贯胸邪修没有再次出手,他刚刚吸收的神石,不足以支撑他进行大战。
    周扬狼狈的跌出虚空,两艘巨舰也正好到了附近,他毫不犹豫的掠了过去。
    “走!”咱惹不起,还躲不起嘛。
    之前变化太快,生死只在毫厘之间,太可怕了。
    便是两舰重炮齐轰,恐怕也难以捕捉到他的踪迹。
    刚刚在中控室内坐定,周扬冷咧的目光扫向赤发老者,吓的他便是一个激凌。
    “禁闭六个月!”紫脸色一变,而后厉声向三人喝道。
    赤发老者虽有不甘,但主人的命令必须执行,便头也不回的带着二人前往禁闭室。
    “是我管教不严,请主人责罚。”见三人走了,紫急忙躬身谢罪。
    “再有下次,立杀之。”周扬冷冷下令。
    “是,主人。”
    周扬阴沉着脸走进修炼密室。
    “贯胸邪修的这种空间秘术,莫非也是入魔之前修炼出来的?”
    “他破碎空间的手法很特别,让虚空坍塌之后,那种虚空乱流会急速延伸,稍有不慎,便会将附近的人或物吸进去。”周扬陷入沉思。
    虚空乱流其实就是时空乱流,进入其中之后,根本没有时间和空间概念,眨眼便可穿越亿万里,而后会在虚无中飘荡,直到死去也走不出来。
    这种情况还是好的,时空乱流中存在大量空间裂缝,有的极为恐怖,便是御神大境,都能被切割成无数碎片。
    寻常的空间坍塌,只是单纯的坍塌,而贯胸邪修的空间之术,却能将虚空乱流急速延伸出去,若能掌握此术,必将是一件大杀器。
    一个月的航程,并没有发生异常。
    限于修为的原因,周扬对空间的感悟遇到了瓶颈,虽然他又数次往返神灵室内,吸取青面执政官的神魂,搜索其对空间的领悟,但仍然没有进展,只能暂时放弃。
    他转而揣摩各种秘术,尤其是太白十三斩。
    这种秘术,本来只是寻常神级道术,但得到晏西雄的传承之后,他站在御神境的角度反复推演,去粗取精,又以通天圣宗的秘术相糅合,让每一式都有了质的变化。
    第九式之威,都快要相当于中品神宝了,若是到了第十式,足以硬撼御神大境强者。
    在创法意境下,又经过半个月的感悟之后,让他脑中灵光一闪,突发奇想。
    太白十三斩招式太多了,若将十三式进行浓缩,那么浓缩后的招式,威力将会暴增。
    “快去看看穆涵。”就在此时,周扬突然接到了木子枫的传音。
    “她怎么了?”周扬从创法意境中转醒,急声问道。
    “来了便知。”木子枫没有直接回答。
    周扬闪身出了修炼密室,而后冲进了穆涵的房间。
    “发生了何事?”周扬劈头便问。
    穆涵见周扬来了,居然低下了头,不敢看他,脸色一片绯红。
    “哼,你再晚来一会儿,便见不到她了。”木子枫的虚体飘在上空,冷哼道。
    赤灵子居然也在,他在一个月前便醒了,此时虚体立于穆涵身侧,看着周扬微笑。
    “你这老东西,我刚刚创造出来的气氛,都被你给弄糟了。”木子枫盯着赤灵子骂道。
    “到底发生了何事?”周扬心中一松,但还是追问道。
    “她的修为增长很快,已在冲刺虚神后期顶峰,但冲刺时发生了异常。”
    “又发生了异常?”周扬皱眉。
    之前穆涵在突破虚神后期时,曾因体内的异常,差点渡劫失败,怎么现下又如此。
    “是啊,这次的异常很是明显!”木子枫郑重道。
    周扬看了赤灵子一眼,暗道这老头一个劲的笑,应该没什么事吧?
    “你看他一个糟老头子做什么,你要关心的是穆涵!”木子枫训斥。
    “行了,别逗他了,这是大好事。”赤灵子笑道。
    “大好事?”周扬一头雾水。
    “真是个傻瓜。”木子枫有些恨铁不成钢。
    “穆涵,你……”周扬望向穆涵,仔仔细细打量起来,却没有看出什么异样。
    “笨蛋,你太麻木不仁了,之前就应该有所察觉才对。”赤灵子也笑骂道。
    “穆涵,你,你哪里不舒服?”
    “气死我老人家了,你这样的傻瓜,又如何当人家的爹!”木子枫有些抓狂。
    “嗡!”的一声,周扬脑中一片空白,这怎么可能?
    “小子,你这是什么表情?”木子枫更加恼怒了。
    “我,我……”周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自己要有孩子了,这是真的吗?他没有一点思想准备。
    孩子,孩子,自己和穆涵的孩子……
    片刻后,周扬激动的抱住穆涵,兴奋的不知所以。
    穆涵一阵羞涩,顺势倒在了周扬怀中,满脸的幸福。
    “寻常修者孕期一年左右,而到了虚神之境,想要身怀六甲已是极难。一旦成功,至少会有三年零六个月的孕期。周扬啊,你别高兴的太早,如今才过了半年,三年后你才会当爹的。”木子枫对此倒是明白的很。
    “还要等三年!”周扬抱着穆涵,脸上露出迫不及待的表情。
    “本来,穆涵可在三年内冲击御神大境的,但为了你,她只能放弃修为的突破了。”木子枫翻了翻三角眼。
    “涵儿……辛苦你了!”周扬将她抱的更紧了。
    因为有孕,之前她突破虚神后期便差点失败,如今冲击后期顶峰又遇到了问题,周扬暗自下定决心,未来三年可不能让她再行突破了,而且自己要好好保护她,不能让她受到半点伤害。
    “唉,前路未知,注定凶险异常,这……早知这样,还不如让她留在赫州,至少几年内没有什么危险。”在欣喜之余,周扬心中闪过一丝隐忧。
    而且,若是今后遇到铃儿,又如何向她交代!
    但事已至此,只能面对现实了。
    木子枫和赤灵子相视一眼,微微一笑,齐齐飘了出去。
    “怎么样老赤,我老人家说的不错吧,我说那天正是日月入怀,梦熊之兆,你还不信,这下服了吧!”
    两人离开密室,木子枫小胸脯一挺,小手一背,傲然自得道。
    “枫神婆,在下佩服,佩服!”赤灵子夸张的抱拳施礼。
    “嗯,这还差不多。诶,你他娘的说谁神婆呢!还有,我老人家叫木子枫,木子枫,不是枫!”木子枫先是摆了摆手,而后省过味来,跳脚大骂。

章节目录

扬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天罡霸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罡霸主并收藏扬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