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叮铃铃……”
    朦朦胧胧中,杨戈听到了熟悉的风铃声,他想睁开眼睛,眼睑却仿佛有千钧重。
    他努力回忆。
    想起来了赵宇。
    想起来了那张支票和曼殊沙华。
    想起了……那声枪响!
    “我这是……死了吗?”
    他心下有些失望。
    却并不惊慌。
    死了就死了吧。
    那样的人生……
    活着也没什么好期待的。
    只是,总感觉有些不甘啊!
    恍惚间,他又听到了一阵清脆的童谣。
    “二八二五六,二八二五七,二八二九三十一……”
    仿佛从记忆深处涌出来的童谣,缓缓抚平他心头翻涌的复杂心绪。
    “姐姐……”
    他沉静片刻后,慢慢睁开双眼:“是你来接我了吗?”
    金子般澄澈的灿烂阳光映入眼帘。
    他看了熟悉的后花园。
    绿茵茵的草坪。
    仿佛用水洗过的清净鹅卵石健身步道。
    鼻尖仿佛还萦绕着桂花的香气。
    远处。
    两个小豆丁正在玩跳房子。
    大的女娃穿着粉色的蓬蓬裙,发间还别这一个蝴蝶发卡,可爱的像个小公主。
    小的那个男娃,扎着两个歪歪扭扭的羊角辫儿,脸蛋儿上还用口红画着红红的腮红,份外的滑稽。
    望着那两个小豆丁,杨戈的双眼一下子就湿润了。
    他拧了自己的大腿一把。
    不疼……
    “果然是梦吗?”
    他在心头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这里,曾是他的家。
    他再回不去的家。
    在他十四岁那年,父亲和母亲离婚分居。
    他跟了父亲,从这里搬回了老家居住。
    小时候杨戈不明白好好的家,为什么说散就散了。
    慢慢的长大了,他才渐渐开始明白,分开生活对于父亲和母亲来说,或许都是个好的选择。
    他们两个人,都太要强了……
    至于后来,他父亲因病壮年早逝、母亲丧于鬼怪之手,那也是他们命不好,和他们离婚没多大关系。
    他这个做儿子,不怨恨父母当年的决定。
    可要说他不想念这个家……当然也是假的。
    做儿女的,谁还不希望家庭和睦,双亲康健无病无灾到百岁?
    只是世事不如意,十之八九。
    已经挨过社会毒打的杨戈,早就过了因为一丁点不顺心的小事就怨天怨地、怼天怼地的中二年纪。
    成年人的生活,哪有容易二字……
    “你这些年,一定过得很辛苦吧……”
    就在杨戈泪眼朦胧的望着那两个小豆丁出神的时候,一个温婉的声音忽然在他身边响起。
    他轻轻偏过头,看到的是穿着一身碎花百褶裙、美得仿佛天地间所有灵气都集中在她身上的温婉女子。
    她就这么笑吟吟的站在他的身侧,也和他一般,眺望这远处那两个小豆丁。
    他很多年都没见过这个样子的她了。
    在他的记忆里,自从母亲逝世后,她就总是一副冷冰冰的面瘫似的表情,好像世间上所有人都欠她几百万不还。
    私下里见面,也从未给过他笑脸。
    可无论怎样,只要她还活着,他就不是一个人孤零零的活在世间上。
    杨戈凝视着她的笑脸,出神了几秒,脸上也慢慢的露出了灿烂的笑脸:“姐姐,好久不见了。”
    这个温婉女子不是他姐姐杨弋,又是谁?
    杨弋仰着头看着他,轻轻点头道:“是很久没见了呢。”
    杨戈:“你是来接我的吗?爸爸妈妈呢?”
    杨弋满是歉意的徐徐摇头:“很抱歉用这种方式请你来这里呢,姐姐的路,已经走到尽头了,你的路,才刚刚开始呢……”
    杨戈张口就有说话,杨弋就捂住了他的嘴:“我知道你有很多话想问呢,只是姐姐的时间,不多了。”
    她的语气中,透着说不出的遗憾和惋惜。
    杨戈凝视着她,心里的确有一万个问号,却不知从何问起。
    他只能死死的看着她。
    像是要将她的样子,深深的刻进心里。
    杨弋也仰着脸凝视着他,一手轻轻的抚摸着他的脸颊,轻叹道:“原谅姐姐,没能陪着你长大。”
    “也原谅姐姐,不能再看着你结婚,看着你的孩子出生……将来你的孩子,一定会是这个世界上最可爱的宝宝。”
    “以后的路,会很难,你一定要很勇敢、很勇敢的走下去!”
    “爸爸妈妈会在天上保佑你的。”
    她抚摸得很轻。
    但杨戈却感受不到丝毫温度。
    听着她的话。
    杨戈心里一阵阵惊恐,连忙伸手抓住她:“你要去哪儿?不去行不行啊!”
    杨弋摇着头,轻叹道:“我也想就这样一直陪着你,可是不行呢……”
    她张开双臂,轻轻的拥抱杨戈,额头伏在他的肩头,轻轻柔柔的喃呢道:“你要好好吃饭,好好活着,以后,娶一个对你好的媳妇……姐姐走了!”
    杨戈惊恐的死命抱住她,死命抱住她。
    却发现,怀里的人正在变成黑色光点,一点点消散……
    “姐,你别走啊!”
    泪水,夺眶而出,淹没了他的视线:“你走了……就只剩我一个人了啊!”
    “小弟别怕,姐姐会用另一种方式,陪着你……”
    温柔的声音越来越小,转眼间,温柔的身影已经化作漫天黑色幽光。
    仿佛无数萤火虫汇聚的星河那般,围绕着杨戈旋转、旋转……
    百川归海般的融入杨戈的体内。
    明明杨戈方才拧自己大腿,一点都不疼的。
    但这一刹那,他却感受到了一种撕裂般的疼痛。
    就像是有一把在炉火中烧红的通红的大斧,将他从中劈开。
    “啊……”
    猝不及防之下,杨戈陡然惨叫出声,清醒的意识瞬间被汪洋般的痛楚淹没。
    昏迷前的最后一个画面,是一对羽翼。
    一对神秘的、宽大的,布满了黑色羽毛的羽翼。
    ……
    出租房昏黄的吊灯下。
    杨戈尚带体温的尸体陡然散发出一阵幽光,凭空缓缓浮起。
    散落在尸体周围的白色浆体与一地殷红鲜血,就像是倒放镜头那样,通过太阳穴两端的伤口,飞速融入他的体内。
    不多时。
    低沉的心跳声从杨戈的尸体中传出。
    “咚、咚咚、咚咚咚……”
    窗外,车水马龙,华灯初上。
    夜,才刚刚开始……

章节目录

苍天当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小楼听风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楼听风云并收藏苍天当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