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徐阳的呵斥声,在距离他不远处,一堆平常无奇的枯叶悄悄从地面上拱起,渐渐露出模糊的人形。
    徐阳目不转睛。
    “看上去像是一位隐藏了不知多长时间的人。”
    “如果不是这家伙之前动了一下,我万万不会认为那里有人的。”
    仔细看去,那人右手小指上,有一只毛虫正在吐丝结茧,织成一层层暗色的丝帘将自己隐藏其中。
    “看这个茧子的状态,这个人至少无声无息地在这里隐藏了大半天。”
    “也就是说,我一到这里,这个人就隐藏了起来,而我却一直没有发现他。”
    随着那人抖落覆盖在身体上的层层枯叶,真相越来越清晰。
    是一位身穿暗色紧身衣的男人。
    十分高明的藏匿术。
    “我和他只有两丈的距离,以我的感知力,除非是一块石头,怎么可能一丝察觉都没有?可他明明就在那里!”
    徐阳的目光落在这个人的腰间,看到一把露在外面的刀柄,而这个人的左手就攥在刀柄上。
    “刚刚这个家伙要是直接拔刀暗袭我,如此的距离,我非中招不可。”徐阳兀自低语。
    一念至此,顿感脊梁骨冒出一股旋风。
    如果我在这里被人刺杀,即便不死,重伤之下,根本不能及时返回光明联军。
    来自紫狮之城的魔兽士兵只听命于自己的城主,一生不事二主。
    没有了战争领主的指挥,魔兽士兵会从光明联军中自动脱离。
    光明联军本就处于弱势,如果只剩下白狮之城和荣耀之城的兵力,在接下来与中心之城的攻城战中必败无疑。
    徐阳长呼出一口气,“幸好那没有发生。”
    这家伙不是人?或者是一个树妖?
    竟然能将气息和枯叶融为一体,连虫子都把他的手指当成是一根树枝。
    在光明世界中有个传说,万年老林中,生活着一种半人半树的树妖,是一种光明精灵。
    难道说,地下城世界也有“树妖”存在?
    这时,“树妖”抖落身上的枯叶,站了起来,大口喘着粗气。
    徐阳这才看清,对方是一个人无疑。
    这人的服饰和徐阳所穿的服饰有几分相似。
    尤其是以暗色面巾遮面,只露出一双眼睛,标准的黑夜盗贼装扮。
    这人腰间别着的匕首刀柄是象牙做的,表面还镶嵌有四颗晶亮的红宝石。
    象牙和红宝石在地下城世界是稀罕物,这把匕首的价格在黑市中最少值一万金币。
    随身携带匕首一类的短刺,通常是黑夜盗贼的出行标配,用来在暗处杀人,也用来防身。
    此刻徐阳的腰间也别着一把匕首,只是普通的牛角刀柄。
    黑夜盗贼是混乱精灵中最低阶的雇佣兵种,通常都不富有。
    从装扮和随身携带匕首的价值来看,这人是一名黑夜盗贼,但绝不是普通的黑夜盗贼。
    如果在这里发生争斗,多半会惊动附近巡逻的士兵。
    不能主动在这里挑起争斗,至少再没摸清对方的身份前。
    “你是黑夜盗贼?”徐阳自然地将双手拢在胸前,做出毫无攻击感的姿势,问道。
    对方见徐阳的样子,立刻也摆出双手拢在胸前的动作,同样表示不想动手。
    “你不也是一名黑夜盗贼吗?”对面的家伙没有否定自己的身份,并且反问道。
    “对,我是一名黑夜盗贼。”徐阳不假思索地回答。
    “你这个黑夜盗贼真是太坏了。”对面的家伙突然用斥责的语气道。
    “我怎么太坏了?”徐阳疑问道。
    “你先把酒葫芦中的酒水给我喝上一口,我再告诉你。”黑夜盗贼盯着徐阳腰间的酒葫芦道
    。
    对面的黑夜盗贼以黑巾遮面,但在他说完这句话时,喉结的位置动了一下,那是吞咽口水的动作。
    细微的状况,全被徐阳看在眼里。
    “看到美酒会吞口水的家伙,一定是酒鬼。”徐阳心中笃定。
    酒鬼惜酒鬼。
    徐阳心中的防备松懈了些,反而多出一份酒鬼之间的天然亲近感。
    他解下腰间的酒葫芦,在手中晃了晃。
    酒水哗啦啦的声音,听在酒鬼耳中,便是最美妙的曲子。
    “我自家酿的烧酒。”说着,他故意打开塞子,酒香四溢。
    他看到对方又在做吞口水的动作。
    “这个黑夜盗贼一定很久没喝酒了。”徐阳拿着酒葫芦,正要走过去。
    “你不要靠近我,把酒葫芦抛过来就可以。”对方突然警惕道。
    黑夜盗贼十分谨慎,他将左手握在腰间别着的,未出鞘的匕首把柄上。
    徐阳停下脚步,同样用左手握住自己身上的匕首把柄。
    当两个不认识的黑夜盗贼相遇时,其中一个用手握住匕首把柄时,另一个也必须这么做。
    这是黑夜盗贼之间的日常尊重,因为暗夜盗贼最不讲什么规矩,之间互相袭击是常事。
    徐阳站定,将右手中的酒葫芦抛了过去,“给你。”
    黑夜盗贼单手稳稳接住酒葫芦,摘下遮面的黑巾。
    徐阳也将自己脸上的面巾摘了下来。
    这是黑夜盗贼的规矩,当两个陌生的黑夜盗贼相遇时,一方取下面巾,另一方也回取下,就表示双方没有敌意。
    黑夜盗贼先是瞄了徐阳一眼,他看清了徐阳的五官,道:“你不是真正的黑夜盗贼。”
    “我怎么不是?”徐阳闻言先是一愣,而后反问。
    黑夜盗贼勾起嘴角,得意一笑,然后道:“这个问题会和之前的那个问题一并回答你。先等我喝上一口酒,我已经三天滴水未进了。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比美酒更解渴的。”
    说完,他举起酒葫芦,葫芦嘴中的酒水冲出来,一道银线坠在口中,酒香翻滚。
    “好酒,好酒啊!这是我这辈子喝过最好的酒之一。”几大口酒水入腹,黑夜盗贼的眼神中旋出光彩。
    徐阳看得清楚,这名黑夜盗贼头发灰白,脸色苍白无血,眼窝乌黑。
    刺目的是,这家伙的脖子上有一道被利器豁开的口子。
    口子有寸许长,伤口笔直,血肉外翻,可以想象是被一把极其锋利的刀子所划伤。
    随着黑夜盗贼每一次吞咽酒水,那伤口中便有一股鲜红冒出。
    “你受伤了?而且很严重。”徐阳不禁问道。
    黑夜盗贼又是几大口酒水入腹,才看向徐阳,道:“没错,我受伤了,而且伤得很重。现在我可以回答你之前的两个问题。”
    “请讲。”
    “第一个问题,我说你太坏了。因为我脖子上的伤是被一把鬼咒匕首所伤,伤口无法轻易愈合,导致血流不止。我必须及时离开这里,找到巫医才能医治我。我刚好认识一名巫医朋友,他就住在山另一边沼泽地中的巫医小屋内。而这条林间小路是通往巫医小屋的必经之路。”
    “这么说,你在这里碰巧遇到我,就躲藏了起来。”徐阳看到对方说话很费劲的样子,故意插了一句。
    “因为黑夜盗贼之间黑吃黑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尤其是我有重伤在身,按常理你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别的不说,我身上的这把匕首就值千数的金币。”黑夜盗贼实话实说。
    “可我蹲在这里大半天不动,你就只好藏在枯叶堆里大半天,而这期间你脖子上的伤口流血不止。”徐阳道。
    “你这样一直蹲下去,我就会因为流血过多而死。我躲在树叶堆里又累又渴,
    我正考虑要不要出手击杀你的时候,你却偏偏拿出酒葫芦喝酒,还吧嗒嘴。我平日里也是喜欢喝酒的,闻到酒香味,我的屏气木人术一下破了功。你说你这个人坏不坏?”
    “这只是巧合,我可真不是故意的。那么第二个问题呢?你为什么说我不是一名黑夜盗贼。”
    “嘿嘿,咳咳咳。”黑夜盗贼得意一笑,紧接着就是一阵咳嗽,脖子处的伤口有鲜红涌出。
    黑夜盗贼疼得龇牙。
    “从你摘下面巾的一刻,我就确定你不是黑夜盗贼。身为一名黑夜盗贼无论白天和黑夜都会遮住面孔,只有眼睛的部位会晒到太阳。因此,眼睛部位的皮肤会被晒黑,其它部分的皮肤则显得颜色浅一些。而你,眼部的肤色和脸颊的肤色几乎没有什么差别。我敢说,你戴上这面巾的时间,不超过一天。所以,你是假冒的黑夜盗贼无疑。”
    “多谢指教,我的确不是真正的黑夜盗贼。”徐阳挑起大拇哥,“不过,我也绝没有要伤害你的意思。”
    黑夜盗贼撇嘴,道:“即便你现在出手杀了我,我也不怕。因为我只要不死在黑夜盗贼手中,我就一直是盗贼之王,这是属于我的荣耀。”
    黑夜盗贼的语气中,透着一种对自己身份的骄傲。
    徐阳想了想,道:“你就是地下城世界现任最强大的盗贼,被称为盗贼之王的瑞塔?”
    黑夜盗贼点头。
    “原来他真的就是盗贼之王瑞塔。”徐阳心中顿喜。
    徐阳在兰优优给自己的情报中,见过这个人的名字。
    盗贼之王瑞塔是地下城世界中的重要人物之一,而且是可以争取的反抗力量。
    盗贼之王不愿意服从新任地下城霸主巨山的统治,自行成立了一支由少数黑夜盗贼组成的自由军。
    “盗贼之王瑞塔,你的大名如雷贯耳。我知道,你是反抗中心之城的城主巨山的。我猜你一定是去了中心之城,不会是去刺杀城主巨山的吧?”徐阳道。
    盗贼之王摇头,苦笑,道:“我可没有那么自不量力。我虽然擅长暗杀,但还没有蠢到去暗杀一个比我强大十倍的敌人。”
    徐阳点头:“你很明智。”
    黑夜盗贼道:“你在这里蹲上大半天,一直观察中心之城的守卫状况,我猜你是光明联军的人,而且地位很高。”
    “什么都瞒不过你的眼睛,”徐阳笑了笑,“没错,我是光明联军的人,我是紫狮之城的城主魔火。中心之城的城主巨山是我们共同的敌人,我们可以合作。”
    说着,徐阳从怀中摸出一个小药瓶,递了过去。
    “这药瓶里是白狮之城的城主,天魔祭司魔瞳亲自炼制的创伤药粉,其上加持了特殊的巫咒,应该可以给你脖子上的伤口止血。”徐阳微笑着向前走了两步,递过药瓶。
    盗贼之王将药粉摸在自己的脖子上。
    那是淡金色的药粉,和血液一触,便散出一团淡金色的光点。
    神奇的是,盗贼之王脖子上的伤口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盗贼之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天下还有这等神药?”
    徐阳解释道:“并不是什么神药,只是刚好适合你的外伤罢了。”
    “真不知道要怎么感谢你,你这是救了我的命。”
    “你喝了我的酒,我们就是朋友了,有机会一起喝酒。”
    “哈哈哈。”二人相视大笑。
    “其实,我只是溜进中心之城,在巨山的身上偷了一件东西。这件东西对我没有什么用,但对你也许非常有用。有了他,就是你对付巨山的筹码。”
    说完,黑夜盗贼从袖口中摸出一片看似普通的枯叶。
    他用手轻轻一捻,枯叶碎裂,其中现出黑色的一角来。
    “这是?”徐阳疑问。

章节目录

幽冥真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凉水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凉水面并收藏幽冥真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