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纪元10年,西部战区,众安市,深秋。
    出租房昏黄的吊灯下,杨戈沉默的看着一旁调试摄影机的青年男子,眼神有些黯淡。
    青年男子约摸二十七八,油头梳得一丝不苟,一身双排扣白色手工西装熨烫得没有一丝皱褶,英气逼人,看起来,像极了电视上那些出席名流晚宴的名门贵公子,还是晚宴主角的那种。
    与他相比,在外奔波了一整天,头发乱糟糟的,身上的廉价白衬衫也皱巴巴的杨戈,就像是一条脱了水的咸鱼,浑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散发着“loser”的气息。
    “终于调试好了。”
    青年男子坐到杨戈对面,笑道:“你姐姐的遗嘱,你已经看完了吧?”
    杨戈合上手中的文件夹,放到条桌上:“看完了。”
    “那么,我们就开始走程序了。”
    青年男子慢慢收起笑容,正色道:“杨戈,我代表基金会,前来执行你姐姐杨弋的遗嘱,你有任意选择的权力,也有放弃选择的权力,如果你对我作为遗嘱执行人有异议,也可以放弃这次遗产继承仪式,向基金会提出更换执行人申请,对于你的权力,你是否清楚、明白?”
    杨戈沉默了几秒,终于轻轻点头:“清楚,明白。”
    青年男子颔首,再次说道:“对于我作为你姐姐杨弋的遗产执行人,你是否有异议?”
    杨戈:“没有异议。”
    青年男子眼神温和了几分,嘴角挑了挑,似乎是想笑,但又恪于眼前的肃穆场景,强行忍住了:“你姐姐留下的遗嘱,你已经看过了吧?”
    杨戈沉默着点头。
    青年男子见状,打开随身的公文包,从中取出两只一模一样的檀木匣子摆在面前,不紧不慢的打开同时转向杨戈,一齐推到他的身前。
    “那现在你可以做出你的选择了。”
    两只檀木匣子内部衬都着黑色的天鹅绒,在昏黄的灯光照耀下,其中的物品反射着炫目的气息。
    左边的檀木匣子里,存放的是一张支票。
    一张用华贵的水晶制作而成的票夹,装裱起来的现金支票。
    但炫目的并不是的晶莹的水晶,而是支票上那一串长长的“0”……那是一个很多普通人终其一生都很难拥有的天文数字。
    无论是在大灾变前。
    还在是大灾变后。
    右边的檀木匣子里,存放的是一把轮转手枪。
    一把枪管比成年男子手掌还长,通体黑得反光,周身缠绕着暗金色神秘花纹雕刻的华丽左轮手枪。
    但比这把华丽的左轮手枪更炫目的,是镶嵌在天鹅绒内的那三枚同样雕刻着神秘花纹,反射着金子般光芒的黄橙橙子弹。
    杨戈扫了一眼支票,目光在支票右下角上那两个龙飞凤舞,一笔一划都好似刀剑的签名上短暂的停留了几秒……杨弋!
    尔后,他的目光定格在了左轮手枪上。
    青年男子注意到他的目光,眼神微凝,不动声色的笑道:“这把枪,你应该认识吧?”
    杨戈抿了抿唇角,点头道:“我姐的配枪……曼殊沙华。”
    青年男子仔细的注意着他的神情变化:“那么……你的选择是?”
    杨戈凝视了左轮手枪许久,终于做出了动作……他掏出了一颗烟喂进嘴里,在取出打火机想要将烟点燃。
    他的手有些抖。
    打了好几次火儿,才终于将烟点燃。
    香烟的火星在昏黄的灯光下红的发亮。
    一口浓烟吐出,笼罩着杨戈的面容,似醉似醒。
    “赵哥,你尝过平凡的滋味儿吗?”
    他问道。
    青年男子名叫赵宇,杨戈以前就见过他很多次……有时是在网络上,有时是在他姐姐杨弋身后。
    “平凡吗?”
    赵宇若有所思的沉吟了几秒,不确定的点头道:“应该是尝过吧……”
    “呵呵……”
    杨戈笑了笑,叼着烟身躯后倾靠在椅子上,仰着头,长长的吐出了一口烟。
    “老话说,条条大路通罗马。”
    “可有的人,生来就在罗马。”
    “而有的人,无论多么努力,到死都看不到罗马的影子……”
    “其实我特别羡慕赵哥你这样的人。”
    “家境好。”
    “长得还帅!”
    “人生不需要太努力,就能过上无忧无虑的生活。”
    “就你楼下那台车……”
    “我不吃不喝挣上一整年,连个车轱辘都买不起!”
    “像你们这样的富二代,不需要多努力,就能拥有很多姑娘的青春,而像我这样的人,却要很努力很努力,才能拥有一个你们曾经拥有过的姑娘……”
    “好多次加完班回家,坐在公交车,看着这座城市的夜景,我都会忍不住诧异,原来我这么努力的生活,竟然是为了做一个普通人。”
    “我不怨恨什么。”
    “谁家的钱都不是天上掉下来的。”
    “都是自己或者自己的祖辈努力一分一厘的攒出来的,赚出来的。”
    “只是老天爷为什么要不公平到连习武的资质,都分出三六九等?”
    “我和我姐姐一同上的武术训练营。”
    “她不到一个月,就打出了气爆。”
    “而我,至今都还没练出气感。”
    “有时候我觉得我的人生,就像是一条一眼就能看到头儿的道路。”
    “做一份吃不饱饿不死的工作。”
    “娶一个我没那么爱她,她也没那么爱我的姑娘。”
    “紧巴巴的攒钱买房,供房,送儿女上学,再给儿女买房,给儿女供房……”
    “可能到我死的那天,儿孙还只能为难的跪在我的病床前,告诉我:‘爸,您安心去,我,我还得去加班儿’……”
    “这样的日子,我只要想想就觉得特别恐惧!”
    “我一直都在等一个机会!”
    “一个出人头地的机会!”
    “一个改变这一切的机会!”
    说到这里,杨戈将嘴里的烟蒂取下来,重重的按灭在烟灰缸来,伸手去抓枪。
    就在这时,赵宇一把按住了杨戈抓枪的手。
    杨戈抬起头看向他。
    赵宇的脸上依旧挂着温和的笑容:“小杨……嗨,小弟,处于公正的角度,有些话我是不该说的,但我与你姐姐是战友、是朋友,有些话,我必须要说给你听!”
    “你姐姐这些年,为什么没有过多的照顾你,原因你应该也知道。”
    “眼下这时局,什么妖魔鬼怪都往外窜,到处都得我们拿命去搏……武者的生活,远没有你所看到的那么光鲜。”
    “五千万是不多,但你得相信你姐姐,这的确已经是你能安全拥有的最大数目了。”
    “拿着这五千万,换一台好车,买个大点的房子,再谈一个漂漂亮亮的女朋友,安安乐乐的过完这一生,难道不好吗?”
    “而你的武道资质,你自己心里应该也有数儿,就算你赌赢了,拿到了你姐姐存放在基金会的资源配给,也很难闯出什么名堂。”
    “至于你刚才所说的,我也都理解。”
    “但其实生活真没你想象的那么糟,不够成功,只能说明你还不够努力!”
    “只要肯努力,寒门也能出贵子……”
    “你一定要慎重考虑,这一枪开下去,是死是活可是谁都不知道。”
    “俗话都说好死不如赖活着,只要活着,就一切皆有可能。”
    “可要是真死了,就什么都没了。”
    他说得很认真,表情也很是真挚。
    毕竟,作为杨弋生前的队友、战友,无论杨戈选择什么,剩下的归他。
    显然,这五千万的支票,远不及杨弋留在基金会的遗产对他有吸引力。
    为此,他不想冒任何风险。
    “一切皆有可能?”
    杨戈怪异的笑了笑:“哪来的一切皆有可能!”
    赵宇手很沉,像是铁钳一样压着轮转手枪。
    但他还是坚定的推开了他的手,拿起了这把名为曼殊沙华的左轮手枪,一颗一颗的将三枚黄橙橙的子弹填进弹仓。
    这把华丽的左轮手枪,弹仓可以容纳六发子弹。
    三枚子弹填进去,发射的几率,正好是百分之五十。
    这是一场关于勇气的豪赌!
    赌输了!
    一了百了!
    赌赢了!
    或许能够拥有一个改变这一切的机会!
    勇气……
    很重要!
    特别是对于一位武者而言!
    “赵哥,说来你不信,我有预感,这一把,我不会输!”
    赵宇叹息着摇了摇头,不置可否。
    杨戈抬起轮转手枪对准自己的太阳穴,手指将要下压的刹那间,他忽然又问道:“赵哥,我姐……真的死了吗?”
    赵宇看着他:“你不是已经收到战区的讣告了吗?”
    杨戈:“我是收到了,但我不相信,我姐那样的人,怎么会就这么死了……”
    赵宇:“没人信,但卫星监测不到她的生命波动,她存放在基金会里的心血命牌,也破碎了,人……肯定是没了。”
    杨戈的眼神有些黯淡,旋即又强笑道:“我这枪开下去,不会给您添麻烦吧?”
    赵宇笑着摇了摇头:“放心吧,我已经布置了一个小玩意儿,就算是在这里来几发rpg,外边也不会听到任何声音。”
    “那就好。”
    杨弋慢慢的闭起双眼,轻声道:“敬这该死的平凡!”
    言罢,他重重的扣下了扳机。
    同一时间,赵宇的脚轻轻的扫过摄像机的脚架,将镜头偏离了杨戈。
    “砰。”
    枪响了。
    子弹从杨戈右边太阳穴射入,再左边太阳穴穿出,带出了一大蓬血液,和一些豆腐似的的胶装物体。
    他的身体,也被子弹的强大动能推动着,侧翻在地。
    殷红似墨的鲜血,迅速没过他身下的肮脏地面。
    赵宇看了看杨戈的尸体,伸手从桌上拿起打火机,点燃支票,扔到杨戈的尸体上,慢慢烧成灰烬。
    “你的预感,可不怎么准呢。”
    他低低的呢喃道,薄薄的唇角微微上挑,有些冷,又有些嘲讽。
    好一阵儿后。
    他才起身走到摄像机后一番操作后取出内存卡,掸了掸身上并不存在的尘土,转身开门离去。
    “杨弋?杨戈?呵!”

章节目录

苍天当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小楼听风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楼听风云并收藏苍天当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