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姨本来对这些事情已经有点麻木了,结果想到这里,背后冒出了冷汗。
    她一直觉得是自己情绪不好,但其实仔细想一想,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围绕在她身边的麻烦事越来越多。
    也越来越让人生气。
    “是我爸吗?!”
    夏江南一咬牙,愤愤的开口。
    “不确定,但肯定是有问题的。”
    小奶今摇了摇头。
    “得想办法把人引出来,不过对方既然动了手脚,那自然不可能一丝痕迹不留,一会儿我给姨姨留一道符,虽然不能起决定性的作用,但至少能让看姨姨不顺眼的人少很多,到时候对方达不成目的,肯定就会再次有所行动。”
    小团子认真严肃。
    坐在她身边的唐文钰不掺和小家伙的业务,垂着自己纤长的睫毛,拿着手机不知道在做什么。
    唐今再次开口:“腓腓对那些人身上的东西很排斥,不过没伤到它,一会儿它就回来了,姨姨先暂时养着腓腓,对姨姨有好处。”
    “那只猫咪叫肥肥嘛?是挺肥的。”
    阮姨笑了一声。
    额……
    小奶今卡壳了一瞬。
    行吧,这样理解也不是不可以。
    然后又想了想,她还是给腓腓解释了一句。
    “腓腓不是普通的猫咪,它可以吃一些人吃的东西,姨姨你可以给它喂一些,它高兴了,对姨姨也有好处,而且最近姨姨最好是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情,然后关于解决问题这方面——”
    小奶今一拍自己的胸脯。
    “相信今今,今今特别靠谱,今今给姨姨八折优惠!”
    说到这里,小奶今眼睛晶亮。
    让本来紧绷着神经的几个人都愣了一下。
    “而且当时并不是姨姨的错哦,姨姨不要把一些人在网上释放情绪的话语带入到自己身上,毕竟他们一旦遇见这些事情,会更歇斯底里。”
    小奶今说着从凳子上跳下来,伸手摸了摸阮姨的手背。
    小小的手暖暖的,让人感觉格外的温柔。
    阮姨眼圈一瞬间就红了。
    “姨姨当初唯一做错了的事情,就是为了别人放弃了自己的事业,姨姨要找到自己喜欢的东西哦,今今觉得姨姨的点心就做得特别好吃,也许能开个点心店呢,肯定会很受欢迎!”
    夏江南下意识看向唐今。
    所有的震撼都抵不上此刻。
    简直神了!
    连她妈妈因为她爸爸放弃了当时前景那么好的工作的事情都知道!
    是啊,明明不是她的错啊。
    她明明也知道世界上有很多种人,有的人会痛斥小三,也会说她不爱惜生命,用生命来威胁别人非常不负责任,且跟别人无关,也自然会有觉得她做的过分,成年人受点委屈就非要闹得人尽皆知,还非要把这条人命算在她身上。
    她以前是知道的啊——
    只是事情闹得大了,说话的人多了,那些安慰的,温和的中性评价话语就不如那一条一条积攒起来的恶意的威力。
    很不公平的是一个人心里的难过委屈是会累积的,但喜悦却单薄到能被一点不愉快摧毁。
    她那时候时常茫然,到底为什么会是她的错呢。
    她像是陷入了迷宫僵局,走不出来。
    阮姨语调略带哽咽。
    “好。”
    唐今稍稍松了一口气。
    也幸好昨天让阮姨一直抱着腓腓。
    不然这种事情怎么可能三言两语就能被听见耳朵里。
    “好啦,那我去画符纸。”
    唐今从自己的小包里面摸出符纸和毛笔,垫在桌子上就画起来。
    等到花纹繁琐的符纸晾干,唐今才将符纸折好递给阮姨。
    “姨姨要随时带好哦。”
    “好。”
    “那有什么问题随时给我打电话,还有夏姐姐也是,要是有问题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
    夏江南此刻已经成了小奶今的小迷妹了,只顾着使劲点头。
    谭素素也一脸后怕。
    几人送唐今和唐文钰出了茶馆。
    从旁边的草丛里窜出来一个雪白的毛团,三两下跳进了唐今的怀里。
    两只尖尖的耳朵一抖一抖的,嘴上嗷嗷嗷的,听着愤愤不满,像是在告状。
    “好了好了,知道你受委屈了。”
    唐今一把将腓腓抱了个满怀。
    低头下巴蹭了蹭它的脑袋。
    “因果报应嘛,你都不用去管她。”
    然后小奶今将腓腓往阮姨那边递。
    “那么这几天,腓腓你就住在阮姨家吧。”
    腓腓:?
    不!
    她都不给它好吃的!
    腓腓四条短短的小腿在空中来回蹬了蹬。
    “放心,我已经跟阮姨说好了,她做的吃的你都可以吃。”
    腓腓顿住。
    想了想唐家的伙食,再想想抱住自己这个明显情绪受挫的人做的东西,满意了,小身子瘫软,嗷嗷嗷的指挥着阮姨把自己抱好。
    阮姨将小腓腓抱紧,啧啧称奇。
    “真是通人性啊,跟普通猫咪不一样。”
    腓腓扬了扬自己尖尖的小下巴。
    那可不,山海经瑞兽跟你开玩笑的呀?
    “还要这名字起的真实在,肥肥,的确挺沉的。”
    腓腓:???
    ***
    “真是晦气,遇见这种人还遇见这些邪乎事。”
    乌佳希领着一群人本来是想要到旁边酒楼吃饭的,结果匆匆忙忙离开,只得等其他人到了,另找了一个地方吃饭,吃完饭回去上班的路上。
    有人低声吐槽着。
    但谁也没说身正不怕影子斜,继续在离那个茶楼那么近的地方吃饭。
    毕竟有点眼力劲的都看出来了,乌佳希那副样子分明就是心虚。
    “话说刚刚那漂亮的小男生是怎么知道咱们是在致远科技工作的?”
    “他不会是有什么后台吧?”
    “你傻啊,最近的大型公司就咱们致远,而且那个酒店平时还接致远的员工餐,他只要一说咱们没否认,他心里就清楚了,想来是在附近的地方读书或者工作吧?对这边有点了解,什么后台不后台的,自己吓唬自己。”
    “哎,小敏呢?”
    小敏就是刚才被小奶今指名道姓说丈夫在外面有私生子的那个女人。
    “不知道啊,我没看见。”
    “她好像刚刚请假了,似乎是有事情要办,我看脸色不太对劲的走了。”
    说完这话,几个人不由自主又回想起唐今的话。

章节目录

玄门团宠大佬五岁奶呼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筠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筠倾并收藏玄门团宠大佬五岁奶呼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