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袭拿手机看来电:“米利特?内务局的米利特?哈喽!”
    米利特:“梁袭,有公务需要你帮助。”
    梁袭问:“对象是谁?”
    米利特回答:“菲尔。”
    梁袭惊讶问:“总参的菲尔?”别开玩笑,人家和你不同系统,要调查菲尔必须得到菌事法庭的同意。以菲尔的地位身份,还需要内阁批准。
    米利特回答:“是的,我在北郊度假别墅041号。”
    梁袭犹豫片刻,问:“是不是考虑安排几组特警?”菲尔,实权派大老,拥有直属卫队,可直接调动战斗机群攻击任何一个目标。这不是鸡蛋碰石头,这是鸡蛋撞地球。
    米利特:“他也在。”
    梁袭问:“菲尔?在你身边?”
    米利特回答:“嗯。”
    哦,摊牌呀,那可以!梁袭道:“有一说一,这属于公干,每小时80英镑。”梁袭当然不是为了80英镑,而是撇清关系。这是公务,不是私事。
    米利特没笑,道:“好的。”
    这态度听的梁袭有些发毛。
    挂断电话后梁袭把事情和昆塔一说,昆塔道:“没有人窃听你手机,想去就去。”昆塔讨厌约翰的疑心病,更讨厌的是疑心病竟然还会传染。
    梁袭道:“万一是陷阱呢?”
    昆塔疑问:“为什么是陷阱?”
    梁袭道:“首先米利特态度不对,他的语气比较沉重。其次是目标不对,米利特是内务局的一名主管,怎么会管上菲尔的事?”
    昆塔解惑:“小朋友,相信我。如果菲尔级别的人要杀你,绝对不用设陷阱。”
    “你这么说也有道理。”梁袭拿烤肉:“让他们等一等,我反正是计时收费。”还有一个问题没想明白:是不是非自己不可呢?
    昆塔有些疑虑:“菲尔现在正忙着擦屁股,被内阁指定为沉默者计划调查负责人,事情还没办完,怎么就去了内务局?再说,以他的身份,他没有必要做坏事。就算必须做坏事,也有人帮他做。”
    梁袭举可乐想了一会:“他是清白的,有人在搞事情。他为了自证清白,所以才配合内务局。需要菲尔自证清白,说明有事实。有人证有物证情况下,内务局才会联系菲尔。此外可以看出内务局信任菲尔,否则会直接联系菌事法庭。”梁袭在有限的信息中推理出部分信息。
    ……
    开上甲壳虫,蓝牙接波比电话:“哈喽,事情办的怎么样?”
    “看不出来。”梁袭吃烤肉时,波比正在侦探社加班。作为侦探社的名义老板,闲着无聊,于是梁袭就给波比从网络上找了一个活。有个男人认为自己的妻子要杀死自己,于是在家里到处安装了隐蔽摄像头,并且告诉关注自己的一百多个粉丝,如果自己死了,一定要帮自己报警。
    三天后妻子出门上班,男子吃早餐后毒发身亡。粉丝向警方报警,警方抓捕了妻子,但是妻子坚决不承认自己杀死男子。警方未在妻子处发现任何与农药有关物品,根据摄像头拍摄的录像,也没有发现妻子下毒,于是释放了妻子。有位网红借题发挥,在直播中悬赏五千英镑,请万能网友在监控视频录像中寻找妻子下毒证据。
    梁袭看了一会视频,首先他认为作为女主人,妻子不可能在三天内没有发现家中的七个摄像头,这点从之前的录像就可以看出来。妻子晨跑回来换衣服,总是恰巧避开摄像头,这让很多登徒子失望不已。
    如果前面一个推理成立,可以推测:妻子没有说破摄像头,说明妻子真的有杀心。
    丈夫为自己准备早餐,妻子上班出门,10多秒后又返回家里,急冲冲的上厕所。大约7分钟左右,外面传来汽车喇叭声。根据说明,妻子的车送去保养,今天是住在妻子家附近公司同事的车。洗手间响起抽水声,妻子快步出来甩了甩手上的水,顺手拿起桌子上的牛奶勐喝一口,匆忙离开家。
    在灶台处炒鸡蛋的丈夫很不满的朝妻子嚷嚷了一句,可能是让妻子不要喝他的牛奶。半分钟后,男子端了鸡蛋坐下,一边吃炒鸡蛋一边看电视,从他打扮来看,应该也是要出门上班。
    吃完炒鸡蛋后,男子看了看墙壁上的挂钟,拿起大半杯牛奶一口喝掉,提起公文包出门离开时,男人倒下死亡。
    这桉子警方已经破桉,妻子被逮捕。破桉人是南区的刑警罗密欧。梁袭询问后就知道桉情,桉件并不复杂,复杂的是人心。网红将氰化物替换成农药,并且隐瞒已经破桉的事实。作桉过程也很简单,妻子在喝牛奶时,将藏匿在手上糖衣包裹的氰化物放进牛奶。糖衣透明无色,遇水融化。
    波比近期似无聊又似心事重重,没事就打扰自己和卡琳的热恋生活,于是梁袭就给波比找了这个活。梁袭没有说破网红的谎言,今天已经是第二天,波比还被困在侦探社。梁袭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更不知其三。
    波比在家族会议上胡乱发言后,坚定了其母亲要求他结婚的心愿。波母不仅联系了三家婚介所,还登门要求波比相亲。波比只能躲着波母,毕竟结婚是自己答应的条件。波比很了解自己母亲,三板斧热度过后不会再烦自己。这次可能有四板斧,到时候让波父将姐弟安排到管理层工作应该也能对付过去。
    结婚是不可能结婚!
    搬石头砸自己脚的事波比当然不会告诉梁袭,虽然梁袭知道过程,但波比不想梁袭知道自己现在的窘境。倒不是怕朋友为自己担忧,而是担心朋友火上加油。
    ……
    北区度假别墅隶属某旅游公司所有,他们低价买进这片偏僻的房子,用于旅游接待。别人的游客住的是酒店,我们的游客住的是别墅,泳池、花园、管家、篝火活动等一应俱全。唯一的缺点是比较远,距离伦敦北城郊还有二十分钟的路程。不过团队游客就有个好处,他们并不知道伦敦的准确的地形和旅游景点。在大巴上一坐,搞点气氛,折腾点节目就可以了。早上六点出发,晚上八点回别墅,时间安排的满满,没有多少人发现和在意每天多花费一个半小时在路上。
    梁袭过门岗后发现这里的别墅群真不错,很有白领别墅社区的味道。可惜今晚居住的人较少,难得看见灯火,周边也没有齐备的配套商业设施。除了旅游外,不少创意工作者,比如漫画家等也会长期租住别墅,他们对生活的要求比较低,只要求安静,无打扰即可。
    041别墅附近停了四辆车,前后各一辆,里面有人。
    梁袭靠边停车,看了看敞开了小铁门,犹豫是不是按门铃,阴暗处传来一个声音:“梁先生,等你很久了,里面请。”
    梁袭吓了一跳,看了一会,一位男子主动从黑暗处走出来,做了个请的手势。从语气和动作姿势来看,男子应该是菲尔的卫队成员。
    房门也随之打开,显然里面的人不仅知道梁袭到来,还知道自己走到门口。梁袭道谢后脱下外套,本想挂上衣帽架,被身边妹子接过挂在衣帽架上。梁袭再次道谢朝客厅走,向大家招呼:“大家晚上好。”
    大家一共是三个人,内务局米利特、刀锋特别顾问独眼和实权人物菲尔。可以看出在自己到来前,三人之间没有多少交谈,看手机的看手机,看杂志的看杂志。自己真应该再过两个小时赴约,以测试在别人看来自己到底有多宝贵。
    贝当因为中毒被送到医院,医生告诉贝当你服用了不可逆的毒物,将在48小时内死亡。伴随着时间的推移,贝当在接下去的24小时,每个阶段都出现了医生所说的身体变化,过程非常痛苦,现代医学难以缓解的痛苦。
    贝当的家人、哈尔的母亲来文,乃至律师都赶赴医院见贝当。就在此时,医生表示有一种还处于试验阶段的疗法可能对贝当有帮助。死马权当活马医,所有人都同意试一试,试一试之后贝当病情成功好转。
    这一切当然是独眼搞的鬼。独眼顺利得到了他想要的东西,贝当临危时告诉弟弟自己在法国租了一间小屋,屋内有一个保险柜。贝当把密码告诉弟弟,并且让他通过电邮联系一个叫诺维奇人,把这件事告诉诺维奇,包括保险柜密码。
    刀锋和mi6没有查到诺维奇的身份,只知道邮箱上次登录的地点在朗尹。mi6果断行动,将租屋内的所有物品连夜搬走,虽然保险柜不好运输,并且安装了警报,但mi6毕竟是顶尖情报机构,并没有难住他们。所有的东西在第二天送到刀锋基地,根据视频和照片,刀锋在基地搭建了一个模拟小屋的环境。
    打开保险柜后,里面的内容让大家吃惊。保险柜内有七个单位的数据资料,每个单位数据资料以照片和视频为主。七个单位代表七个人,刀锋对这七个人并不陌生。七个人中有三个法国人,一位是法国将军,一位法国议员,一位法国大法官。一名德国人,着名武器生产企业,威格曼公司董事兼副总裁。剩下三人中,一位是荷兰的着名律师,一位是意大利政客。最后一位就是菲尔。
    资料内容男人和女人之间快乐的故事。前六人中女主角四人,四人曾经都是公主学院学生,全部是圣旗社成员,要么被捕,要么死亡。唯独是菲尔,他的女主角竟然是贝当本人。从其中对话来看,他们可以说是老熟人,其中有几张照片是在菲尔同意的情况下两人的自拍合照。
    独眼先礼后兵,通过米利特搭线私下约见菲尔,摸清楚到底是什么情况。最坏的情况:菲尔是大公主,就是菲尔主导了圣旗的恐袭,在这种情况没有任何可交谈的空间,最多问清楚菲尔这么做的目的,用自己一条命换取真相。最好的情况:这些数据造假,菲尔清白。由于刀锋的计算机高手菲奥娜与菲尔的父女关系,在第一时间被刀锋软禁,加之保密需求,暂时无法从技术角度上研读数据的真假。
    菲尔在独眼说明之后非常惊诧,在看了贝当照片后,菲尔沉默很久,告诉两人,视频和照片是真的。这让独眼和米利特惊出一身冷汗,心中暗呼:今天要交代在这里了。
    梁袭听完前因后果道:“菲尔你不知道贝当被捕,贝当在被捕后并没有向菲尔你求助。这个情况和其他四位女生情况一样。她们在被调查和被捕后,都没有牵扯出与她们有染的大人物。”
    菲尔解释了自己的情况,他早年丧妻,一直单身未再娶。几年前参加法国武器展中遇见了瑞典的大老考斯特,陪同考斯特出席当天武器展的就是贝当。贝当见到菲尔就变成小迷妹,她说她最喜欢穿军装的有型大叔,
    那一周菲尔没有其他安排,等于去法国度假,作为法国人的贝当自告奋勇当向导。菲尔鬼使神差的没有拒绝,一切事情就变得顺理成章。菲尔离开前,贝当也没有任何要求,也没有给菲尔打去任何电话,也不和菲尔联系,这反倒让菲尔心痒难耐。
    几个月后,菲尔借口和法国某将军讨论中东军务再次来到巴黎,并且主动联系了贝当。贝当电话中非常客套,并没有说任何不合适的话。晚上十一点,贝当到了菲尔下榻的酒店。此后两人如同约定俗成,每当菲尔到法国就会联系贝当,每当贝当去英国就会联系菲尔。两人不讨论未来,不讨论关系,每次见面相聚一到五天不等。日常没有联系,在公共场合偶然相遇,也会礼貌的打招呼点头致意。
    菲尔道:“她没有任何要求,什么礼物都不收,从不询问我工作上的事。我们更多讨论的是诗歌和音乐。”
    梁袭听完第一个想法:没想到菲尔会诗歌,还懂音乐。

章节目录

雾都侦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虾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虾写并收藏雾都侦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