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陵公主朝门外唤了声:“凤儿,去把鸨儿喊来。”
    翠凤儿把鸨儿请来了,鸨儿笑眯眯向余桃说道:“从今往后你就是七公子的人了,好生照顾七公子!”
    鸨儿满脸堆笑,看在余桃眼中却很惊悚。
    等鸨儿出去,余桃就看着巴陵公主,问她给了鸨儿多少钱。
    巴陵公主上前握住余桃的手说:“不管多少钱,小丁都值得。”
    巴陵公主说着抱住了余桃。
    这一刻,余桃内心有些感动,许多柔软的东西在涌动。
    她在南风馆见他第一面就从未对他隐瞒什么,她的身份她的性别,全都对他敞开心扉。
    余桃幼年就沦落风尘,对于这样的善意与坦陈,他倍感珍惜。
    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这两份情感,余桃对七公主都有。
    他伸出手也紧紧抱住了七公主。
    这一刻,余桃觉得他不是小倌余桃,他是一个坠入情网的男子,他姓丁,心爱的女人唤他小丁。
    余桃一把抱起七公主的那一刻,所有男人的气概都回来了。原来这么多年,取悦众多男人之后,他的骨子里还保留着身为男人的自尊、骨气与血性。
    此时此刻,他将他身为男人的所有壮大与强悍都毫无保留地交给了怀里的女人。
    余桃是如此幸福。
    人生十八载,此刻是高光。
    然而,余桃的高光时刻是如此短暂,幸福亦是如此短暂,短暂得他不由怀疑他是否拥有过。
    七公主已从床上下来,一边穿衣,一边说道:“小丁,接下来我可能再也不会来见你了。”
    余桃脸上所有缠绵的花瓣在这一瞬全部凋残。
    犹如被兜头浇下一盆冷水,浑身冰透。
    他坐起身,雪白睡袍半掩香肩,乌黑缎发散落身侧,一张风华绝代、颠倒众生的面孔却燃着屈辱的火焰。
    “殿下的话是什么意思?”
    七公主走上前,弯下身,将脸探进帐子中,一直凑到他面前,说道:“我只是暂时不能来见你了,但你既然已经是我的人了,你就得为我守身如玉,切莫水性杨花,否则……”
    原来是暂时不能来,而不是永远不能来了。
    余桃松了一口气,说道:“殿下把余桃当成了什么样的人?余桃虽是风尘中人,可也知道忠贞二字怎么写,只是殿下,不要辜负余桃就好。”
    “我说过了,在我面前你不是余桃,你是小丁,只属于我一个人的小丁。”
    七公主伸手搂住了余桃的脖子,余桃也一把搂住了她,刚系好的扣子又都解开了,刚穿整齐的衣裳又全都乱了……
    那才消停的罗帐又开始撼地摇天。
    保安堂内,楚明珠坐在许医生对面,黑沉着脸任由许医生翻她眼皮,掰她的嘴。要不是赵安之站在一旁使劲按住她的肩,她早起来掀翻许医生的诊桌了。
    最关键,还是赵安之在她耳边说的两个字:馒头!
    忍一时能不能风平浪静,且不管,能得到两个馒头才是最实惠的。
    “包子!”楚明珠牙缝里挤出两个字。
    赵安之爽快答道:“成交。”
    许医生终于对楚明珠检查完毕,这就要下结论了,楚明珠忍不住提醒他:“不检查一下我的后脑勺吗?“
    她使劲把自己脑袋转过来:“我伤在头部,你检查我眼睛和嘴巴有什么用?”
    楚明珠质问的声音很大声,保安堂内医生和患者都纷纷侧目,许医生脸上挂不住,他好不容易因为儿子治好十七公主的病树立起一些好形象,不能被这姑娘给破坏了。
    他不悦说道:“你是医生,还是我是医生?听你的,还是听我的?”
    赵安之这时候又得出面当和事佬,又是安抚楚明珠,又是向许医生赔不是,可是姐姐的臭脾气改不了,许医生的面子也得顾全,还是许医生善解人意,说道晚上亲自登门给楚明珠看治,有了许医生这句话,赵安之这才放心把楚明珠带走。
    出了保安堂,楚明珠便向赵安之索要肉包子。
    “你起先答应过我的!”楚明珠腮帮子鼓鼓看着赵安之。
    好吧好吧,宠姐狂魔赵安之就拉着楚明珠的手去街上找肉包子,很快就找到了一个包子摊,给楚明珠买了两个热腾腾的肉包子。
    见楚明珠吃得香,赵安之脸上露出姨母笑。
    楚明珠却瞥见了他喉头上下动了动,像是在吞口水。
    楚明珠想了想,掰了一半肉包子给他,这让赵安之愣了愣。
    楚明珠说道:“你是把你明天早餐的包子钱挪来给我买包子的吧?”
    吕娘子会给赵安之一些零用钱。
    从前的姐姐每天都在为赵安之付出,可此刻,却是姐姐自从失忆后第一次对赵安之表现出关心的一面,赵安之很感动。
    楚明珠冷哼一声说道:“我只是失去记忆,我又没有失去别的东西,我有眼睛会看,有耳朵会听,有心会自己感受,你对我怎么样我心里清楚,你这个弟弟可比那个臭婆娘对我好多了,你对我好,我自然也对你好!”
    “姐姐,不能这样说娘,你怎么可以叫娘‘臭婆娘’呢?”
    楚明珠一听赵安之这话,把递出去的半个包子重新拿回来吃了,一脸不耐烦,气鼓鼓说道:“你再说这些我不喜欢听的话,我以后就不认你这个弟弟了,反正我本来也不知道你是谁!”
    楚明珠说着撇下赵安之就朝前走去,走得太急,脚被路边的石块绊到,她烦躁地踢了那石头一脚,但是脚更疼了。
    她抱着脚,嘴里骂着:“tm的真是烦死了。”
    如此毛毛躁躁的姐姐看在赵安之眼里却别样可爱。
    其实姐姐这一场失忆也挺好的,过去的姐姐过得太压抑了,什么时候敢这么表露过情绪?她累了不敢说,伤心了不敢说,唯唯诺诺小心翼翼憋憋屈屈,只能暗地里抹抹眼泪,在他面前永远都只说好话:“谢谢你弟弟,弟弟我很好,弟弟你别担心,弟弟你要照顾好自己……”
    那样的姐姐让他心疼,也让他恨铁不成钢。
    很多时候他也希望姐姐能反抗一下娘,可是姐姐没有,姐姐不敢,姐姐从来没有反抗娘的意识,任劳任怨,逆来顺受,而他毕竟没有天天和姐姐在一起,能保护姐姐的时候太少了,能为姐姐做的也太少了,他的劝说娘又不听,或者嘴巴上听了,行动上不听。
    现在好了,现在姐姐终于敢有脾气了,敢和娘顶嘴,甚至敢和娘动手,这样的姐姐真可爱!
    只是——
    赵安之背着脚疼的楚明珠走在回家的路上,见楚明珠终于在背上安生了一会儿,便善意提醒道:“姐姐,我有个意见呢——”
    “我不听我不听!”背上,姐姐捂住耳朵,头摇成了拨浪鼓,然后就是一句:“tm的真是烦死了。”
    赵安之哭笑不得。
    他其实就是想提醒他姐姐,以后能不能别再骂脏话了,女孩子家的天天出口成脏,不雅,以后哪个人家敢娶这样没教养的姑娘?

章节目录

珠玉长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李子谢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子谢谢并收藏珠玉长安最新章节