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了周宇的严加照顾,大宝小宝的爪子打在吴君豪的脸上更加的用力,不一会,脸便被打的肿了起来,上面布满了狗爪印,而且不停的扇耳光,也是让他一点说话的机会都没有了,只剩下那痛苦的惨叫声。
    而虎子那边,也是没有丝毫客气,把那戴眼镜的中年人也是打的连声求饶,“冤枉啊,冤枉啊,周先生,神犬投毒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啊。”
    看着这两个人的模样,周宇却是没有半点同情,如果虎子和大宝小宝不是那么聪明的话,就不会像现在一样活蹦乱跳的,而是会成为别人饭桌上的食物。
    过了还没二十分钟,差不多有四五辆警车闪着警灯直接一路开了过来,然后从上面下来了十多名警察,手中拿着枪将这里团团包围了起来。
    为首的正是安平县公安局局长方卫星,这可是周宇的老熟人了,可以说打过很多次交道了。
    方卫星带着两名警察朝着这边走了过来,看到了被捆绑起来的几个人,其中两名中年人,现在还在被三条神犬用爪子扇着耳光,看到这个画面,他的嘴角忍不住抽了一下。
    这一幕简直太熟悉了,在之前放高利贷的孟大伟,想要抢周宇的桃园时,那些个小混混,就被神犬打过耳光,不仅如此,他听说在山林中抓住的那三名偷猎者,也是同样的遭遇。
    现在抓住了想要害神犬的人,以周宇的性格又怎么能够轻易放过呢,对于这些没事什么都想吃的家伙,他同样十分的厌恶,为了满足自己的口腹之欲,简直连良心都不要了。
    他毫不怀疑,如果真的到了世界末日,这些家伙绝对是第一个杀人吃肉的丧心病狂之辈。
    “周小兄弟,我们又见面了,这可真的是意外的惊喜啊,我们这次是接到省公安厅的指示,前来先带走这几名犯罪嫌疑人,公安厅的人稍候就会过来,将他们带到景城去。”方卫星没有去管这些人,朝着周宇笑着说道。
    “是啊,方局长,确实是意外的惊喜啊,我也没想到这两个家伙竟然会想要用钱来买通我的原谅,以为这样就可以逃脱法律的严惩了。”周宇笑着点了点头,从之前的一些事情来看,这个方局长还是一个比较能信得过的人。
    看到警察来到了这里,那名戴眼镜的中年人连忙说道:“警察同志,警察同志,快救救我,周宇滥用私刑,我没有参与神犬投毒的事情,你看看我都被打成什么样子了。”
    “警察同志,救救我,救救我,我错了,我认罪,我全部都认罪,我都快被周宇的两条狗给打死了,他真的是滥用私刑。”这时,旁边两边脸都被打肿的吴君豪,见到了之前避之不及的警察,就像是见到了亲人一样,口齿不清的说道。
    看到吴君豪那肿起来的脸,方卫星实在忍不住笑了笑,这看起来可是比当初的小混混还要严重啊。
    “哦,我滥用私刑,谁看到是我的狗打你们的,谁能证明是我让狗打你们的,是你们自己平时吃狗肉吃的太多,惹来了一群狗围攻,还想赖到我身上,没门。”周宇淡淡一笑,充满不屑的说道,而此时,虎子和大宝小宝依然还在不停着打着耳光。
    听到周宇这番话语,戴眼镜的中年人充满了气愤,“警察同志,你们现在可都是看到了,是周宇的神犬在打我们,我们要举报。”
    “我好像也看到了是一群流浪狗在围攻你们,可能是你们平时作恶太多了。”方卫星毫不犹豫的说道,旁边的众多警察也是连声附和。
    这些犯罪份子想要吃神犬,这可是他们沧海省的骄傲,此时他们自然知道站在那一边。
    “你们,你们这是包庇罪犯,我也要举报你们。”戴眼镜的中年人咬牙切齿的说道。
    “还是想想你们在监狱里的生活吧,想要打我们沧海省神犬的主意,简直就是不知天高地厚。”方卫星冷冷的说道。
    周宇淡淡一笑,“方局长,把他们带走吧,留在这里实在是碍眼。”
    “不能把他们就这样放走,我们要打死他们,就是他们想要毒死神犬,大家伙快上去啊。”此时,忽然在后面传来了一阵吼声,周宇定睛一看,是桃源村的村民赶了过来,估计是之前看到了警车,一块跟着过来的。
    虽然有着一些警察的阻挡,但是一些愤怒的桃源村村民,还是忍不住拿着手中的东西砸了过来,有之前买鸡蛋,买菜回来的人,此时也是将手中的东西发给旁边的人,纷纷砸向不远处捆绑起来的几名犯罪嫌疑人。
    旁边的几名警察见状,连忙闪到了一旁,周宇带着这些动物也是走到了附近,而几名保镖和那两名中年人,则是被一阵鸡蛋和菜雨砸的浑身上下狼狈不堪。
    此时此刻,戴眼镜的中年人内心无比的后悔,为什么要带着吴君豪这个傻笔来到这里,想要乞求周宇的原谅,他之前和吴君豪都认为只要给周宇一些钱,差不多就能让其原谅,那个时候,他们再动一些关系,估计就能逃过一劫了。
    可是谁能想到,来到这里,直接被周宇拿下了,还被神犬扇了耳光,现在又被一些愤怒的村民砸的浑身上下一片狼籍。
    方卫星在第一波攻击过后,连忙说道:“各位乡亲,我们一定会让这些罪犯伏法的,给他们最严厉的惩罚,想要害死神犬,我和你们一样愤怒,请大家别打了。”
    可是愤怒至极的村民,根本没有听他的话语,继续拿着手中的东西砸了过来,有些人手里没了东西,甚至从口袋里拿出了硬币,砸向这几个人。
    看到村民都不听他的话,方卫星面上带着一些焦急看向了周宇,虽然他也认为这些人该死,但是这样一直砸下去,他们把人也带不走啊。
    周宇笑着点了点头,缓步走上前去,“各位乡亲父老,大家先停一下,这几个人确实该死,想要害死神犬,不过现在我们可不能把他们打死,那样实在太便宜他们了,让他们在监狱里度过,才是最好的惩罚,大家让一让路,让警察把他们带走吧。”
    听到周宇的话语之后,众位村民顿时都冷静了下来,“小宇说的对,我们砸一下出出气就行了,可不能真的打死,大家让开道路吧。”此时,从人群中传来了一些附和声。
    看到村民们让开了路,几名警察连忙上前将这些身上沾满蛋液和菜叶的犯罪嫌疑人给带走,在带走的时候,吴君豪仿佛被吓傻了,一个劲的喃喃自语,“我错了,我认罪,我认罪。”
    方卫星与周宇告别之后,带着这些人开着警车一路而去,而周宇回过头来,也是向面前的这些村民再次表示了感谢。
    等到村民逐渐散去,周宇也是带着虎子它们回到了桃园里,在鱼塘附近的房屋前面,从储物袋中拿出了炼丹炉,放入灵兽肉和骨头,开始炖了起来。
    花了差不多有一个小时,炖完了一炉灵兽肉,他分给了已经排好队叼着饭盆的虎子它们,同时又往两只拆迁鸡的饭盆里放了几块黄龙玉。
    下午冲浪的时候,王富贵和李国民也是问起了中午发生的事情,周宇也是大致的向他们说了一下,现在来说,关于神犬投毒的案件,经过了一些媒体的挖掘,已然大概知道了有人想要吃神犬肉,才导致的那些人投毒,只要媒体想要知道,这个秘密是根本保不住的。
    毕竟省公安厅这几天都在到处抓人,随便打听一下被抓的人平时干的事情,就可以猜到一个大概。
    其他村民倒也罢了,而王富贵和李国民,周宇之前和这二人说起过,此时听到上午发生的事情,他们两个也是无比的气愤,没想到这些想吃神犬的家伙,竟然敢主动找上门来求原谅。
    如果桃源村的村民们早一点知道事实,估计这些家伙真的要被打个半死才能被警察带走。
    冲完浪后,周宇带着两条神犬回了桃园里,来到自己房间,他先将收音机从储物袋中拿了出来,今天又要到了收音机开启的时候了,他的内心充满了期待。
    上一次开启的是神厨山庄,那这一次很有可能会是素心仙子的频率,距离上次传送手机都过了六天时间了,估计那一个苹果手机早就没电了吧。
    随着时间的推移,对于开启素心仙子的频率,周宇是越来越期待了,不知道素心仙子拍了多少张的照片。
    正在写书法的时候,周宇接到了聂文山的电话,接通之后,他笑着问道:“聂老,这么晚了,还给我打电话,有什么事吗。”
    “前几天你不是给我了一片灵芝,想要知道年份吗,我找了一个干药材生意的老朋友,基本上已经确定了。”聂文山在电话中说道,说起了之前灵芝的事情。
    听到这话,周宇面上露出了一抹惊喜,连忙问道:“聂老,那片灵芝是多少年的啊。”只要确定了这片灵芝的年份,他就能够估算出那一截枯木的效果有多强。(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仙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冰火阑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冰火阑珊并收藏大仙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