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风吹拂,白雪纷飞,雪山之巅上面,殷寒烟一抬手:
    身吧。
    而后,闪灵和斗魄抬着一个筒状的容器移动过来,将容器上面的红布拉开,浑浊的水,一份似植物非植物、似菌类非菌类、似动物…的一个特别的肉嘟嘟的东西展露了出来,护廷十个队长的总队长—永耀星走出来“今天的确是多亏了小葵的栽培,‘丑瓜’长势非常好,我们在果园里面挑选了一个最大、药效最好的出来,希望能够治疗好国王的疾病。”
    殷寒烟看了看,满意的笑了笑,然后道
    “老大,跟你说了多少遍了,要用这个界的叫法。”
    永耀星连忙低下头“属下忘记了,今年的‘太岁’,长势喜人。”
    殷寒烟又将目光看向了小葵“老幺现在已经能够适应月星的生活了吗?对于温度、习惯、自身的变化等之类的,已经可以心安理得的接受,并且能够游刃有余的去处理了吗?”
    被问道的姑娘咧开嘴笑着,用力的点点头。
    锋芒一阵闪耀,她拿出一把匕首,笑着举左手,一刀切断了手指。
    鲜血流淌,断指落地,可是割裂之处,在几秒钟的时间,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很快的自我治愈,而后,小葵轻轻一个弹跳,只是看来如此随意的动作,她的身体,竟然可以轻盈的升腾到了百米高空之,而后降落下来,对着殷寒烟说道
    “女王,我适应的还行呗?”
    不错,殷寒烟继续满意的点点头“老二老三将太岁送进王宫里面,跟君先生切一块,不要吝啬,知道吗?对了如果君先生有需要,钱随便给他,白夜国的货币价值,一块钱,便能够买下一克的黄金,老四老五,你们几个嘴馋的,去吃火锅吧,为你们准备了新鲜的毛肚,老大跟我来一下,借一步说话…”
    是,众人散开,只有永耀星跟着殷寒烟来到了悬崖之边。
    她递给了包香烟给他“你喜欢的。”
    永耀星说“女王,您看来,似乎有心事。”
    “三天后,羲誉要去一趟天竺之地,洽谈航线开发的事情,星象告诉我,那几天,我会有生命危险,死亡率竟然高达百分之九十…”
    什么?永耀星震撼的瞪大眼睛“那您跟我们回月星吧,您不在呆在这儿,您死亡的未来,便直接破碎了。”
    哼,殷寒烟环抱着双手,看着下方巨大的白夜国淡淡一笑
    “逆天而行,虽然听来潇洒,做来畅快,但是会有很多人的性命,无形之被卷入到我们的漩涡之,多少人的未来,或许只会因为我殷寒烟的自保,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倘若我活下来,为我而死的人,高达百分之七十,但是如果我死去,能够活下来的人,也是高达百分之七十,老大…我不是一个自私的人。”
    如果您自私的话,您也到不了女王这样的位置。
    永耀星的眼眶直接红了。
    “哭什么?”,殷寒烟无奈的看着他。
    他抬胳膊哽咽了一下,擦了擦眼泪,倔强的摇头“没哭。”
    他明白,他的女王做的决定,向来没有人可以去改变。
    殷寒烟从烟盒里面拿出来一根烟塞进他的嘴里,随后擦燃打火机,永耀星连忙说“女王我自己来”,但是她却微笑着摇摇头,他低下头叼着烟接纳了‘平等的尊重。’
    “小星,你几岁开始跟着我的?”
    “三岁。”,永耀星想了想道“三岁半!”
    女王微微侧首看着他,永耀星点点头“您可以无条件的信任我。”
    “我有五件事情,要交给你去办,第一件事情,这份地图,交给羲和,因为里面的结构和设计还有很多复杂的工序,只有羲和才能够看得懂,你要督促他,要将这份地图,深深的记得到骨子里面,哪怕就算是羲和快死了,都要记得地图的点点滴滴的那种。”
    “第二件事,晟狱,你交给君千年先生的队伍,只有他会全心全意的对小狱,晟狱想要做什么,就让他做什么,他以后长大了想要成为怎样的人,都不要干涉。”
    永耀星听到这里的时候打断了一下
    “不能够把小王子带回月星吗?码有个传承在,大家有个主心骨。”
    “不行。”,殷寒烟非常果断干脆的说道“圣域的东皇凌霄穷尽一生,都在寻找着去月星的方法,万一到时候,他跟一些别有用心的人联手,知道我还有个后代存在,他必然会穷凶恶极的用尽一切的手段。”
    永耀星大概能够明白,女王连自己都能够舍弃,更何况…
    殷寒烟低下头苦涩的笑了笑“我真的好想好想当一个普通的妈妈,看着他长大,学业有成,成家立业,平平淡淡度过一生,但是…”
    她抬头,释然的说道“我不能够对得所有人。”
    “第三件事情,闪灵和斗魄虽然是我们的奴仆,他们二者,也是互相吞噬、互相进化的关系,但是这两种生物,始终都是我们月星的‘台前存在’,遮挡着我们‘幕后的点点滴滴’,第一个闪灵迎香我已经推到天涯海角去了,往后,你们只需要告诉‘君罗礼’,让他加深闪灵那些家伙对这个时代的影响,甚至必要的时候,把闪灵全部都推出去,当替死鬼都没问题。”
    明白的!
    核心宗旨就是,要保护好我们的家园。
    “第四件事情,如果我发生了任何的意外,那些觊觎着月星的人,必然会有所行动,我需要一些东西的存在甚至是强大的影响力,来震慑住那些居心叵测的人,我打算将你们十个队长,封成‘刀灵’,然后,我会给魔灵古堡一笔及其可观的钱财,让他把你们排成隐秘的‘零号武器’,而这个零号武器的概念出现在时代的时候,一定是你们解封的时候,同时,我会用秘语来作为‘激活刀灵’的特殊密码,启动的开关就是‘白夜国的至宝傀儡箱’,谁能够打开傀儡箱,你们十个刀灵,会自动从月星坠落下来,进入‘地窟’之。”
    “十个地窟,对于一些别有用心的人(神灾)去寻找,难度非常大,但是如果是可以说秘语的人,他可以用地窟一次性集合到一个地方(君麒麟),瞬间集齐刀灵,如果他需要你们,你们一定要配合他,但是时代瞬息万变,如果那个解开箱子的人,不是刀客,他只是利用你们,来生灵涂炭,或者是造成多人死亡,别犹豫,去配合他。”
    “但是你们要记住,你们最终要效力的,是被羲和认可的势力、国度或组织。”
    永耀星点头道
    “听懂了,也就是说,羲和选定那里,我们就认主那里。”
    殷寒烟意外的看着他“你为什么不问我,为何要牺牲你们成为刀灵?”
    “你就算让我一头撞死,我也会毫不犹豫。”
    “因为你是我的女王,您命令我,不需要任何理由。”
    殷寒烟伸出手,摸了摸他的头
    “地窟的位置,我已经在界布局,有些地窟有很多至宝,会有大丰收,而有的地窟却是机关陷阱重重,这是铸魂球。”,殷寒烟将一个充满了力量的珠子递给他“这里,有我所有的力量,打破它,你们将成为——被封印的刀灵,谁解开了傀儡箱,就会唤醒你们。”
    永耀星郑重其事的接过来,用力的点点头。
    “最后一件事情,君罗礼会代替我接管月星的一切大小事宜的安排,但是未来,如果有比我更好的存在,我希望到时候化身成最强战刀的你们,能够全心全意的去辅佐,我不知道以后的月星究竟会变成什么样子,但是,那里拥有着,能够彻底摧毁圣域的——绝对毁灭‘力量’。”
    好的,小星我都听进去了。
    永耀星抬头,目光既带着尊敬、又带着爱慕,看着自己的女王。
    其实,很多事情现在完全能够阻止,但是她想要让一切,都顺其自然的去发展,如果她死了,那么会有无数人会因此活下来,而如果她想要活下来,就会有无数人因这件事情而死,一时间,永耀星既无奈,又复杂,不知道该说什么。
    交代完所有的事情,殷寒烟站在天凤的后背上回到了王宫。
    王宫的西门,君千年正在等待着她。
    傀儡影殷氏静静的站在他的身边。
    殷寒烟走上去,拿着一把银质的小梳子,为殷氏慢慢的梳理着头发。
    一边梳着一边说道“以前总听她讲故事,说是那个乱糟糟的时代,她很小的时候,就被卖去了大户人家打杂,还是跟街上的很多人一,被打包进去的,大户人家,规矩多,主人吃饭的时候,他们就必须在旁边伺候着,主人筷子没夹稳一块肉,他们就得捡来吃掉,她总跟小姐妹说,真的很幸福。”
    “名字是什么呢?她自己都不知道,每个人都喊她五丫头,五丫头,那里喊她,她就跑到哪儿,里里外外,前院后院,后来呀,越长越水灵了,少爷喜欢她的勤快和踏实,纳进来了,后来,她跟着少爷姓,也没名字,人们都叫她殷夫人,后来,她也就叫殷氏了…”
    知道自己姓什么,也知道了自己的根在哪里,一切的意义是什么。
    “这是我阿妈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殷寒烟满意的看着傀儡影殷氏丝丝柔顺飞舞的银发。
    “我死了,它也会跟着小麒麟,如果我娃儿有一天也死了,傀儡影,也就失传了。”,君千年叹息了一声,看着她说道“真的不需要我帮忙吗?”
    “大哥。”,殷寒烟说道“如果有一天,白夜国落在了不该落在的人手上,答应我,我宁愿让它从此以后永远消失在时代之。”
    君千年平静的看着她,说了一声“好。”
    ↓
    安抚国王入眠,殷寒烟又走进来看了看儿子,晟狱睡得很甜,她轻轻的将她手里面的玩具拿开,坐在床边,一遍又一遍的抚摸着儿子的脸庞。
    抿着嘴,眼泪吧嗒吧嗒的不断的掉落下来。
    轻轻的敲门声,是一个一脸冷酷、背着剑的美女剑客,她道“那些家伙要找你。”
    殷寒烟吸了吸鼻子,贴心的将晟狱的被子盖好,跟着她走出去说道“流樱,你也很久没回去看看弟弟了吧,要不要给你放个假?”
    “不需要。”,流樱冷淡的回答道“我是您的贴身侍卫,没有假期可言。”
    他们来到了王宫的顶层,最尽头的一个房间,当殷寒烟走进那扇门的时候,一个红鼻子、橙色卷毛、白脸的小丑脑袋突然从门上跳跃了出来,随后道“山猫山猫,夜晚的旅行者呀,你也有故事吗?欢迎光临山猫酒馆,进来吧,诉说…”
    流樱一巴掌拍了上去。
    那小丑摸着脸道“毫无有趣可言。”
    房门自动打开,里面,是一个巨型的穹顶图书馆,无数的萤火虫飞舞在圆环形的书墙周围,当殷寒烟坐下来后,从穹顶之上,四道光芒“轰轰轰”的照耀了下来。
    正方形的桌子,左右,各两人,殷寒烟身边的人,居然是帝无忌。
    地面也是两个人,但是间漂浮着一张白色的布帘,看不清楚对方的样貌和性别。
    四个箱子的幻影,同时在他们的身边浮现出来:殷寒烟是傀儡箱、帝无忌则是魔骨箱,对面两个一个是龙骨箱,一个是梦幻箱。
    “哒哒哒…”,殷寒烟的手指在桌子上面点了点,她对面的人,手指押着一张地图,递过来,同时,殷寒烟将自己的地图也递了过去。
    殷寒烟看了看道“龙骨箱的第一章为什么是继承血统了无法完美使用?如果不能用,那么继承者拿来干嘛?你这不是坑人吗?”
    “太过于逆天,会加速时代的发展,在铁轨上面奔腾,控制不住的列车,往往翻车就越是严重,我这是为了那个家伙好,并非是害他,懂吗?”,对面的声音也听不出性别,可是那声音说“十个地窟,你是想要把人找到崩溃吗?有的人,估计一辈子都找不完。”
    和你一样,我在箱子里面放的东西,也非常好,不比你的差。
    “零号武器?”,那声音有些震撼“有这种说法吗?魔灵古堡的榜单里面,只到一号吧、”
    “不属于这个时代的东西,以后的时代自然会有,难道你就活一天吗?”,殷寒烟怼他。
    旁边,帝无忌看着梦幻箱的第一章冷笑:
    你真是个畜生呀。
    他对面那人也回答道“你也不赖。”
    四个人互相修改了一下他们箱子的内容后,帝无忌说道“下次是什么时候。”
    “下个月的月。”
    是吗?帝无忌意味深长的看了殷寒烟一眼,站身,离开了桌子。
    ↓
    三天后,白夜国,初雪,国王羲誉带着羲和和其他几个皇子离开,王宫里面大大小小的事情,全部都交给羲醺来处理。
    旗帜飘扬的港口,船行驶的很远很远,羲誉仍然在不断的挥手,喊着“下大雪了,多喝点热的,我很快就回来,等我。”
    殷寒烟慢慢的放下手,看着船只消失在海平线的尽头。
    “走吧,回王宫。”,她跟流樱离开港口,来到了城镇,今天可能是有因为初雪,大街上面非常非常热闹,到处张灯结彩,喜庆味十足,前方,两个小乞丐抱着一堆馒头在人群横冲直撞,后面的包子铺老板扔过来一根木头,刚好砸在两个人的后背上。
    他们齐齐的摔倒在了殷寒烟的面前。
    “袁獍,陈猖,跑,我看你们两个小鬼往哪里跑?”
    包子铺老板追过来骂骂咧咧,看到殷寒烟后,愣了一下,连忙想要下跪的时候,流樱拿出几张钱“今天是白夜国第一天下雪的日子,好兆头,算了吧。”
    老板半推半就的接下,不好意思的离开,两个小乞丐站来,看了殷寒烟一眼,顿时跑开了。
    才刚刚进入王宫里面,手下的人便跑过来说道“七皇子,七皇子不见了。”
    你说什么?殷寒烟的眼神锐利的光芒一阵闪耀。
    “他跟二皇子去狩猎场了,但是狩猎场实在是太大了,加上雪越来越大,我们发现的时候,七皇子已经不知道去那里了。”
    殷寒烟没听完,眼神光芒一闪,天风直接从天空降落了下来,她带着流樱两人迅速的朝着狩猎场的方向移动过去,此时此刻,天空的雪越下越大,而风势也是越吹越猛,殷寒烟只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在疯狂的跳动着。
    天凤加快了速度,不多时,已经到了狩猎场的天空,那是一片巨大的密林,想要在这里找人,无异于大海捞针,殷寒烟刚刚想要使用能力,却发现自己的力量还没有恢复百分之一,之前已经将所有的力量全部都注入了铸魂球里面。
    “七弟…七弟…”,下方,羲醺带着一大队人马在疯狂的呐喊着。
    战士们也不停的点燃火把,走进森林,大声喊着“七皇子,你在哪里…听到说一声,七皇子…”

章节目录

天门帝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画地为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画地为牢并收藏天门帝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