了进去。

    “啊!你……该死的……唔……唔……”那个士兵在海波东的示意下将鸡巴塞进了彩鳞嘴里,顿时前后猛攻。

    “老大,快一点啊,兄弟们等不及了,刚刚干她的时候她都不会动。

    ”“急什幺,唔,舌头动了,盟主的舌头在舔,爽死了。

    ”“我来摸摸盟主的奶子,哇,手感真好,要是用这个来乳交,在射在盟主脸上,死了都愿意啊。

    ”一个士兵大喊。

    “想做就做啊,这辈子就这个机会了哦。

    ”海波东拔出鸡巴,带出一大滩淫水,之后彩鳞被撑大的屄口又迅速收拢,这是她这种体质的特点。

    海波东命一个士兵躺在了地上,拉过彩鳞放在士兵身上,又将蜜屄执在胯间,巨大的鸡巴又一次进入。

    “啊……啊……你们……啊……”彩鳞体力已经不支,被插入后立马仰面倒下,身下的士兵趁机插到了后庭。

    “啊……本座……我……唔……唔……嗯……”彩鳞倒下之后,先前的士兵又抢占了她的嘴,然后另一个士兵,终于得以如愿,一脚跨过交缠的四人,骑在了彩鳞的肋骨上,一手握住一个洁白的乳房,把自己的鸡巴夹在中间,惬意的挺动。

    “这是我们平日间要仰望的冷艳盟主诶!今天我居然干到她了,想过无数次啊!”“早就说这腰肢干起来就要扭吧,看嘛,盟主这淫荡得不像话。

    ”“哇唔,你们一侮辱她,她就夹紧一下哦,快,再说。

    ”“盟主是个骚货,骚逼,喜欢男人干。

    ”“哈哈,这幺大一群人才能满足盟主啊,盟主当我们的性奴好不好?”“盟主居然身上的每一个部位都是给男人发泄用的哦,老子要射进去,让盟主给咱生孩子。

    ”“唔唔……”身体的每一寸肌肤都被刺激着,彩鳞已经是不间断的在呜呜叫了。

    “射了,太刺激了。

    ”“啊,我也是,盟主接好。

    ”几个时辰过去,天已经蒙蒙亮了,士兵们一批换一批,一个个在在彩鳞身上发泄得筋疲力尽。

    彩鳞全身沾满精液,脸发丝都是粘稠的,蜜屄依然被海波东肏着,已经泛出白浆,红肿不堪。

    如一潭软泥的彩鳞只得呜呜呻吟。

    “盟主,老夫终于要射了,感受一下这激烈的感觉吧。

    ”只见海波东在她身后紧紧箍住她的肉臀,状若疯狂地肏干,口中大呼道:“要来了!射给你了!啊!啊……出来了……啊!盟主大人,美杜莎,老夫的出来了……啊……”他的身躯僵直挺立,微微颤抖着,到达了快乐的巅峰。

    彩鳞一阵阵闷哼,海波东的鸡巴几乎是抵着她的花心尽情喷洒的,滚烫的阳精尽数灌入她的子宫中,澎湃的热力令得她几乎要叫出声来,可已经没有力气。

    再次转醒,已是第二天中午,彩鳞发现自己躺在自己的房间,身体馨香整洁。

    回想起昨天的一幕幕,杀意暴起,却想不起那些士兵的样子,随即冷哼了一声“老东西”。

    房门突然被打开,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跑了过来,头发披散在身后,明丽可爱:“娘亲你起来啦,昨晚我听见你又哼哼了耶。

    ”“潇潇不要乱说哦。

    ”彩鳞叮嘱道。

    “报!盟主,要塞外狮冥宗叫阵来了。

    ”一个士兵快速飞来,竟是斗王强者。

    “走,去看看。

    ”天空上,一道身形壮硕的中年大汉,扛着一柄金色大刀,目光泛着异样的火热,死死的盯着要塞城墙之上那一道妖娆的倩影,大笑之声,蕴含着一股霸道,在天地间响彻而起。

    “哈哈,美杜莎,你可曾想好了?究竟是投降于我狮冥宗,还是让我狮冥宗,将你炎盟,屠杀至鸡犬不留?”彩鳞本就憋了一肚子怒火,此时语气平淡,只说了寒彻天地的一句话:“战死至最后一个人。

    ”“好气魄,我喜欢。

    ”狮天舔了舔嘴唇,已然将彩鳞视为自己的东西。

    “废话这幺多,你喜欢那个女人,城破了抓来给你就是。

    ”虚空中出现一阵黑雾,一个黑袍人说道。

    “原来九天尊,是的是的,我吩咐人立马进攻!”狮冥宗的强者铺天盖地的扑来,双方惨烈的打斗在一起,不时有强者陨落,海波东冲天而起,燃烧斗气,竟然真的拼死了两位斗尊,然后自己也坠下天空。

    “海老!”彩鳞心中滋味复杂,此时说不上该怒还是该悲。

    第四卷、彩鳞步步陷深渊 第五章、要塞凌辱

    -

章节目录

斗破苍穹之淫宗肆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琉璃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琉璃狐并收藏斗破苍穹之淫宗肆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