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千上万年过去,凌天他们的实力都有了明显的提升,而雷霸、神皇也相继突破继而稳固了境界,只不过他们还需要再等一些时间才会赶到圣墟深渊来,到时候凌天就可以向他们请教关于圣人境界的问题了。
    当然这上万年来凌天他们也很关注魔神禁地的情况,这么长时间来越来越多修士加入包围、攻击魔神禁地的行列中继而使得摧毁禁地的效率比以前提升了很多,此时的魔神禁地已经比之前缩小了两成左右,如果日后赤血他们动手无疑会少花费很多时间继而更有机会让凌天坚持到他们寻找到宇宙之主的真身。
    另外,随着时间推移包围魔神禁地的修士还在一步步深入继而摧毁更多魔神禁地,这些对于凌天他们日后与宇宙之主战斗还是很有帮助的。
    一直以来魔神禁地都没有再发生什么异样,不仅仅是没有那种恐怖的气息流转出来,另外宇宙之主也没有对包围魔神禁地修士动手的迹象,甚至都没有修复之前被星域修士摧毁的区域,而这样的结果让凌天他们稍稍失望,毕竟他们更希望宇宙之主动手,这样他们就能通过这些讯息判断出宇宙之主的近况了,所谓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凌天他们此时对于宇宙之主的了解还是太少,他们迫切希望能通过魔神禁地的异样而了解他的近况。
    当然凌天他们也希望有另一批修士能强行挣脱宇宙之主的束缚继而闯入星域中,如此他们就通过询问这些修士不仅仅能分析出宇宙之主的近况,另外还能知晓凌仇等亲友在神界中的情况如何。
    这一日,凌天他们正在修炼,突然屠天等人身畔荡起一阵阵空间波动,而这也瞬间让凌天他们期待起来,毕竟这个时候联系屠天等人的定然是屠魔联盟的人,而这些人此时大都在关注魔神禁地的情况,也就是说他们很有可能会汇报关于魔神禁地的情况。
    “咦,好像灭世前辈并没有感应到魔神禁地散发出狂暴的毁灭之力啊,应该不是有修士在渡劫。”虽然是在猜测,不过小噬的语气却很笃定,而后他语气一转:“既然不是有修士从神界挣脱出来,那是什么事情呢?”
    不仅仅小噬好奇这点,赤血他们乃至凌天也是如此,而后他们齐齐看向屠天,那意思不言而喻。
    屠天也灭有多言,直接取出神灵符继而灵识探入其中,不待凌天他们询问他直接道:“我们的人传来了消息,魔神禁地那边终于有了异样,好像魔神在修复之前被摧毁的魔神禁地。”
    “什么,修复之前被摧毁的魔神禁地?!”破天声音提高了几分,而后他脱口询问道:“魔神是如何修复魔神禁地的?他是否对包围魔神禁地的修士动手?”
    在破天心中既然宇宙之主在修复魔神禁地,那么他自然要对攻击魔神禁地的修士动手,而一旦动手自然就能通过这些讯息知晓宇宙之主的实力了,最起码也能稍稍分析出一些有价值的讯息,也正是想到了这些他才会如此期待。
    “魔神倒是没有对包围魔神禁地的修士动手,不,也不算是没有动手,因为靠近星域修士的阵纹禁制展开攻击了,只不过包围魔神禁地的修士因为时刻祭出弓箭施展箭技的缘故距离阵纹禁制很远,如此那些阵纹禁制纵使能施展强大的攻击也不能对距离很远的目标造成太大的威胁,特别是看到阵纹禁制攻击之前星域修士就有了防备。”屠天如实道来:“比如这个时候大多数包围魔神禁地的修士都石渣了大威力箭技攻击,漫天箭羽较为轻松就压制、摧毁了那些阵纹禁制的攻击,再加上星域修士后退了很远的距离,所以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伤亡,只不过是一些躲闪不及而且境界较低的修士被杀了而已。”
    “终于动手了啊,这对我们来说可是很好的事情,怎么说也比魔神一直无动于衷要好,毕竟动手了我们才能知晓他的近况,特别是实力如何。”石英激动起来,而后想到什么她慌忙追问道:“那接下来呢?包围魔神禁地的修士是否放弃了?”
    “自然不会放弃了,毕竟只是很少一些修士被杀,这还不足以威慑包围圣墟深渊的修士,甚至这样的反应更是那些星域修士想要看到的,毕竟怎么说比什么动静都没有更好一些,特别是那种程度的攻击对绝大多数修士来说都没有太大的威胁。”屠天道,不过刚说完他就摇了摇头:“倒不是那些攻击不太强,最重要的是阵纹禁制距离包围魔神禁地的修士太远了,阵纹禁制的攻击距离有限,再加上星域修士提前有了准备,如此才没有感受到太大的威胁。”
    “嗯,这倒也是,阵纹禁制的威力虽然强大,不过很少有那种超远程攻击的,如此不能对包围魔神禁地的修士造成太大的威胁也很正常,而既然没有太大的威胁那么包围圣墟深渊的修士自然不会立即放弃了。”赤血沉声道,而后他轻笑一声:“没准这点异常反而更让包围魔神禁地的修士振奋,毕竟有反应总比没有反应要好很多。”
    对此,众人也都深以为然,而后他们继续询问屠天,询问宇宙之主是如何修复被摧毁的禁地的。
    “如凌天道友你们分析的差不多,魔神禁地类似于修士外放的小世界,不,魔神禁地更像是外放的宇宙,这种宇宙是可控的,魔神调动以及吸收周天神元力就可以快速使得魔神禁地向外围延伸,而担心会陷入禁地中所以包围魔神禁地的修士第一时间后退,与此同时继续组成箭阵施展各种大威力箭技攻击,他们的攻击对禁地的延伸还是有一些效果的,特别是包围魔神禁地的修士中不乏炼化死冥之气、化道之力的,这些能量融入箭羽中可以消湮魔神禁地中的本源之力。”屠天细细道来,而后他语气一转:“只不过外放宇宙延伸的速度很快,所以星域修士只能继续后退,好在延伸的禁地中的各种阵纹禁制虽然在修复不过速度并不太快,最起码需要一些时间才能形成相当规模的阵纹禁制,而有这些时间星域修士早就退出很远的距离了,如此那些阵纹禁制自然就不能对他们造成太大的威胁。”
    “果然如我们之前分析的一样。”赤血点头,而后他继续询问道:“那接下来呢,包围圣墟深渊的修士是否能阻止魔神禁地的延伸,当然是指他们退出一段距离后?我想魔神禁地不可能无限延伸吧,而且向外延伸的速度还会减缓。”
    “没错,如赤血道友预测一般,魔神禁地向外延伸的速度随着魔神禁地的规模越大而速度越慢,再加上魔神禁地越大能参与围攻魔神禁地的修士就越多,大家一起施展大威力箭技攻击拦阻延伸的效果就越来越明显,很快就能与之持平,这个时候魔神禁地大概只有原本九成大小吧。”屠天点头道:“而后在无数修士的箭技攻击下就不能继续延伸了。”
    “原来的九成大小?”微微一愣,继而噬嘉脱口而出:“那岂不是说之前星域修士所做的努力都白费了?之后星域修士继续攻击也很难摧毁魔神禁地?那他们想要将魔神禁地尽数摧毁继而寻找到魔神的真身岂不是没有任何机会了?日后只能依靠我们亲自动手寻找魔神的真身了?如此我们让无数修士包围魔神禁地继而对之攻击岂不是就没有什么效果了?”
    闻言,众人也想到了这些,对于这样的结果他们多多少少有些难以接受,毕竟他们原本是想让无数修士摧毁魔神禁地继而逼出魔神的真身的,就算这些修士不能打败宇宙之主也定然能对之造成较大的麻烦,最不济日后赤血他们再想对宇宙之主动手也就不用先摧毁魔神禁地了,这会大大节省他们的时间。
    还是那句话,赤血他们越早寻找到宇宙之主的真身那么凌天需要坚持的时间就越小,如此他也就越可能抵挡住宇宙之主的夺舍,之后他就能与赤血他们里应外合对宇宙之主动手了。
    可是现在看魔神禁地并不会被彻底摧毁,甚至大概率能一直维持在原本的九成大小,这在很多修士看来包围魔神禁地的修士做的都是无用功。
    “不,并不是无用功,还是很有用的。”凌天摇了摇头,说着这些的时候他语气中隐隐有些激动:“你我都很清楚魔神的身体情况定然有些不妙,而维持外放宇宙对他来说也定然是一种消耗,特别是修复被摧毁魔神禁地需要他调动一些本源之力,最不济也需要消耗心神调动周天能量,这多多少少对他也是一种压力,对他的身体情况定然会有进一步的影响,这样持续下去他的实力定然会有所削弱,如此日后我们再想对付他自然就更容易了。”
    闻言,众人也想到了这些,一时间他们一扫之前的沮丧,一个个激动而又期待起来。

章节目录

命之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莫若梦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若梦兮并收藏命之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