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戈手忙脚乱的收拾了几件衣服,提着包就准备走。
    然后一回头,他就看到了桌上的那把曼珠沙华。
    他迟疑了几秒。
    最后还是一咬牙,一个箭步上前抓起曼殊沙华,拍出弹仓退出剩下的两枚子弹,将枪和子弹一股脑的扔进背包里,冲出门去。
    “开车?”
    “不行!”
    “到处都是电子眼,一旦赵宇真想查,立刻就能查到我去了哪儿!”
    “坐车?”
    “高铁、大巴车都不行,包里有枪,安检过不去,身份证也能查到车票。”
    “顺风车……都这个点儿了,哪还有顺风车!”
    杨戈一边出门,一边快速的思考离开众安市的办法。
    想来想去,他最后掏出兜里的手机,拨通了挚友张靖的电话。
    很快,电话听筒里就传出一个声音:“喂,哥哥。”
    杨戈:“靖,睡了没有?”
    张靖笑着问道:“刚上床,干嘛?喝酒吗?”
    杨戈没有兜圈子,直接说道:“方不方便,陪我走一趟双庆市。”
    电话那头的张靖愣了愣,惊讶的说:“现在?”
    杨戈:“现在!”
    张靖:“急事?”
    杨戈:“很急!”
    电话那头沉默了几秒,很快就传来窸窸窣窣的起床声:“你在哪儿?”
    杨戈:“我现在正在往泡泡街赶。”
    张靖:“好,见面说!”
    杨戈:“见面说!”
    挂断电话,杨戈拉起兜帽,一路躲着周围的摄像头快步往他口中的“泡泡街”赶。
    他与张靖从初中起就是同学,上学那会儿关系就十分铁,高中毕业后又一同来众安打拼,一起蜗居在出租房、一起挤公交。
    直到三个月前张靖交了个女朋友,才搬出去单独租了房子,但也隔得很近,就十几分钟的车程,他们约定见面的“泡泡街”,就是这附近唯一的商业街,往常他们俩时常相约在泡泡街吃饭喝酒。
    十余年的友谊,杨戈与张靖可以说几乎除了女朋友和内裤,啥都能共用。
    这也是为什么杨戈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首先想到给张靖打电话。
    这也是为什么张靖明天还要上班,并且明知夜晚不宜出远门的情况下,很肯送杨戈去一百多公里外的双庆市。
    男人之间友谊,大多数时候都不像女性闺蜜之间那样腻歪,去趟洗手间都能手牵手。
    一忙起来,可能会好几个月,甚至是一两年连一通电话都没有。
    但只要交情还在。
    来一通电话,你有困难,我有能力,没有二话!
    ……
    杨戈租住的出租房离泡泡街要更近一点。
    不一会儿,他就远远的望见泡泡街那一片烟火气息浓郁的夜市。
    他摸出电话,再次拨通了张靖的电话:“喂,靖,到哪儿了?”
    张靖:“等红绿灯呢,马上就到……卧槽!”
    “嘭!”
    剧烈的碰撞声,从电话听筒和前方同时传来。
    杨戈惊愕的一抬头,就见到前方两百多米处的红绿灯下,一台黑色的轿车向前猛地一冲,一头撞在了路旁停靠的车辆上。
    黑车后一台车头撞的稀巴烂的白色轿车,就像是失控了一样冲出来,向前滑行了五六米才停住了。
    红绿灯?
    黑车?
    杨戈脑子“嗡”的一声,陡然反应过来:“草泥马……”
    他拔腿,拼命的朝着车祸那边狂奔。
    一边狂奔一边慌张的大声朝电话那头叫喊:“靖,张靖!你怎么样,你怎么样!”
    没有回应!
    没有回应!
    刹那间,张靖他爸妈和蔼的笑脸,在杨戈的脑海中闪过。
    汹涌而来的愧疚、负罪感几乎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他脑海中一片空白。
    连当下应该立马拨打120都忘了。
    一两百米的距离,转瞬即逝。
    杨戈扑到黑车的驾驶室前,恐惧的往里张望:“张靖、张靖,你怎么样?”
    车内的确是张靖。
    黑车的挡风玻璃已经碎了,方向盘的安全气囊也弹出来了。
    张靖满头鲜血,瘫软在座椅上人事不省……
    “啪!”
    杨戈咬着牙,狠狠的甩了自己一个耳光:“冷静,冷静,冷静……”
    他颤抖着去拉车门。
    车门已经严重变形。
    但幸好还没有卡住。
    杨戈顺利的拉开车门,钻进驾驶舱给张靖解开身上的安全带,小心翼翼的将他从驾驶室里拉出来,平躺在地面上。
    “噗……”
    张靖的衣衫被杨戈撕碎了。
    杨戈看了看张靖的前胸。
    幸好。
    幸好。
    应该是系了安全带的原因,胸骨没有变形。
    杨戈心下微定,轻柔的将张靖扶起来,捏开的他的嘴检查了一下。
    幸好。
    幸好。
    喉咙里没有溢血,应该没有内出血。
    呼吸也还稳定。
    看起来像是只是外伤……
    杨戈提到嗓子眼儿的心脏,终于稍稍放下。
    他轻柔的将张靖放回地面,令其保持平坦的姿态,然后一把抓起脚边的手机,拨打120了,将当前的地址报给接线员。
    一边打电话,一边脱下身上的衣裳盖在张靖的身上。
    直到这时,白车的驾驶员才瑟瑟发抖的从凑过来,磕磕巴巴的说道:“人没事吧,人没事吧,我踩刹车了,真的踩刹车了……”
    杨戈咬着牙回头看了他一眼。
    脸红得跟猴子屁股一样。
    还满嘴的酒气……
    霎时间,怒上心头。
    “啪。”
    清脆的耳光在夜晚格外的响亮。
    白车的驾驶员原地起飞,离地一尺旋转三百六十度,吐出两颗大槽牙,一个大马趴重重的摔在了地面上。
    杨戈扑上去,一把拎起被打懵的白车驾驶员,将其翻过来,另一只手疯狂的往其脸上招呼:“草泥马,酒驾,酒驾,酒驾……”
    白车的驾驶员拼命的挣扎,却只觉得按着自己的手将像是一把铁钳一样,根本动弹不得。
    连杨戈自己都还没反应过来。
    他已经是一名武士!
    哪怕是最弱的三级武士,但凡会点技法,单挑二三十条大汉也没什么问题!
    也就是杨戈愤怒之下,没有运转内劲。
    不然,就他这么拳拳都朝着人脑袋招呼的打法儿,三两拳就能出人命。
    但即便是这样,他也已经打得白车驾驶员大牙满天飞……
    就在眼瞅着要出人命的时候,夜市那边闻声过来看热闹的人群终于到了。
    他们七手八脚的凑上来,拉开杨戈。
    “兄弟,打不得了,打不得了,再打要出大事了!”
    “警察马上就来了,把这个酒驾的狗东西交给警察处理,别脏了你的手。”
    “你们现在占着理呢,真把他打出个好歹来,有理也没道了……”
    一通暴揍,杨戈心里的怒火多少消了一点,再瞅着地上那个凄惨呻吟,满嘴是血的白车驾驶员,也心知的确是不能再打了。
    他这会儿倒是想起自己已经是一名入境武者这事儿来了。
    他抖开拉架的人群,扭头去看后边躺着的张靖。
    然而他一回头,就发现一个满头是血的灰衣人,蹲在张靖的身前。
    杨戈本能的厉喝道:“干什么?”
    周围凑热闹的人听到他的厉喝声,顺着他的目光往张靖那边看了看,尔后齐齐莫名其妙的回头看杨戈……你在跟谁说话!
    而那灰衣人听到杨戈的厉喝声,也是抬起头狞笑的看了杨戈一眼。
    也是在这个时候,他才看清,那灰影人的额头上有一个拳头大的凹坑,血糊糊的,就像是有人用大锤子在他头上来了一次狠的。
    杨戈的瞳孔猛的一缩。
    这灰衣人的脑袋是不是被人夯了一锤子,他不知道。
    但他知道,这灰衣人不太可能是活人。
    至少,活人不可能脑袋上顶那么大一个坑在外边看热闹……
    下一秒,就见那灰衣人伸手在张靖身上一捞,一道灰蒙蒙的人影就从张靖的身上坐了起来。
    杨戈看得分明,那灰衣人的手,融入了张靖体内。
    “我,我……草泥马啊!”
    杨戈扑了上去。
    然而,就在他扑上去的瞬间,灰衣人已经抓着灰蒙蒙的人影,转身离地而起,快速朝着马路另一头飞去!
    真的是用飞的!
    离地好几米高那种!
    看到这一幕,都不用猜了。
    那灰衣人,或者说鬼物,从张靖体内带走的,肯定是张靖的魂魄!
    没了魂魄,张靖还能救回来吗?
    “站住……”
    杨戈想也没想的追了上去,大声咆哮着吸引那鬼物的注意。
    这次他倒是没忘记,自己已经是一名武士!
    他运起内劲,拼命的发足狂奔,速度竟然不比用飞的鬼屋慢多少。
    但鬼物没有实体……是能穿墙的!
    而武者……只能破墙。
    杨戈在绕了了两回弯路,跑得肺腑都快炸了才追上那灰衣鬼物之后,就心知,用两条腿去追一只鬼很不现实。
    且不说能不能追上。
    就这么个跑法儿,再跑上两里地,就算是追上了,只怕也是给灰衣鬼物送外卖!
    武者凭内劲真气杀妖斩怪。
    道士驭术法宝器降妖除魔。
    和尚以佛法愿力渡化妖魔。
    各杂家也都有自己的看家本领。
    他才刚刚成为武士,体内的内劲本就单薄,一旦耗尽,便再无任何克制鬼物的办法!
    “冷静,冷静,想办法……”
    “啪!”
    满心焦急的杨戈又一记耳光重重的甩在了自己的脸上,“特么的想办法啊!”
    也不知道是不是天无绝人之路。
    就在他记得不知道该怎么才好的时候,突然在前方十字路口等候红绿灯的车流中,看到了一群机车。
    每些机车看起来都价值不菲,机车上的骑士也个个骑行装备齐全,其中还有好几个大长腿妹子……应该是一群机车骑士在聚会。
    杨戈是真没办法了,脚下一歪,笔直的朝着那群骑士冲了过去。
    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他把曼殊沙华掏了出来。

章节目录

苍天当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小楼听风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楼听风云并收藏苍天当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