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此刻,看着在地上撒泼打滚的两个泼妇,现场许多人不禁愣了一下,现在他们终于明白真正的泼妇是什么样子了,真的就是骂得过就骂,骂不过就撒泼啊,一言不合就倒地碰瓷,这谁搞得住。
    旁边的那些游客也是摇了摇头,他们从头看到尾,怎么能不知道事情经过,更何况他们来桃源村旅游,受到的都是热情的欢迎,没有遭遇过不公的事情,泼妇哪里都有,只是这两个泼妇的业务更加熟练。
    至于这两个泼妇原本村子的那些村民,此时都是一个个面上带着鄙夷,远远的避开,他们也觉得跟这两个泼妇在一个村子里,简直就是一种耻辱,不过,他们内心却是有些幸灾乐祸,因为现在他们脱离了苦海,这两个泼妇来到桃源村搞事了。
    “嘿嘿,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们现在有桃源村的户口,竟然说桃源村的坏话,给你们分红,给你们福利,那天地都不容。”此时,在其他的避之不及的时候,其中一名年轻人冷笑着说道。
    “是啊,如果谁帮你们办成这件事情,我第一个写反对信,县里不行,我就去市里,不能让你这种吃着桃源村的饭,还说桃源村坏话的人有分红的可能。”一名中年人也是毫不犹豫的附和道。
    旅游可以说是他们桃源村赖以为生的产业了,这两个泼妇竟然企图破坏他们这里美好的旅游环境,这怎么能让他们忍受,砸人饭碗,不共戴天。
    “加上我一份,我们联名举报,谁帮她们走后门,我们就去上访,去告,哪怕去省里。”接着,许多人纷纷出言附和着。
    听到这众人接连不断的声讨,躺在地上的陈玉珍和范明霞两个泼妇面色一变,不禁互望了一眼,以前百试不爽的撒泼打滚,现在怎么就这样被破解了,这不可能啊。
    这些人竟然不害怕她们了,如果真像刚才所说的,桃源村的村民会联名上访,这件事传播出去,别说县里,就算省里有朋友都搞不定。
    这时,姚村长带着村委会的一些人走了出来,其中几个人高声喊道:“都围在这里干什么呢,闹哄哄的成什么样子。”
    “姚村长来了,姚村长,这两个泼妇又在撒泼打滚了,刚才还说我们村子里的坏话……”看到姚村长走了过来,众人纷纷开口将刚才的事情叙述了一遍。
    从这两个泼妇过来,用一些不堪入目的话语骂着他们,然后又想要插队来看公告,最后躺到地上撒泼打滚的事情,几乎是一字不差的全部讲了出来。
    “姚村长,分明是这些爷们把我们打到地上的,现在竟然说谎话,这世界上还有没有讲理的地方了。你要是管不了,我们就去县里,去市里,一定要讨回个公道。”陈玉珍坐在地上,表情痛苦的说道。
    面对刚才那个情况,她们撒泼打滚没啥用,但是现在姚村长这个当官的来了,这就有很大的用处了。
    “对,我们自打嫁到桃源村,嫁给你们村的两个单身汉,那是吃的少,住的冷,你们不就是怕我们年终分钱吗,想要靠这种方式把我们赶出去。”范明霞也是反应了过来,连忙开口附和道,目的就是制作负面新闻,现场这么多人,一定有游客或者是记者,很多人都想要搞个大新闻,那么她们说的话,自然有机会传播出去。
    “你们这两个泼妇,真的是该下拔舌地狱。”听到这两个泼妇颠倒黑白的话语,许多桃源村的村民都是咬牙切齿的说道。
    听到这些话语,姚村长面上忽然露出了笑容,脚步缓缓的走到了这两个泼妇身边,语气轻柔的说道:“你们两个身上疼吗,有事吗,不就是想要看看公告吗,大家应该让一让啊,毕竟她们刚刚来到桃源村,我一会会严厉批评他们的,你们现在想看吗,我带你们进去,亲口念给你们听。”
    “姚村长,姚村长,你不能这样啊,她们明显是颠倒黑白啊。”姚村长的话语,不禁让现场许多人有些瞠目结舌,这不批评两个泼妇倒也罢了,现在反倒是成了他们的不对了。
    那几名年轻人更是有些恼怒了,之前一直为村子里好的姚村长,现在为什么向着这两个泼妇,“姚村长,大家伙都看着呢,你可不能帮着这两个泼妇啊。”几名年轻人说出了一些质问的话语。
    只有王维山和少数几个人面上露出了一抹了然,等着一会看好戏。
    而陈玉珍这两个泼妇,听到姚村长这轻柔的话语,竟然有些不适应,之前她们数次找姚村长过来说分红的事情,这个老头都是一副严厉的样子,根本没有半点可能,现在却是这样的温柔,画风转变的太快了吧。
    不过,她们内心很快升起了得意,果然还是吓住这老头了,毕竟只是在村子里当个官,不想就这样被摘掉,之前再严厉又有什么用,现在还不是被她们给吓住了。
    “看来这桃源村还是有明事理的人啊,姚村长,你是整个桃源村最讲公道的人了,知道刚才的事情是谁不对,我们也是桃源村的人,为什么不能看公告,一群大老爷们让让我们两个女的难道不是应该的吗。”
    陈玉珍此时也是满意的点了点头,坐在地上高高昂起了头,一副胜利者的样子,毕竟她们还要靠着姚村长来搞定福利的事情呢,现在这老头服软了,不能和他搞崩了。
    “是啊,一群大老爷们欺负我们两个女的,还有理了,要不是现在姚村长安慰我们了,我们非要告到省里去。”范明霞也是继续跟着陈玉珍屁股后面放炮。
    “你们放心,我一会一定好好教训教训他们,现在我扶你们起来吧,带着你们去最前面看看公告,我亲口念给你们听。”姚村长笑了笑,语气继续轻柔的说道。
    听到姚村长这跟之前一样的话语,现场一些人不禁起了哄,如果不是他们很多人对姚村长有着敬意,现在就已经开口骂了。
    “姚村长,我们自己相互扶着站起来吧,虽然身体还很疼,但是不能让你这一把老骨头扶我们啊,万一有个闪失就坏了。”陈玉珍不禁摆了摆手说道,同时也习惯性的带了一句嘲讽,她也担心这老头像她们一样,用手一碰就倒地不起啊。
    “姚村长,你听听,她们两个现在还在骂你呢。”一些人恨铁不成钢的说道,为什么姚村长会突然变成这样呢,难不成真的怕了这两个泼妇吗,他们是真的想不通啊。
    只不过,这些人义愤填膺的话语,并没有被姚村长放在心上,等到陈玉珍这两个泼妇站起来之后,他摆了摆手,开口说道:“大家伙都让让,让我带着她们去看看公告。”
    “我们不让,不能让这两个颠倒黑白的泼妇过去,姚村长,我平时是最敬重你了,为什么你现在会向着这两个泼妇啊。”许多人自发的挡住了前方的路,有些愤愤不平的说道,内心充满不解。
    “你们只要认我这个村长,就给我让开道路,一会的事情,一会再说。”姚村长表情严肃的说道。
    “你现在都成了两个泼妇的帮手了,说不定下一步就要帮着她们分红了,我们就是不让。”前方的那些人根本没有让开道路的意思。
    此时王维山笑着开口说道:“姚村长的秉性大家还不知道吗,他为了我们村子做了多大的贡献和牺牲,周宇代表着是我们桃源村的快速发展,可是如果没有他,就不会有我们桃源村的现在,他说一会再说,一会我们就知道了,大家伙都让开道路。”
    听到王维山的话语,许多人不禁想起了姚村长曾经种种事情,面上不禁也是有些动摇,难道说这其中真的有他们不知道的隐情吗。
    姚村长朝着王维山笑着点了点头,回头对陈玉珍说道:“来,跟着我,我带你们去公告牌那里。”
    说着,他带着两个泼妇朝着公告牌而去,刚开始最前方的人有些犹豫,可是最后还是让开了道路,这一让开,后面的人也是随大流的一块向旁边退去,他们要看看,一会事情有没有转变。
    此时,现场一些游客忽然明白了什么,面上充满了期待,这或许就是旁观者清,当局者迷吧。
    就这样,姚村长和村委会的一些人,带着陈玉珍和范明霞一路来到了公告牌前,在这个过程中,这两个泼妇带着蔑视的眼神,望着周围桃源村的村民,时不时的还往地上吐一口吐沫,表示不屑,让许多老少爷们都有些愤怒难耐。
    走到公告牌前,两个泼妇抱着膀子,装模作样的看了看,然后说道:“原来公告上写的就是这些啊,不过,姚村长,我们还是要你念给我们听。”
    “我呸,两个大字不识一个的泼妇,还在这里装腔作势。”一些人看不下去的嘲讽道,这两个泼妇没上过学,根本连一个字都不认识,从年轻的时候就是远近闻名的泼妇了。
    姚村长面上露出了一抹笑容,点了点头,“好,我念给你们听,你们可要认真听,后面没听的乡亲们,也要注意听啊,告桃源村村民书:各位应该对周宇不陌生,这是我们村子里的大恩人,为村子的发展,做出了极大的贡献……”
    听着姚村长念出来的话语,两个泼妇撇了撇嘴,听到周宇这两个字,她们现在就非常厌烦,因为这两个字代表的是一场属于她们的噩梦。
    后面,在听到周宇要发放灵稻米时,她们的面上也是露出了一抹渴望之色,如果有她们那一份,绝对不会吃,高价买给一些来这里旅游的富豪,最起码一斤也能卖个一万以上吧。
    之后,她们会吃那两个男人的灵稻米,至于那两个男人,废物一个,吃了简直是浪费粮食。
    听到领取条件之后,她们有些不安的内心,也是不免露出了笑容,只要有桃源村户口,十八岁以上,就能领取一斤,刚才那些人还说没有她们的,这真的是不想让她们知道啊。
    “姚村长,我们是桃源村的户口,也是早早过了十八岁了,我想我们这一份灵稻米少不了吧。”此时,陈玉珍忍不住开口说道,虽然上面白纸黑字写着,但还是要确定一下。
    “哦,我还没念完呢,念完了你们就知道了。”姚村长看了她们一眼,笑着说道。
    接触到姚村长的笑容,不知怎么的,陈玉珍和范明霞觉得有一阵凉风吹过,感觉有些冷嗖嗖的。
    而听到姚村长的话语,旁边一些桃源村的村民忽然明白了什么,几乎要控制不住的大笑起来,不过,他们都是相视一眼,极力忍耐着。
    “接下来这是最重要的一段,周宇为我们村子里作出了非常大的贡献,可以说是我们村子里的大恩人,任何人都要对他心怀感恩,由于村子里某些人对周宇有过不敬的行为,甚至现在还没有任何悔改的迹象。”
    说到这里,姚村长的语气加重了一些,“因此,周宇和村委村一致决定,取消范明霞,陈玉珍二人的灵稻米福利,同时应周宇的要求,取消以后所有由他发放的福利,希望各位村民引以为鉴,心怀感恩。”
    “我念完了,你们听清楚了吗,如果没有,我还可以再给你们念一遍,取消你们以后所有的福利,另外,我还要教训教训现场桃源村的老少爷们,陈玉珍她们要看公告,你们就让她们看,念给她们听啊,真的是不懂一点礼貌。”姚村长指了指旁边那些人,笑骂道。
    听到姚村长的话语,现场众人都是忍不住大笑了起来,他们有些人在念的时候就明白的,有些人脑子笨的,现在才明白过来。
    “哈哈,姚村长好样的,姚村长好样的,我们太不懂礼貌了,应该念给她们听啊,来,我们为了有礼貌一点,一起重复一下,取消范明霞,陈玉珍二人的灵稻米福利,和以后所有的福利。”此时,其中一个人高声喊道。
    接着,现场众人一起重复了一下这句话,取消这两个泼妇的灵稻米福利。

章节目录

大仙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冰火阑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冰火阑珊并收藏大仙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